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我的英雄学院」青空花火 第21章 第二十六章

  • 字体
  • 背景

作者:餐风饮雪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5486字

归还医疗箱后,永谷青回到体育场外,百无聊赖地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儿,直到听到入场的广播,才缓慢地站起身。

她对爆豪胜己将会获胜一点怀疑都没有,因此连比赛都懒得看,独自养精蓄锐。

“嘎嘣”,躺的时间久了,关节有点僵硬,永谷青活动着身体,迈步向前。

通常选手通道是不会有闲杂人员的,永谷青停顿一下:“丽日桑,有事吗?”

丽日御茶子靠在转角的墙上,似是等待已久。

她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因为你的对手是爆豪君,所以……”

永谷青恍然,第一轮比赛丽日御茶子的对手正是爆豪胜己,就爆豪胜己那个性子,绝不可能怜香惜玉。她笑笑:“安心吧,我会连你的份一起打哦?”

“不是这个意思!”丽日御茶子急忙摇头,“那个,虽然你对他的了解肯定比我多,但是你也知道我的‘无重力’会受到空气流动的影响……”

她回想起与爆豪胜己战斗时的感觉:“在他附近气流很混乱,我都不敢使用‘无重力’,所以,希望你能小心。”

“唔。”永谷青沉吟。看到丽日御茶子担心的眼神,她不由笑道:“谢谢你的情报,我有准备了。”

丽日御茶子舒了口气:“那就好……”她揪住自己的衣领,眼神纠结:“之前还说决赛见呢,结果大家都在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她满怀期待:“所以永谷桑,一定要赢啊。”

永谷青露出自信的笑容:“当然。我会拿个冠军回来的。”

“爆豪胜己vs永谷青!骑马战时我们都已经见识过两位选手的实力了,不知这场比赛会不会给我们惊喜呢!”麦克打哈哈:“虽然我觉得大概不会有了……”比赛到这时还能留手,不是人能干的事吧。

台上已被冰冷的杀气充斥。

永谷青摆出备战姿态,她缓缓闭眼,此时她身周包括台上数米的空中,没有哪怕一丝风能逃过她的感应。

——理论上来说。

爆豪胜己身周的空气之混乱远超她估计,大概是因为他一直不断引发微小的爆炸搅乱气流的缘故,他整个人在永谷青脑中成像就像一个黑洞,靠近他的风都会丧失感应。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永谷青睁开眼。

“是啊。”爆豪胜己稍微调整一下衣领,不耐烦道。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开始吧。”

话音刚落,擂台轰然炸裂!

塞蒙托斯急忙灌注水泥修补,但是破坏的速度太快,根本修不及!考虑到不能影响到学生比赛,他只好停手。

麦克目瞪口呆:“这这这……开场就炸了擂台?好吧,确实是个大惊喜……”

形势瞬息万变。

爆炸不可避免地令人耳鸣,烟尘四散,也无法感应到爆豪胜己的方位,永谷青稳住身形,立马开大,将台上的一切卷入风中!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爆豪胜己偷袭不成,只能不甘心地选择抵抗狂风。

这回合暂且算作平局。永谷青也没有闲着,风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爆豪胜己纵使能稳住自己,也稳不住被他炸碎的水泥块,在风的加速下,再小的碎石都带有巨大的动力。为了躲避越来越多的石块,爆豪胜己果断放弃坚持,脚下发力,向龙卷风边缘弹去。

为求防御,永谷青身周的风速才是最高的,眼见爆豪胜己就要离开控制范围,她干脆撤掉龙卷风,减少无谓的消耗。

爆豪胜己站定,感觉脸上一阵刺痛,多半是刚才被碎石划破了,他不在乎地用拇指抹掉,狞笑道:“不痛不痒地不知道要打几回合,等会还有个阴阳脸,不如把准备好的东西都掏出来,速战速决,怎样?”

