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狐妖小红娘:从前有棵相思树 【告别章】 渐行渐远渐无书

  • 字体
  • 背景

作者:语烬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11233字

接到通知,我莫名其妙地多了三门课,上学期的课程成绩居然爆炸,补修数个学分的任务也迫在眉睫,一连串组合拳直接把我打懵——可能很长时间都无法更新小说。(我很纳闷为什么现在才通知我?!)

如果“很长时间”是一个学期,可能我不会特地说明,但是这一回很有可能是一年甚至……永远不会。

没错,经常被调侃“作者下面没有了”“有生之年”“立誓要比小新完结更早”的我,居然死皮赖脸地要停更、断更。

但我还是不得不这么做。

大四大五需要实习,根据学长说,那段时间几乎完全没有就没有余力去做自己的事;大二大三……如今我正在经历的时光,尤为重要。因为,原则上说“大学五年修完的课程”,实际上需要在三年内修完。

至于这本书的走向,我在有一次回复书评所说的“还有一半”并非无稽之谈。

原定的【第三卷·后世不忘】大事年表如下:

「天纪517年」(高一)

【境界迷城】转校生考核的小世界发生了巨变,无论是历史的重演还是人物的乱入,都超出了原本的轨迹。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封锁消息为结局惨淡收场,王成极众人的败落与各种消息的封锁,承平已久的圈内世界变得有些风雨飘渺。

【黑雾之变】转校生能力测评结束后,在暑假刚刚开始之时,万众瞩目的漫展发生了大规模骚乱事件。无数生灵被不知名黑雾侵蚀了心智,行尸走肉般袭击着遇到的一切清醒之生灵,而被他们袭击之后,力量种子被污染的生灵也会变成他们的一员。用袁胤的话来说这就是“丧尸”与“感染”。首次发生在唯一真域大广场,即使全力救治,也造成了数十名人类和妖类的失智化,魂魄被夺。涂山榕榕与戎戎参与救援。但是在袁胤被未知力量击昏之后,没过多久,处在灾难核心的涂山戎戎却完美解决了这次事件——而她对所发现的东西装傻充愣,闭口不言。

【记忆中枢】黑雾之变结束后,涂山榕榕家中变得更为热闹,涂山初初,涂山戎戎,涂山榕榕发现记忆体之中的信息与现实所经历的信息有轻微不同,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人类出现在了她们的记忆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们决定瞒着袁胤独自行动——这是来自轮回记忆中枢的警告。

【北山大阵】为了冲淡连续的恶劣事件所造成的影响,校方决定进行一次远足,地点定在北方玄天境北山联邦帝国。在度假村的时候,袁胤观察到道盟和帝国代表人正在秘密商谈什么。但是很快他们又卷入到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危机之中。一个混沌结界悄无声息地笼罩了大半个帝国边境,影响心智的同时还改变了天地元气的性质,符道妖力法力皆没有用处。袁胤迫不得已只能靠最原始的人类科技,做成各种地球武器突出重围,却发现这是一场针对北山联邦高层的阻击。虽然攻击被粉碎,北山高层的真相却暴露无遗——所有的北山高官,都只是灵魂傀儡而已。北山皇族,其实早已经不复存在。

「天纪518年」(高二)

【世界气候】北山事件的曝光引起了圈内世界的极大恐慌,关于“道盟妖盟斗争”再一次被提上舆论顶点,而王成极从浑天典狱中消失,也似乎在昭示着更为可怖的变动。与此同时,圈内世界的环境也在悄然改变,细心的生灵发现,在东海北海与南海,海潮与风暴更为频繁;南国的毒瘴居然在冬季复苏;西域的沙暴逐渐染上了几百年未见的黑色;连着三个月中原地带没有下过一场雨,北地常见的冰暴却完全消失了。

