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独家私宠:高冷BOSS迷糊妻 第500章 大结局

  • 字体
  • 背景

作者:上官真瑶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4345字

夜已深。

幕宅书房内。

“哥,你曾经说过终有一天你会让凌天远哭着喊着求着娶我,可是到现在依旧是一场空,你倒是说说我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受不了那个欧阳子澄像是一个不散的阴魂一样,整天围在我身边聒吵,我要凌天远,凌天远!”幕莎儿几乎歇斯底里地说着。

“嘘!”幕逸晨做了一个让幕莎儿声音低点儿的手势,“现在爸妈都休息了,你要把整个幕宅都吵起来吗?”

“哥,我受不了,只要我一见到他,我就会痛苦的要死去,哥,我只想要凌天远,没有他我真的会死!”

“莎儿,你知道吗,凌天远就要把你哥送入监狱了,他居然派人查哥了,据说他掌握了哥的一些资料,不过哥不会让他有这么一个机会的,他要敢这么做,哥让他永远见不到他心爱的女人!”幕逸晨狠戾地说着。

“哥,你说什么?你把莫北给……”

“把她送到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哥,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凌天远不是最在乎的就是她嘛,妹妹这个时候恐怕让凌天远乖乖娶你,他也绝对会就范的。”

幕莎儿眼睛里马上就露出欣喜的光芒,“哥,你说真的吗?”

幕逸晨嘴角溢上一抹冷笑,“你说呢?他是要莫北那个女人死呢,还是乖乖听我们的?”

“哥,你把莫北弄去了哪儿?”

“哈哈,凌天远不是拿下那个女人镇子里的那个项目了吗?他万万不会想到,她的女人就被我关在那儿!”

……

门外安安听得心惊肉跳。

什么?他们把莫北绑架了吗?

天,这可怎么办?

安安悄然退回卧室,不想却迎面撞上了林妈。

“少奶奶,你不是让我给你去厨房端燕窝了吗?你怎么在这儿?”林妈狐疑地看来了一眼脸色煞白的安安,她从少爷书房那个方向来。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哦,身子有些不舒服,我本来想要去找点药的,后来想起我的房间里似乎有。”

林妈狐疑地点点头,“少奶奶,这是您的燕窝。”

安安局促不安地说道,“拿我房间里吧!”

林妈把燕窝端了进去。

“哦,对了,林妈少爷这么晚了,还在书房忙碌,你给他也乘上一碗吧!”

“哦!”林妈虽然迟疑,但还是退出了她的卧房。

林妈一走,安安立马拿出压在床垫底下的一个手机,这是不久前她让丫头彤儿给她准备的,在幕宅,她连一个单独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她颤抖着,此时脑海中只有高文的手机号码,她快速地拨下那个号码,电话终于被接起,还好,他的手机号码依旧没有变化。

“喂!你好,哪位?”

“别问我是谁,来不及了,你赶紧去找凌天远,让他去救莫北,莫北被绑去了小镇子里,具体地点我不知道,现在唯有你能救她了!”

“你是?喂?喂?”高文觉着这个电话充满了诡异,她的声音怎么和韩笑笑的一模一样。

高文还要继续问她,电话已经挂断。

从电话里焦急的生意看来,这不像是假话。

北北,难道北北出了事儿吗?

高文马上就拨打莫北的电话,可惜没人回应。

……

此时的凌宅陷入了更大的混乱。

莫北白日里从医院跑走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下落。

她什么也没拿,电话也落在了病房里。

Google 文章内广告 2

凌天远有了不好的预感,一直找,直到现在没有任何音讯,凌天远简直快要疯掉了。

他刚才去找安绍谦了,在机场他见到了安绍谦。

凌天远摇着安绍谦说道:“你交出丫头,凌家的一切你都拿去,求求你了!”

“凌天远,告诉你,我没有,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安绍谦矢口否认。

凌天远又去找了凌昆成,更是被凌昆成大骂一顿。

凌天远不由地想到了幕逸晨。

他飞速地驾车去了幕宅。

阿杰紧跟其后。

凌少今晚真是要疯掉了,莫北到底去了哪儿。

……

此时,幕宅安安的卧房里。

幕逸晨正揪着安安的头发,质问:“你这该死的女人,刚才的电话是打给谁的,你哪儿来的电话?”