永谷青回给他同样的笑容,比赛至今她都没受过什么伤,身上干干净净的,看起来简直和普通的高中女生没有区别,直到她笑起来,冷漠又狂肆的气息才骤然迸发。爆豪胜己眸色渐暗,这才是他的发小,他的朋友,他唯一放在心上的对手,他们是如此相像,只是她伪装的时间太长而已。

永谷青伸手,虚握住什么:“小胜,不注意的话,真的会死哦?”

爆豪胜己大笑:“你看不起谁啊!”

“Aeolus\'blade!!”

风暴再次席卷而来!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风中还携带了大量随时可以引爆的“星碎”,单论局部杀伤力,比永谷青在入学测试中使用过的“太阳爆发”有过之而无不及。

永谷青额上冒汗,要将埃罗斯之剑拘束在手中,对操控精细度要求是极高的,一不注意就会连自己都炸掉,但是自己装的逼,哭着也要装完。她终于将“剑”的形态大致固定,顺势挥出!

与此同时,爆豪胜己蓄势已久的攻击,正面撞上了埃罗斯之剑!

世界似乎安静了一刹那。

麦克只来得及遮住眼睛。

Google 文章内广告 2

塞蒙托斯全力建起一道防护墙。

观众席上的职业英雄们,纷纷闭眼堵耳,然而强光还是穿透了薄薄的眼皮刺入眼睛。

声音显得很慢。

“轰——”

防护墙不堪一击,仅仅是散乱的风就要把它摧毁了,塞蒙托斯反应迅速地不断建造,爆炸的余波层层衰减,到达观众面前时,不过让前几排人仰马翻而已。

麦克掏掏耳朵,觉得脑袋里还在嗡嗡响,他吐槽道:“开场以来最声势浩大的一场比赛——这个没有异议吧?天呐,你们1-A都是怪物!”

毫无花巧,仅以个性强度对决的比赛(而且还怼得这么惊天动地),他还是头一回看见。

“有没有分出胜负呢……”

午夜上台,第一眼就看见地上深深的划痕,那是面临强大压力的人,硬生生扛着那压力,在地上划出来的,甚至连鞋底都磨掉了,划痕到最后,全是血迹。

午夜神色严肃起来,她挥舞马鞭:“爆豪胜己,场外!”

永谷青趴在地上,刚才她料想爆炸中啥也做不出来,于是直接趴下,任凭碎石打在自己身上,只保证不会出界就好。

午夜宣布结果之后她才站起来,忍不住“嘶”了一声:“这可真是……字面意义上的遍体鳞伤……”

虽然爆豪胜己除了手脚其实没大碍,但治愈女郎还是用担架把他抬走了,被抛下的永谷青哎呀哎呀地抱怨,转头撞见一双异色的眼睛。

轰焦冻冷冷地看着她,似乎在评估。

永谷青收回视线。轰焦冻确实不容小觑,但却是个优点与缺点同样鲜明的对手。

半小时后,选手休息室。

“轰同学?”永谷青有些意外他会在这里,之前轰焦冻都属于半失踪人口,只有比赛时才能看见他。

轰焦冻漫不经心地扭头,顿时惊讶道:“你……?”

除了脸,永谷青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被绷带包裹,看起来无比凄惨。

永谷青有点尴尬:“因为女孩子的脸比较重要,所以拜托女郎把额度用在脸上了……哈哈,其实伤得不重啦,等比赛完养个几天就好了。”

轰焦冻:“……”

房间一时陷入沉默。

轰焦冻打破了寂静:“你和绿谷出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

“是?”突然谈到发小,永谷青有点摸不着头脑。

她看到轰焦冻一直盯着他的左手,突然想起,骑马战的时候,他曾经说过:“绝不会使用燃烧的力量”。

但是与绿谷出久的战斗,他最终还是用了。

是出久对他说了什么吗?永谷青猜测。

轰焦冻道:“他一直都这样,把别人坚持的东西破坏得粉身碎骨吗?”