【道标复苏】王权家,白家,杨家等等世家,以及妖盟涂山暗自迎接先祖,却没有公开已经完成续缘的信息,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最末安稳】而与此同时,袁胤终于完善了时间以下所有的法则融合,记忆也开始悸动,从黑雾爆发以来得到的红蓝双球也莫名消失。唯一真域是学术之城,比较安全,而袁胤也在唯一真域这个学术之城度过了还算正常的一年,与三个复制人经历了各种日常事件。包括【了解到承平已久的圈内世界为何有着“能力测评”这种战斗测试】,以及自动武器和人员脱节的情况,【新年抢红包事件】和两个容容模样的狐妖,以及涂山初初一起过新年,袁胤有种恍惚的感觉,夏季之时,唯一真域的【南国公主】和一个名为白裘恩的男人一起出现,抑制了一次唯一真域的黑雾爆发。

「天纪519年」(高三)

【新符文科技】恐慌在悄无声息地蔓延,即使舆论被管控,但是紧张的氛围一直萦绕在所有生灵的心头。连续两年,两场大规模的恶性事件与数之不尽的小事件,给九天境敲响了警钟。面对未知的怪物与袭击,承平已久的圈内世界缓缓转变了应对态度。各方学校也转变了学习的目标,开放了模拟境外战场,由培养实用型人才转变到了战时动员,各种新型的符文法术层出不穷,袁胤也接触到了常年未曾露面的学院顾问——涂山融融,并因天赋而受到她的指点。这个时候,圈内世界的科技巨头【古元】发布了最新的符米8预售计划。一时间的网络抢购略微冲淡了阴云,但是袁胤却注意到,这个公司负责人的灵魂波动与涂山初初如出一辙。谜团并未解开,自己却以正常的成绩从符真灵院毕业(扮猪吃老虎)。进入天谕符文大学。

「天纪520年」(大一)

【幽月断片】大规模的黑雾化再次出现,此次的黑雾笼罩了两个天境,境内外直接失去了联系。战时动员在一片惶恐中不得不打响。已经在天谕符文大学就读的袁胤领命成为学生军中的一员,奉命和队伍一起在边缘搜救。但是他在当地却收到了来历不明的求救信号,经过艰苦搜寻,在袁胤面前呈现的却是一截断掉的剑刃,以及一卷图画——幽蓝色的月亮,这幅图卷给袁胤非常大的熟悉感,而与此同时一道出现的傲来国国主孙闻达阐释,这是王权剑的断片。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不过,袁胤解析完后直接交与王权家,得知真正的王权剑已经被证实并无缺损,但是这片碎片的材质与道韵的确完全一致,它的来历突然成谜。

【凛日横空】进入境内,展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轮漆黑色的太阳。混沌生灵,王成极卷土重来,包括失心恐魔,魇魔之龙,堕心之狐等等已有记载或没有记载的怪物一一出现。境内不得不直接开战。战争初期,规模不大,复制人战队冲锋在前,拼着人员消耗,在一年内的持久作战后,压死了对面。

【境外战场】探索战场遗迹,袁胤却发现了和外界相通的通道,一个月后,为了避免混沌再次进攻,一场处在混沌虚空大战拉开帷幕(星球大战即视感)。

袁胤的记忆渐渐复苏,然而一直到战争打碎了大陆边境,掀起全世界范围内的海啸与大陆底架崩碎,包括各种自然非自然的灾害印象,当中的道盟妖盟高端战力却迟迟没有出现。

「天纪527年」「废土纪元」

【废土世界·时间契约】旷日持久的战争持续了七年,圈内世界所有的文明被混沌的对界武器逐个摧毁,所有剩下的生灵在涂山境内苟延残喘,世界恢复成无色的样子,一片虚无。

袁胤在涂山边境抵抗至力竭,退守边哨,收起了最后一具复制人容容的尸体,摸了摸涂山初初的脑袋。

而此时,白裘恩找上门来,揭露时间之谜。

“这个世界的未来已然荒废,你应该能够做到那件事了。”