安安恐惧地摇着头,“没……我没有……”

“林妈刚才说在书房门口见到了你,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幕逸晨目露凶光。

“没有,我什么也没听到,没有……”

幕逸晨夺下她手中的手机,已拨电话里只有一个号码,幕逸晨拨通了,安安赶紧去抢。

电话里,传来高文焦急的声音:“喂,你到底是谁,北北究竟怎么了?”

安安起身去抢手机,“幕逸晨,给我……高文,高文,对不起了,要救北北,一定!”

幕逸晨一脚踹了过去,巨大的冲击力让安安几个趔趄重重摔到在地,后脑勺重重摔在了实木床头柜的一角,血如泉涌。

幕莎儿听到哥哥卧房里的声音,赶紧跑了进来,不想看到了眼前这个场景。

当时的幕逸晨也怔在了原地。

幕莎儿跑了过去,颤抖着把手伸到安安鼻子底下。

“哥,她……她死了!”

幕逸晨奔过去,抱起了安安。

“安安,你不能死,不能,你不要吓我,不要!”

电话这头的高文听到了那头的聒吵,出人命了。

幕逸晨!电话里喊的是幕逸晨。

他快速地起床,报了警。

……

凌天远使劲儿敲打着幕宅的门。

好久汪管家才开了门。

凌天远一把推开了汪管家。

直接冲了进去。

“少爷,凌天远闯进来了。”林妈进了房间,却是看到了如此惨状。

“小姐,少爷,少奶奶她?”

幕莎儿赶紧说,“大嫂和哥哥起了口角,不小心撞了……”

林妈不再敢说话。

此时的幕逸晨哭的悲恸。

这几个月来,他竭力想把这个女人当成是安安,可是却欺骗不了自己,当她是安安的时候,他会疼爱她,想起她只不过是一个替身的时候,他又会对她百般折磨,现在居然连这个替身也离开自己了,就像安安当年离开自己一样。

幕逸晨抱着她的尸体大哭着。

……

“幕逸晨,你给我出来,出来啊!”凌天远在幕家的客厅里喊着。

幕家老爷的太太都被吵醒了。

他们见客厅里是凌天远,很不高兴。

“凌少大半夜的来幕宅这么大声喊叫,成何体统?”

“幕逸晨,我找幕逸晨,他把我的丫头藏到哪儿去了?”凌天远红着眼。

阿杰赶紧拉着凌天远,“凌少,你冷静点,冷静啊!”

“你找你的女人,找到了幕宅,还真是可笑!”幕家人冷着脸。

……

一会儿,幕宅外面出现了警笛声。

几个警察闯进了幕宅。

跟在身后的高文一脸的焦急。

“警察先生,快啊,刚才的电话就是从幕宅打出来的。”

“抱歉,幕老爷,幕太太,刚才这里给这位先生打出一个求救电话,我想你们能配合我们吗?”

“求救电话?有人夜闯幕宅,求救的该是我们!”幕太太冷冷地说着。

高文见凌天远在那里,焦急地说:“凌少,我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她让我救北北,说北北被人绑架了,我正愁联系不到你呢!”

“什么?你说什么?”凌天远抓住高文的肩膀,几乎快要把他的肩膀捏碎了。

……

在警察的配合下,在镇子里搜寻了整整一夜,可是还是没有找到莫北。

幕逸晨因为安安的死,神智有些不清晰了,他不说莫北到底在哪儿。

两个绑匪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声,悄然溜走。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莫北绝望地等待着大叔。

她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有事,因为肚子里还有两个月的身孕。

这个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叔。

凌天远沮丧地坐在枯黄的杂草堆上,这里是一处废弃的庭院。

这个镇子几乎翻遍了。

没有一点丫头的消息。

不知不觉,下起了大雨。

南方的冬日里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雨。

地下室,莫北使劲蹭着绳子。

终于,绳子蹭开了。

莫北的胳膊生疼。

她顾不得疼痛,挣扎着出了地下室。

外面下着好大的雨。

莫北喊着,大叔,大叔。

颓废的凌天远似乎听到了莫北的声音。

他起身,冲进雨雾。

终于看到了丫头。

两个人久久拥在了一起。

突然间,毫无征兆地,山洪而至。

凌天远还没反应过来,洪水吞噬了两个人。

最后的关头,凌天远奋力地把丫头拖举到了一个将要坍塌的屋顶上。

“大叔!”莫北撕心裂肺的喊着。

可是洪水已经把大叔吞噬掉了。

……

新闻上,A市边陲的小镇子在将近年关,发生了百年难遇的山洪。

镇子里因为要重新规划,大多数人已经搬迁,但是遇难人数仍然有三十余人,截至目前为止,以确定死亡人数三十二人,失踪人数五人,失踪人数中要开发镇子的昊天集团总裁赫然在列。

