阅读历史

从前有棵相思树 第五十一章 宿命 二

  • 字体
  • 背景

作者:语烬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3044字

虽说金人凤处于六转巅峰,但仓促之间应战,也是猝不及防被东方月初打了个正着。

失了先机,片刻之间,视界之中所有的一切都被纯质阳炎侵染。

天火缭绕,气劲炽热,似起心灵,难以抗拒,那便是无法排解的执念。

东方月初的执念是什么呢——前世的袁胤曾经独立分析过,那是无法与心爱之人名正言顺地在一起的孤寂,还是无法帮助挂念之人披荆斩棘的忧愁,或者是因为自身遭遇的悲惨,又或者是错过了真正的美好,空留一身遗憾缔结了续缘?

原著之中,在苦情树下死亡的那一刹那,恐怕,这些都有吧。

情仇恨意,怨恨如何,追悔莫及,放不下的终究还是放不下,午夜梦回,那空洞懊悔之意噬咬着东方月初的心灵。

这一世,作为一个被妖养大的孩子,他对与妖族的感情甚至对于自己的人类本族还要好。但是月初知道,他的妖仙姐姐绝对不会赞同月初“毫无成就地和妖族生活在一起”。于理而言,她是妖盟盟主,必须要背负妖族和人族和平共处的历史重任;于情而言,爱有情,缘无依,月初注定无法亲口确定涂山红红的真实情感。

但是,有些事不去做怎么会知道自己有没有错?

所以,他独立去往道盟,为了帮助涂山红红实现夙愿,而被整个人类世界所知晓——包括那不堪回首的身世,和永劫回归的仇恨。

所以,他为了让自己在人类那里更有价值,挥起屠刀斩杀了许多妖孽。

所以,他隐瞒了内心的冤仇,对着杀亲之人金面人渣笑脸相迎。

背起又放下的东西,很多很多。

为了这一天,忍了很久,对么?

视线之中,一抹黑色逐渐用上心头,让东方月初本就不稳的心境为之动摇。

这种力量,黑狐……?

不过,今天!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勇气,可不仅仅是勇气啊!”

怒吼一声,月初手中的纯质阳炎越发壮大。火焰遮蔽了视线,炽热触感向着整个擂台迅速蔓延,场上众人难得清凉,恍若置身于火山之中!

疑似黑狐的力量,引起了无尽的伤痛,而它带起的仇恨和愤怒全部被天火道力吸纳,成为它熊熊燃烧的养料。原本淡金火红的道力变得更加深沉,月初飘逸的长发变得妖异艳红,仿佛九幽魔焰,衬托着他越发明亮、炽热,甚至有些血腥!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月初纵身一跃,跳上半空,身上的法力波动从五转巅峰提升至半步六转。擂台火焰再起,宛若岩浆地狱。

被连番抢攻,金人凤须发皆张,他虽然人品低劣,但终究不愧为老牌日曜上尊,忙中求稳,很快就从东方月初的攻击节奏中脱出身来,立刻右手成爪伸向月初的手,丝丝火焰浮于表面,一式“澜沧天火”劲气似要顺着东方月初来时的方向烧入他的体内!

“呵,用我东方家《天火圣典》的绝学,你这是自寻死路!”

东方月初人在空中,纯质阳炎瞬息万变,运火为掌之间,一缕缕精纯的法力逸散开来。金人凤突然感觉手底空空荡荡,仿佛抓到的不是人的肉身,而是空气。

金人凤心中暗叫不好,连忙后撤,而东方月初似乎早有准备一般,比他更快半拍,向前飘荡!

属于东方家的精纯法力重新汇聚,在这个道士面前,火焰仿佛进入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不像是在伤害东方月初,反而像是在迎接他向前冲刺,使他的飞掠速度超过了以往。

金人凤骇然发现,自己又一次失去了对战斗节奏的掌握。

这到底……他愈发焦躁,可是自己的纯质阳炎法力本就和东方血脉同根同源,临阵之时被东方月初的纯正血统牵引根本不可避免。有了这一层原因,无论是追赶还是进攻,东方月初就好像一条滑不溜手的鱼,自己完全无法伤其分毫!

心念起时,东方月初袍袖鼓荡,快得不可思议,似上古火神从天而降,一掌按下,直扑金人凤!

这个时候,失去了外围道力的防护,金人凤除了凝聚法力以外,已经没有任何方法抵挡自己的进攻了!