一语落下,袁胤终于想起一切,明白时间线修改的代价就是世界的毁灭。白裘恩明白这一点,所以安排于此。

混沌动手,圈内助推,所有的生灵都被白裘恩布局其中,高层人士也一直在圈外牵扯混沌,没有出现在正面战场。

“抱歉。”

“因为世界线的收束,圈内完全不敌混沌,没有谁能够作出无穷的秩序击溃混沌,所以只能靠你这个外界之灵一次次地跳跃时间,寻找方法,拯救世界了。”

而每一次,如果要想改变这个混乱的世界,唯有毁灭现在的一切,然后才能让袁胤记起一切,发动乾坤之泪穿越过去,整合时间线。

一同显现的还有诸多高层。与此同时,混沌发动最后进攻,容容抛下一句“为了你想要的未来而奋斗吧”,狐妖动漫中的全员牺牲自己,护送袁胤进行时空转移。

【万物终结·相思树的毁灭】袁胤在穿梭时间的过程中,记起了自己无数次轮回的记忆。遍思所想,发现即使穿越也无法改变最后的现实,圈内世界必然会在混沌的攻击中毁灭,这是既定的事实,难道自己必须要像胸针那样欺骗世界?

但这是不可能的,一旦重回时间线,所有记忆又会消失,白裘恩也不得不通过灭世来规避时间惩罚,恢复袁胤的记忆。

巨量的秩序?这从哪里找?

无论哪个个体都无法匹敌混沌,哪怕是全世界的生灵集合起来也不行。

Google 文章内广告 2

这时,一道残影显现,却是黑雾之潮后消失在历史长河的裴欢。袁胤突然想起,这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性格语言与态度——就是自己的翻版!

这是某个时间中的自己,给自己留下的时空影像。

“后来的我,想想你的手指。”

手指?

袁胤看了看自己的手,太初寂灭道力在时光洪流中熠熠生辉。

他的神情动了动。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最初:

“为了你想要的未来奋斗!”

这是容容说的话,但是,这——我究竟是想要什么样的未来?

“希望一切人都幸福,都不再被情感的妄念所束缚,天下一切有情人终成眷属。”

袁胤明白了。

看到目的地朦朦胧胧近在咫尺,袁胤忍受着记忆的缺失,手中的太初寂灭直接从时光长河之中击穿了目标时间点,一瞬之间,截取了东方的火,覆盖了乾坤的泪,水火并济之下,袁胤感召到了怀中的异动——那是所谓王权剑的残片。

他微微一笑,将三种力量以太初寂灭链接,用尽全身的力量,燃烧了所有寿元,整个身体都消失了。

但是那些东西都真正传到了涂山红红的手上。

太易落宝之拳(红红)——既然无物不可挡住,那么自然可以握住万事万物。

太末寂灭之指(袁胤)【太末返太初】——连接一切的力量,既是初始,也是结局。

太始造化之火(东方月初)——虚空之中的创世之火,锻造出劈开天地混沌的锋锐力量。

太极清虚之剑(王权富贵)——千锤百炼之下,开天辟地之源。

乾坤之泪化作淬火之水,缠绕住烧得通红的剑刃碎片,黝黑的锋芒缓缓形成一把斧头的形状。而这个时间点的涂山红红,正在与混沌作战。

冷不防,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柄贯穿天地的巨斧。

开天神斧!

涂山红红一脸懵逼,但是看到这柄武器,却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接着,她如有神助,斧光一闪,一道开口瞬息横亘世间,开天神斧直接劈开了世界,顺带也劈开了苦情树。

太素无量之身(苦情树)——极致秩序,情道本源。

混合先天无太,毁灭了世界与苦情树,释放出了巨量的秩序力量,也一并扫清了混沌。

世界一如既往地毁灭了,这是时间线上既定的事实。

但是混沌却没有时间线的概念,它们的毁灭,是无数次轮回以来的头一次。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这是许愿。

混沌,这个阻碍幸福的势力,也的确被毁灭了。

但是……

许愿的人呢?

续缘的人呢?