“……不。”轰焦冻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永谷青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想到好友的性子,她也大概知道发生的事。

她回想自己与绿谷出久相处的时光,神色温柔:“他很胆小,很容易哭,但是如果是英雄应该做的事,就算边流泪边发抖,他也一定会去做。”

“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有怎样的心结……但如果不是你表现出了让他不惜输掉也要拯救你的特质,他是不会有勇气对你说那么多话的。”

轰焦冻牵起嘴角,似乎想笑:“……拯救?太傲慢了。”

从窗口漏进的阳光很温暖,永谷青淡淡道:“或许是吧。不过我觉得,这是英雄的本能哦。”

广播已经在催促选手上场了。

永谷青转身,扶着门框,对轰焦冻说:“虽然你可能要思考很长时间,但是作为对手,希望你能尊重我,拿出全部实力来,OK?”

轰焦冻神色微动:“我……尽量。”

留给他一个微笑,永谷青离开了休息室。

麦克:“终于等到最终决战!雄英一年级的顶点将在此决出!永谷青VS轰焦冻!”

“现在!开始!!”

冰棱势如破竹地向永谷青蔓延,轰焦冻的思路很清楚,就是把永谷青的优势减到最小,对于在上一场比赛耗费大量精力制造爆炸的永谷青,只要把她控制在狭小的区域,灵活程度就会大打折扣。

寒冰覆盖了半个场地,仅仅留出不足两个人通过的通道。永谷青与轰焦冻分立于通道两头,倘若她想脱离轰焦冻的掌控,只能把四周厚厚的冰层打碎,或者与轰焦冻在狭窄的通道中战斗。

确实,永谷青已经无法复制上一场的“Aeolus\'blade”,甚至连星爆的运用都要谨慎计算消耗,可“个性”从来不是她最大的底牌,难道轰焦冻不清楚吗?

他造出牢笼的同时,也把他自己的视线遮断了。

永谷青回想起他的另一个“个性”,大概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无非是用火焰阻挡她的去路。也罢,自己无法突破的困境,就交由敌人突破吧。算算时间,无论轰焦冻走得再怎么慎重,也快走到底了。

轰焦冻步履缓慢。他知道永谷青近身战斗的能力超群,因此根本没打算给她机会进行正面战,他左手一直保持着不灭的火焰,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阻断她的攻击。

然而永谷青迟迟没有出现,他不免有些焦躁。难道她还有没显露出的能力?

永谷青此人对他来说是个谜。初次展现令人轰动的能力是在入学考试,然而他是免试入学,只听旁人说过那有多震撼;之后个性测试不必说,单论个性的强度,她在班里排得上前三;之后敌人入侵,虽然主要立功的还是个性,但她那手刁钻的剑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前他还亲眼见证了她和爆豪胜己的战斗,那可怕的爆发力与速度令他如芒在背,扪心自问,换他与爆豪胜己战斗,或许无法支撑那么久,况且那种程度的战斗,她居然还能留手!

轰焦冻能那么快解开心结,除了绿谷出久的(暴力)开解,爆豪胜己和永谷青带给他如同山巅般的压力也是原因之一。

他的手微微颤抖,是焦灼,亦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竟期待着看她有怎样的应对,他说错了,傲慢的人,不仅是绿谷出久,还有之前的他。

眼前闪过什么,轰焦冻一惊,果断开火!

等等,是绷带?糟糕!扔出绷带的同时,永谷青已经避开温度最高的外焰,靠近了轰焦冻!

反正在这地方无论如何都没法躲过火焰,不如挨一下,换取直接打击使用者的机会。永谷青冷静地权衡着。

交手才知对方斤两,轰焦冻松了口气,或许与爆豪胜己的战斗对她的伤害比预计要大,至少目前的程度,他应付起来没有太大压力。

缠斗半晌,永谷青估摸差不多了,双眼微眯,露出说不上算嘲讽还是算真诚的笑容:“谢谢啦!”说着踏着轰焦冻的肩膀,一拳击碎头上的冰层,轻巧地翻了出去。

轰焦冻恍然醒悟,她压根没打算在这里和他分出胜负,刚才与他缠斗,纯粹是想引导他用火焰削减冰壁强度,他仔细回想,她大部分攻击都从空中发起,所以火焰也多是向空中释放,可恨他一直没有发现!