经过袁胤和红红的双重教导,又有多年以来的实战经验,月初的法力本质和道法运用能力之强,就算说不上后无来者,也必然已经前无古人,妖术模板、符文思维、人类道力结合在一起,抹平了他和金人凤之间半步六转和六转之间的巨大差距。

东方月初早就知道自己的血脉可以牵引纯质阳炎,这是东方家可以修行阳炎的秘密,当然也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一点!

“盗版的劣货,嘁。”

往日种种浮上心头,所有的懊悔自责不安不甘,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凝聚到了火焰之中,顺着那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结结实实地砸在了金人凤的额头上,将刚刚汇聚的法力护持再一次砸散。

只听得轰隆一声,火花飞溅,烟尘弥散,擂台上的光景已经有些看不太清,但围观的人群一下子站起来,有甚者甚至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这,这把情绪汇集在道法的运用当中……”

首座上,王权霸业微微一愣,情不自禁地看向下首——王权富贵,而他也捏了捏自己的剑鞘。

兵人是不可以参加盟主换届的,所以他全程关注着东方月初的举动,而月初刚刚带起的执念宛若疯魔,连自身的法力都开始改变颜色,情绪的力量已经初步显现,这几乎是兵人本身所学《太上忘情章》的根基道则。

富贵是忘情,而月初则是有情。

Google 文章内广告 2

按吃瓜群众的话来说——

“这东方妖道竟然逆反《太上忘情章》,自创了情绪道力的运用方法?!”

正中央,轰出极限火劲,接近强弩之末的东方月初,靠着自涂山红红那里学来的法力强体之法,堪堪忍住了经脉火烧的疼痛,居高临下,刹那间再一次连出九拳。

层层火劲压缩旋转,爆鸣之声轰然炸开,金红火焰化作九条龙凤,或刚烈或柔和,或霸道或正道,再一次扑向半跪于地面的金人凤。

赤霞摆荡之间,周围温度再一次升高,九道明艳霸道的恐怖火光在虚空之间飞腾缠绕,气势肆意张扬,宛若九天星辰的坠落,锐不可当!

什么?!

噼里啪啦!金人凤大愕,之前的情绪道力已然击溃了他身上所有的防护,这次更加纯粹的天火道理他再难抵挡,虽说一来一往不过半息的时间,但半息往往便是一个人生与死的分界点,更别提周身的恐怖高温已经将失去防护的道袍点燃!

拳势落下,火焰化作冲击紧随其后。

嗡~!

道道明黄流火四下乱窜,将擂台尽数化为灰烬,点燃了已经焦黑的尸体。金人凤仰面倒下,纯质阳炎从他的脑袋开始,如同烧废柴一般将整个人渣烧成了一堆灰烬。

东方月初从空中落下,大口喘气,汗如雨下。

但他的气势却攀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十七年的隐忍,现在,终于,报仇了。

在最后,他似乎看见了金面人渣的双眼凝固着愤恨、懊悔、震惊和不甘心,然后整个身体连同衣衫法宝,都变成粉末寸寸崩解,从此魂归九幽黄泉,接受轮回的鞭笞。

可以说,死得干干净净。

但那又如何?

月初跪在那崎岖不平的地面上,突然笑了起来。

丢失的很多东西都不会再回来了,妖仙姐姐……

围观的群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说他们都是东方家的传人么?那么这一次也应该是互相切磋,怎么到头来却是性命相搏不死不休?

场面鸦雀无声,不知沉默了多久,突然大哗。

“什么?!”

“日曜上尊,金面火神死了?!”

“被他的师侄烧死了?这……?”

……

“忤逆,这是忤逆!以下犯上!”

哗然仍在继续,人群当中渐渐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一定要将东方月初当场格杀,理由是——这种以下犯上,目无尊长,实力强大,与妖勾结的妖道,必须尽快除去!

东方月初跌坐在地,掩藏在发丝后的双眼,浮现而出的是极度的疲累。

的确有些冲动了呢,不然怎么会落到这种油尽灯枯的局面。

但要我说后悔……绝对不可能!

深吸一口气,已经有些枯竭滞涩的天火法力再一次运转开来,东方月初强行站起,环视四周,吐气开声:“那么,谁敢来战!?”

场面顿时安静。

明明谁都能看出,现在衣衫破碎神色憔悴的东方妖道已经毫无再战之力,但不知为何,对上他那双执拗的双眼,任何人都丝毫提不起战意。

而那被人称作妖道的道者,则是轻蔑地摇了摇头。

呵,道盟。

……

突然,首座上传来一个冷漠而威严的声音:

“杀害上尊,罪无可赦!”

“兵人,立即替道盟清理这个妖孽。”

言令落下,一道刚绝的剑意冲霄而起,随之响起的是那个令人熟悉而陌生的音调。

“遵命,盟主大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