虚无之中,没有混沌与秩序,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看那张脸,是白裘恩。接着,对面出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头上两只折耳漆黑如墨。

白裘恩看着这片虚无,叹了口气,道:“如你所见,你输了。”

涂山墨墨冷声道:“没错,我是输了,但——你如何保证袁胤能够这么做?你只不过是在赌而已。”

“没错,我就是在赌,赌那冥冥之中的天意与人性——即使你摈弃了所有情感,做了无比周密的计划,但天道之下,灵皆为人,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如今,我赢了,你败了,就是如此简单。”

随着他话音落下,涂山墨墨冷冷的表情上渐渐流露出情感的样子。随着那条贯穿亿万年的赌约终于失败,某些本应该属于她,却被她狠心抛弃的东西渐渐回归。

那是名为情感的东西,是“永生道路上的阻碍”,是寄托于苦情树的糟粕。

“即使有情世间并不能够长久,但是它肯定是最为精彩的存在。”白裘恩淡淡说道,“墨墨……小青,我在其他世界听到过这么一句话——快乐就完事了。”

“无情或许可以永生,但是情感都不存在的话,和死亡也没什么区别了。”

“况且,无情的你,有情的我,现在都还没死,永生的事,谁能说了算?”

难道一定要有一方死了才行么?

涂山墨墨挑了挑眉:“他说了算。”

素手遥遥一指点下,所有在世界毁灭的余波中死亡的生灵,在虚空中逐个复活。

人类,妖类,动物,植物——

涂山红红,东方月初,王权富贵,清瞳,石宽,邵君篁,颜如玉,律笺文,涂山雅雅,三少爷……直到最后,涂山容容,袁胤的身影也显现出来。

他们都闭着眼沉睡着。

涂山墨墨静静地看着他们,突然感到一丝无力。

她挥了挥手,所有生灵都化作光芒向着虚空之中的方向飞去。

“苦情树……虽然联结了有情的人与妖,但它的力量终究只是外力,更不用说,这原本就是你的力量。”白裘恩看着这一幕,“虽然我也利用了这一点,但很明显,这不是长久之法。”

涂山墨墨轻轻点头。

“天地之间生命的感情,不论相处长久,或是一时一世的冲动,都该是双方的努力,也只能是他们自己的努力而已。”

“虽说苦情树提供了保障,但也产生了桎梏。为了情感的纯洁而不惜对另一世第二人格的独立性不负责。”

“原本世界线之中,就好像平丘……以及,白月初。”

“所以,它的崩毁,虽然使生命的结合变得更为艰难,但是也代表了这个世界的生灵会有更加坚定的信念与坚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白裘恩轻轻笑了起来,指着那些化光而去的生灵,“这些灵魂将会在新的世界中展开真正的生活……以及,谈恋爱。”

大多数灵魂光芒都向同一个方向飞去,但是有一些更为强大的灵魂却脱离了大队伍,去了其他地方。

“在经历千难万险之后,这种感情已经不需要苦情树的保证——它在崩灭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情谊心结送给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

“无论相隔无数位面,无论分别万千时光。”

“有情世间,便能相见。”

【新生世界·有缘自会再见】(本来想按照《将夜》最后一章《无尽的欢乐》那样写一篇似喜似悲的结局,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有这种笔力,还是不要糟蹋了)

“这是哪里?”袁胤揉着脑袋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却是陌生的天花板。

环手四顾,这是一个标准的宅男房间,三联屏幕,手办无数,乱糟糟的房间没有过多的装束,在阳光的照耀下仍有一丝阴暗。

又穿越了?不过这具身体的感觉很流畅,应该是身穿,而不是魂穿……

袁胤下意识地眯起双眼,破妄之瞳毫无征兆地出现。

“嗯?”这种能力在废土纪元开始后,就没怎么用过了……袁胤神似不属,突然发现自己床头的海报上,标注了那么几个大字。

SAO。

“哈?”

