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奸臣宠妻日常 Chapter 264

  • 字体
  • 背景

作者:缓归矣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1784字

 

第122章

推杯换盏,太子率先饮下一杯酒,“这一杯愚兄敬两位弟弟。”敬你们多年来的‘照顾’。

宁王唇角含笑,垂望着手中酒杯。

燕王心下狐疑,太子委实反常,莫名不安,总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就算这酒是一个壶里出来的,可谁知道太子会不会在酒杯上做手脚。虽然他觉得太子不至于这么蠢,但是燕王从来不吝于用最大恶意揣测他的兄弟。

太子眼角渐渐紧绷,“两位弟弟怎么不喝,难道这个面子也不肯给?”

燕王去看宁王。

宁王也看着燕王。

目光一jiāo汇,便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起了疑。

“这酒杯纹路jīng美,晃动间,壁上的小鱼彷佛活了过来,臣弟一时看出了神,太子见谅。”宁王举了举杯,送往唇边,忽然手一滑,酒杯滑落洒了自己一身。

“诶。”眼不错盯着他的燕王连忙伸手,彷佛想帮忙接住酒杯,起身时却不慎带翻了身前的四喜丸子,酱色的汤汁顿时洒了自己一身。

“太子见谅。”宁王燕王赶忙告罪。

太子的脸白了,那种褪尽了血色的白,“你们……”

话未说完,对上两人的视线,一桶凉水兜头浇下来,顷刻间浑身冰凉,太子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目,“你们都知道?”

“太子何意?”宁王燕王脸上的疑惑如出一辙。

如坠深渊的太子吃吃笑起来,“我输了,怪不得我会输给你们。”

燕王疑惑地唤了一声,“太子?”

“别装了,”太子掀翻席面,温和儒雅的面庞瞬间狰狞肃杀,“来人,宁王燕王意图刺杀本宫。”

一群侍卫应声而入,神情是茫然的。

这原本并不在太子计划之内,他的计划只有那壶酒,他觉得一壶酒就够了,并且他也不相信东宫这群侍卫,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更不知道他们敢不敢。

可现在,他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

太子两眼泛红,“拿下他们!”

一gān侍卫犹豫不决,虽然他们是东宫的人,但是对方可是亲王。

宁王淡声道,“太子殿下醉了。”

“我没醉!”太子气急败坏地冲过去夺过一把刀,怒指燕王宁王,“我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你们想害死我,你们联合起来害我,我死了,你们以为这太子之位就是你们的了吗?做梦。”

宁王看着歇斯底里的太子,“太子,您真的醉了!”

燕王皮笑肉不笑,“太子您说的什么醉话。”

太子怒不可遏提着刀冲过去,几个侍卫冲出来突然拦住太子,“殿下息怒,若是传到皇上那,可如何jiāo代。”

太子怒目圆睁,“你们都被收买了!我杀了你们。”

“噗!”提起刀的太子喷出一口污血,一张脸霎时面无人色,身子轰然后倒。

“太子!”

“殿下!”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宁王厉声,“快传太医!”

燕王骇然睁大眼,他自己的酒里也有毒,这个疯子!他不要命了吗!

宁王面上惊慌,心下恍然。

太子眼神渐渐涣散,却还在直勾勾地盯着燕王和宁王的方向,眼里的不甘和怨恨几乎浓成实质。

原以为是同归于尽,到头来死的只有他一个,传出去,那些人更有话指责他了。

他做了十二年太子,无一日不诚惶诚恐。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太子,他也不想的,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就是不能让父皇让母后为他骄傲,反倒让他们对他越来越失望。

德不配位成了他脑袋上的紧箍咒,勒得他日夜惶恐。

有时候他都不想当这个太子了,可有史以来,哪一个被废的太子落得好下场,他只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坐在这个人人羡慕的位置下。

上面是严苛冷漠的父皇,下面是虎视眈眈恨不得取他而代之的虎láng兄弟。

他好累,他好怕,怕被父皇抛弃,怕被兄弟拉下马。

惶惶不安之中,他能感觉得到这一天越来越近。

反正也等不到继位那一天了,那gān脆就拉着这些恶人一起下地狱吧。

太子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可惜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螳螂捕蝉huáng雀在后。

太子身体猛地一抽,七窍溢血,视线内一片红光。那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是那场带走秀儿母子俩的火。

这个温柔善良的女人陪伴了他十年,在他失落时在他彷徨时在他难过时,温言软语地安慰他鼓励他。

可他却辜负了她,在她为千夫所指的时候,他不仅没有站出来维护她,还和那些人同流合污。bī得她生无可恋,带着孩子自焚。

烈火焚身该有多痛?

会比毒酒穿肠烂肚更痛吗?

“太子!”

太子瞪着双眼停止了呼吸。

宁王伸手合上他的眼皮,如果不是太子,他应该会过的很好,可谁让他是太子!

燕王跪倒在地痛哭出声,哭得身体轻轻战栗,太子终于死了,预言成真,他依然最后的胜利者,隐晦的目光在宁王身上绕了绕。

皇帝正在和陆夷光下棋,在棋盘上放下一子,“难得啊,竟然不跑去找你深表哥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