或者说发现也没用,谁能想到半米厚的冰层能被一拳打碎?轰焦冻苦笑,他人事已尽,奈何天(永)命(谷)难违。

等他也离开冰窟,麦克几乎喜极而泣:选手人影都见不到怎么解说?他再能胡扯也有个极限啊!

“永谷青……哇,这一身烧伤,看来轰焦冻完全没留情面呢,啊,轰焦冻出来了……诶???”

守株待兔的永谷青对上心境不稳的轰焦冻……结果可以说没有悬念。

被一招过肩摔摔到界线外的轰焦冻,发现心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他抬眼,就着这个姿势,正好能望见被场馆圈起来的圆圆的天空,一碧如洗,似画似梦。

“真蓝啊……”

永谷青一屁股坐他身边,她真的很累了:“你看起来不错。”

“哈、哈哈……”轰焦冻已经想不起上次笑是什么时候了,他最后看一眼天空,便缓缓闭上眼睛,“或许吧。”

“轰焦冻,场外!永谷青胜利!”

“至此,所有竞技赛事结束!本年度雄英体育祭一年级优胜者……D组,永谷青!!”

季军的名次早已决出,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爆豪胜己取得了胜利。

“烦死了,输给空气笨蛋就算了,为什么阴阳脸也能踩我头上!”他这么说。

永谷青才不管他有什么怨言呢,她全身心都放在颁奖员身上了。

“今年的颁奖员居然是欧尔麦特!”

“谢谢!”接过金牌,她开心地说。

爆豪胜己不情不愿地拿过铜牌,冷笑道:“明年站在那个位置上的就是我了,暂且让你嘚瑟几天。”

永谷青笑眯眯地勒住他的脖子:“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吧,小胜~”

挣脱失败,爆豪胜己咬牙切齿:“死女人,等着瞧!”

相泽老师说,体育祭之后有两天休息时间,放假期间老师们会整理好职业英雄的招人申请,回来的他们,就算半只脚踏入职英大门。

既然时间充裕,有些事,就该解决了。永谷青放下笔,给某人发出一条信息。

幼时玩耍的森林已经被推平建上新的建筑,永谷青纠结良久,选择了建在一条早就干涸的河上的桥……的下面。

“约我到这种地方干嘛?”爆豪胜己双手插兜,不耐烦地问。

永谷青视线游移:“因为这里环境比较合适吧,我觉得。”

环境合适……等等!迟暮已至,人烟稀少,这家伙难道想干掉我这个挑战者抛尸吗?爆豪胜己突然警惕!

一看就是想歪了,永谷青无语,再不出手可能真的会搞砸,于是“啪!”地一声将他壁咚。

“我,一直喜欢小胜!”她目光灼灼,坚定地说。没办法,谁让她身高不够,只能气势来凑。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亲上去咯?”

看着她自以为气势很足实际就像幼兽呲牙的模样,爆豪胜己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他紧绷的身子松弛下来,低头看她,懒懒的,却难掩温柔地说:“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怎样?”

永谷青眉眼迅速耷拉下来:“那我就……亲一口就跑,但是大概没法做朋友了……”她不服输地抬眼:“你不会真的……”

“……蠢货。”爆豪胜己叹息,他不再废话,直接吻住那还欲喋喋不休的嘴。

“???唔唔??”永谷青猝不及防,明明壁咚的时候都没脸红,现在却感觉血全往脸上涌。

等到爆豪胜己终于放开,她已经觉得自己在冒烟了。

“为、为什么小胜这么熟练啊?”为了挽回(并不存在的)面子,她嘟囔道。

爆豪胜己捏住她的脸,任她唔哎呜哎地反抗:“只有笨蛋才什么都不懂……啊,告白选在这种地方,果然是笨蛋。”

Ps:书友们,我是餐风饮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