——————————————————

——————————————————

嗯——总的来说就是这样。

【关于结局】————

结局场景是我一开始就想好的,文本也是直接就写完的,现在只不过复制了一下。同好群里某些群员也看过不完整版的苦情树毁灭。

一开始他们还无法接受狐妖世界的毁灭,但是后来居然奇迹般地被我说服了……

“苦情树是束缚”这不仅仅是我想阐述的道理,除了“任何施加于情感之中的其他要素都是枷锁”这种美好的幻想意外,我是真的希望现在社会当中的各种情感,尤其是亲情爱情友情这种,不要被一点点规矩,一点点物质套牢——你可以说这是我一厢情愿,但美好的愿望本就是一厢情愿,和能不能实现并没有直接关系。

世界是很痛苦而现实的,但不妨碍我们做梦。

苦情树原本只是脱离时间存在的轮回,但是涂山墨墨为了用“情感束缚双方”就可以“让生灵感受分别的痛苦”,进而“麻木”,“变得冷酷”,来让白裘恩的计划破产,所以让苦情树拥有了续缘的功能。但她低估了生灵双方的情感,无数的人人,妖妖,人妖的感情即使是在苦情树的割裂下依旧存在。

他们带着厚重枷锁起舞,这名为“世俗偏见”或“阴阳两隔”的绳索却没有让他们的情感变得沉重无比——

生灵因为分别的命运,所知晓所谓苦涩,从而感受到对方的真实,变得更加珍惜彼此。

这正是涂山墨墨始料未及的。

但苦情树的存在毕竟是个错误,或许作为轮回并没有错,但是作为束缚真实情感,为了续缘不顾后续人格的存在,也违背了生灵情感的真谛,毁灭早在既定之中。

世界毁灭,相思梦碎。

当然,原本是涂山墨墨用来阻碍有情计划的做法,居然成为圈内狐妖的续缘招牌,并让有情人妖之间的感情更为紧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关于毁灭】————

先天无太和开天斧是一早就设定好的。因为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小新本来就没怎么刻画,近期才磨磨唧唧地在漫画里开始填坑;我加了一个王权剑就是开天斧的盘古剧情,大概是由于当初在看《指环王》与《九州》系列。

当初看到涂山红红的绝缘之手和天地一剑的传闻,就觉得可以在这上面这么做文章了。世界毁灭是既定事实,现在附带了苦情树的毁灭。也唯有如此“既定的事实”才能唤醒袁胤的一次次的记忆,这超出了白裘恩的意料,所以他在劝说袁胤时用了“抱歉”。

如果真的写出来,估计也就是上面那个味儿,但绝对会更详细。

【关于起源】————

我设想的是,这个世界的边境原本非常牢固,能够排斥混沌。而在世界诞生之初,涂山之祖和白裘恩同为创世神,但是却并非永生不死。涂山之祖倾向于永恒的无情,而白裘恩则认为“即使不永生,短暂的辉煌若能被传于后世,怎么也比被时间冷酷地永远囚禁要好得多”——典型的“赖活”与“好死”的争论,长存的浑浑噩噩or短暂的辉煌传说,这种……

嗯。

但说起来很诡辩,做起来却是接近于鬼畜。因为,一旦上升至创世神这种高位生灵。一切看似合理的决定就变得难以捉摸。就像人类可以用动物实验去验证药物性质一样,神如果明要验证自己的理论是否正确,那么在时间线可以改变的世界之内,唯有既定的事实可以驳倒对方。

于是,白裘恩创造人族,涂山之祖百般阻挠,实验磕磕绊绊,原本接近于“夫妻”的双方因为理念的不同而大打出手最终决裂。他们在各个时间线上互相出手,在经历几十万次的交锋后,涂山之祖的念头逐渐变得复杂,从而夹杂了对白裘恩的“憎恨之情”。

毕竟,如果代表着无情的涂山之祖毁灭了代表了有情的白裘恩之计划,那这场争斗就毫无疑问是白裘恩输了。然而,白裘恩的赢法却不能

但是每一次都以最后,改名涂山墨墨,转投混沌,反叛秩序,创造狐妖,对抗人族。

混沌的力量来自天外,是所有秩序的敌人。于是,圈内非白裘恩所创立的生灵,也就是妖族,以及原本存在的傲来国天地守护者也加入战斗。由于混沌的力量脱离圈内时间线而独立存在,所以无论是白裘恩还是涂山墨墨这两位神都无法逆转时间抹去混沌痕迹,圈内边境直接被打碎,也构成了圈外圈内的脆弱壁垒——原著中三少爷划下的那道刻痕;而时间的轨迹当中从此也沾染了混沌。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圈内世界必然被混沌侵蚀毁灭”的结局成为了既定事实,天道不甘于这种堕落的毁灭,开始自救,于是自助寻求帮助,也就是主角穿越的伊始。

【关于穿越】————

为什么那些原本发生的悲剧需要用袁胤来打补丁,而不是白裘恩直接做完?

为什么白裘恩和涂山墨墨不直接用时间的力量看到结局?

第一个问题,其实是白裘恩将错就错安排的,虽然是天道自救的产物,但白裘恩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结束闹剧的好机会。他对涂山墨墨曾经说过:“这个生灵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就杜绝了我下后手的途径,同样你也无法在他的命运轨迹上插手——我们就来赌一把,看那个世界的普通人会怎么选择。”

“争斗了近百万次,加起来也有亿万年了,就在这此结束吧。”

虽然不是“最后一次”,但有袁胤的介入,几十次内就结束了纷争,比对近百万次,应该也算可喜可贺。

而且白裘恩也不愿看着自己手下的世界被混沌侵蚀,创世神与天道的行动目标趋于一致。

既可以验证自己道路,也能拯救世界。

第二个问题。时间穿越,要了解的是,本小说当中,时间的概念是只存在于秩序世界内的,也就是说,混沌“没有时间的概念”,这一点涂山戎戎曾经隐晦地提到过。所以混沌入侵才无法通过逆转解决。而更需要注意的是,时间整合会影响所有留在世界内的生灵的记忆,但并不包括具有“轮回本源”的苦情树,而且袁胤事实上并非此世界的生灵,所以他可以一定程度地保留某些记忆残留——在时光隧道之中出现的裴欢残影,也就是他曾经某次穿越留下的后手;很多次“似乎很熟悉在哪里见到过”,也是因为这种原因。

虽然最后还是厚颜无耻说了石头门的梗,即所谓的观测者效应。但说实话,我补石头门比这个念头出现要晚一点,不排除是受了其他科幻电影的影响。

最初的几章袁胤吐槽“上古天妖文字为什么是汉语方块字”也证实了第一卷所描述的内容并非初次整合时间线的原点,包括三十多年前那个神秘道人——这两者证明了时间线上的争夺内容与次数远比我写出来的要更多,已知的起码有四次(最末章节描写的一次,裴欢的一次,白裘恩复述的一次,上古天妖文字一次)。

至于白裘恩和涂山墨墨有没有受到时间逆转的影响,我只能说,可能有,可能没有。因为按照我设定的逻辑,不被影响的环境是“不可知不可论的”,所以究竟怎么样我也没办法形容。也许你会说作者怎么写出了这种自己都不能解释的东西?我这是真的没办法,具体可以看看白裘恩和王权霸业的某段逗比对话,稍稍理解就行。

而圈内的苦情树为何能保持时间恒定不受影响?因为它本质上就是轮回。

【关于混沌与秩序】————

这个概念,究竟是起源于龙枪编年史,还是起源于龙与地下城,或者是起源于魔兽世界,甚至FGO这种……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当然可以明白的是,在我的书里,混沌是混乱与无情的“恶”之代名词,所以涂山墨墨最终选择了这个;秩序却不仅仅有“情感”与“善”,秩序也能有“恶”,比如金面火神。

【关于狐妖与黑狐】————

涂山墨墨与白裘恩的道统之争,我所设置的隐藏主线是涂山一族只不过是“涂山墨墨摒弃情感,投身混沌恶,期望以此永生,因而创造的为了与白裘恩争夺道统的种族”,也就是最初的黑狐。但是因为特殊原因,一部分狐妖依附苦情树轮回体系,叛出涂山墨墨,反而与白求恩创立的人族和天地生养的妖族一起历经情感大世。所以狐妖一族也是特殊的,她们的修为并不像一般妖类的提升模式,而是需要“情”;而傲来国种族(作为天道守护者的麾下)也差不多,并不完全是妖类,而是掺杂了很多其他因素。

这才是高人们应有的姿态啊,以天下为棋盘,印证自己的永生道路。

当然后期(第三卷)也稍稍可以看到涂山墨墨有些愿赌服输,因为第一次黑雾入侵时候对袁胤稍稍放水,表示她已经看到了部分可能遇见的结局。

【关于傲来国和天道】————

这是圈内本土世界的守护者,与创世神几乎同时诞生,但是创世神可以赋予天地生机,创造生灵,他们不能。作为守护者的种族,有着自己的保守与敏感,他们常年对世界保持着距离,只有在混沌入侵时才会出现。

然而,某只喜欢借助天道的力量,梦游三千世界,攫取梗词条与科技力量的猴子并不算在内。

【关于情感】————

唯一需要在乎的是,所有的人妖相恋本质上都是白裘恩的构想,是为了让涂山墨墨看到袁胤的做法。

而我们可以看到,黑狐也阻挠过,但是力度不大。

没有绝对缘分的爱,在一切都可以观测预见、逆转时间的世界里,讲“我和她,人和妖是机缘巧合而相爱”这种话是愚蠢的行为。

这个世界很残酷,但这是我设定的现实。

原著当中,是真实的分别。

而我这里,是虚假的安稳。

孰是孰非,个中滋味,你说呢?

如果过去未来现在都可以观测,那么所谓的偶遇,可能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因为都可以被遇见,也能被预见。

也就都可以被算计。

那就没有巧合,也无所谓缘分了。

缘分这种事……本来就是信息不对等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仅仅是属于人类生灵的“浪漫”啊。

【关于那些琐碎的事儿】————

1.凛日幽月是借用《史上最强师兄》的某个招式,这里被用来当作混沌进攻的标志。

2.第三次轮回,涂山楚楚的最终身份是白裘恩随手制造的,帮助涂山容容恢复灵魂的魂魄核心,但是已经被混沌污染部分,并且遗失了时间核心乾坤之泪。而且必须要复制体全部死亡以后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第三次轮回结尾,废土之战后,袁胤在捡尸。

3.袁胤的力量来源仅仅是思维而已,所有的能力开发都是他自己所为,算是信息多元化时代下的人接触了神秘之后的形象,比如也会搞出EX咖喱棒或者犹大的誓约这种东西。

甚至在唯一真域安稳过日子的时候,他还写了一本叫做《反抗在崩坏世界》的符文网络小说。内容大概是起源“大伟”被崩坏能污染,一位名叫“余烬”的地球人穿越至此,从复制体实验室逃出,隐姓埋名通过氪崩坏能水晶的方式成为舰长,与氪金连保底都没有的女武神们一起对抗名为“运营”“策划”“程序员”三大崩坏邪神的故事。

嗯,后来程序员跳反,携带名为“美工”的三无萝莉出逃,最终奥托大人确认崩坏邪神无法复活卡莲,并且认为自己的爱并不值得,与崩坏同归于尽。

然后——主角舰长与一众女武神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啦。

(偷税吧地球人,作为预登陆咸鱼,弃坑好几个月,回坑的这几天,周年庆活动,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出——gtmd狗ch!)

当然,最后那个场景袁胤没敢写。毕竟,当时在身边的涂山容容复制体,可是有三个呢……

4.白裘恩为何在前两卷一开始就认识袁胤,却不露面,反而对翠玉灵说出“这是他的弟子”这种混淆视听的话,也是因为未来某个袁胤做过叮嘱。

5.翠玉灵是那头小狼的cp,大家不要争了,虽然后期戏份不多,但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那个书友不知道还在不在?

6.小世界当中的妖族队友在幽月事件当中当了救援队,异常活跃。

7.白月初的确是白裘恩的灵魂复制,是基于涂山容容和涂山初初的实验数据所构成的素体,王富贵也是如此;涂山苏苏只是单纯的红红人格仿制品而已,算是新生独立人格。

严格意义上来说,白月初、王富贵没有母亲,其余的转世道标基本上也是王富贵的模式;王富贵最终的结局是两世人格融合,既是王富贵,也是王权富贵(道标复苏的那段,完成续缘之后各大家族并未公开);白月初得以保留,和涂山苏苏一起生存下去;三者都在最后阶段最后牺牲。

8.白裘恩的妻子是涂山墨墨,东方月初的母亲是东方秦兰;但东方月初的父亲却也是不存在的,我曾经暗示过,东方月初其实是想不起来这个的,东方秦兰也说“你娘没用”……这算是一个坑吧,东方月初复苏以后,告诉袁胤,游历时间长河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并没有真实存在。他娘实实在在地“感召受孕”,说白了就是没有父亲却怀孕了。

9.第三卷提到的“通过苦情树游历时光根源的王富贵,东方月初,以及各种转世之人”,其实是在协助袁胤逆转时间。.脱离时间轴而独立存在的体系,圈内世界只有苦情树的轮回体系;圈外则不存在时间,混沌所有物皆可脱离;袁胤不是圈内生灵,也可算。.作为创世神,白裘恩的原名是“白”,涂山之祖的原名是“青”。后来因为理念的不同,“集天地之恩为裘衣,是为有情之道”,白裘恩的名字正式确定;而青则创立了涂山,作为圈内世界两神的行宫住所。之后,她改名涂山墨墨并且接受混沌之黑,创建原始黑狐妖族,这些事你们都知道了。.涂山墨墨最后让失去了世界的灵魂转投其他世界。而袁胤和容容去了刀剑世界,之后还会去魔法禁书目录和型月世界;白裘恩和涂山墨墨去了洪荒世界,东方和红红去了神雕侠侣世界,白月初和苏苏去了魔幻手机世界,王权富贵和清瞳去了仙剑奇侠传世界,颜如玉和律笺文去了原著版现在还在更新的《狐妖世界》,石宽和邵君篁去了我们所处的现代世界,其他大部分灵魂都转世去了未知大世界——以上这些我是不会写的,不要再问了。.袁胤直到最后也不知道,他被天道召唤而来,其实并不是为了改变那些悲惨的命运,而仅仅是作为时间重启的打手,对抗混沌的。

一些比较细节的无关主线的小伏笔不在此列,因为太琐碎了。而上述这些如果详细写出来,包括琐事在内,估计也都会在小说里填上。

但是现在……

突然想到一句话:

对于永恒的此生,所谓最浪漫的事,莫过于陪着你,看这个世界慢慢毁灭。

对于向往自由的爱情之灵来说,苦情树是束缚,而束缚肯定会被打破——不过白裘恩的cp是涂山墨墨,这个剧情诶嘿嘿嘿嘿嘿嘿~

至于毁灭之后继续穿越的事……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不过,无论是啥,但肯定不是狐妖的故事,对吧?

略带遗憾,不过看了这么可怕的脑洞大纲,我想你们应该不会骂我了吧?

我的问题,的确很明显,因为大量设定都出自第三卷,虽然第一第二两卷的伏笔也很多,但是因为没有好好穿插,所以感觉会很割裂;而且涂山容容对于袁胤的感情也太突兀,进展过快——你就当我是个不成熟的容厨吧,稍稍了却愿望就可以。

(大纲遁)

(完结不撒花)

————————

PS1:上次让你们留下QQ,是因为我会单独去加啊。

PS2:祝学业顺利,身体健康,生活富足,情感圆满,也祝我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那么,再见啦(鞠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