莫北捧着报纸哭的厉害。

整整三年了,这张报纸已经被她快要揉碎。

可是大叔呢?

“大嫂,HT的这一季服装发布会已经准备妥当了,这是资料您过目一下。”阿杰拿着资料递给莫北。

三年前,凌天远确认失踪后,凌楚雄气急攻心,一病不起,最终没能挨过去。

临死,立遗嘱想要把整个昊天留给莫北和他的两个龙凤胎曾孙。

莫北拒绝,她只要了HT和天远生态园农庄。

龚琳珍重新回了疗养院,病情也因为儿子的失踪反反复复。

凌昆成和吗史西子最终把昊天的大部分家产都转入了国外。

昊天最终在凌昆成和史西子的不善经营下瓦解。

但是分支出来的HT却是成了一个走向国际化的大型服装公司。

莫北正是这家公司的首席。

阿杰和凌天蕊也在公司帮着莫北。

“大嫂,三年了,凌少也许早就……”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阿杰红着眼圈儿。

莫北太不容易了,凌少如果活着,他在哪儿,如果已经遇难,天堂里他是否可以看到莫北的伤心。

“妈妈,姑父!”一对儿金童玉女在保姆的带领下跑进了房间。

“小忆,小爱,乖,妈妈看!”莫北看到自己的两个小包子,赶紧伸出胳膊。

这对儿龙凤胎承载着莫北对凌天远的爱,追忆爱情,小忆,小爱!

“阿杰,再过三天就是我生日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在天远生态园农庄度过,今年还是老样子,你去给我准备一下吧!”

“好的,大嫂!”

……天远生态园。

莫北的朋友和家人都来给莫北庆生。

今天是莫北二十三岁生日,也是天远生态园正式开园三周年纪念日。

露天的农庄里,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

只有莫北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是自己最难受的时候。

四年前自己的生日上遇到了大叔。

三年前,失去了大叔。

如果大叔还活着,他在哪儿。

莫北悄悄拭去眼角的泪。

放眼看着小忆和小爱和阿杰,天蕊玩闹着。

天蕊挺着大肚子,问小忆:“你说说姑姑肚子里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和我一样,是弟弟!”小忆奶声奶气说着。

“不,哥哥,和我一样,是妹妹!”小爱也说着。

“天蕊,会不会也和大嫂一样,一对儿龙凤胎啊?”

“把你美的!”天蕊推推阿杰的头。

“少奶奶,收到一个神秘的礼物!好像是安绍谦给寄来的。”几个工作人员吃力地抬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

大家面面相觑。

莫北走近箱子,里面是什么啊?

莫北轻轻解开箱子。

蓦地,她整个人吓傻了。

里面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

看到莫北惊愕的表情,大家围了过去。

然后大家都愣在了原地。

箱子里的人站了起来,紧紧抱住了整个儿傻掉的莫北。

阿杰拿起盒子外的那封信。

大声念到:“莫北,生日快乐!我想我的这个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几个月前我回国,因为有个项目要谈,在B市的一个小镇里的一家饭馆里,看到了一个和大哥一样的人,我觉着奇怪,拉着问他从何而来,是谁,他说他就在这个小镇子里。”

“开饭馆的这户农家说三年前的一个冬日在河边救了奄奄一息的他,可是却什么也不记得了,身上没有任何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只好暂时收留他,我带着他去看了医生,因为他的脑部以前就受到重创,在山洪中再次受伤,所以导致失忆。”

“这三个月我带着他出国治疗,带着他去巴黎找寻记忆,带着他在A市他在过的每一个地方找寻记忆,终于几天前他想起了他的丫头,现在把他打包奉上,弟弟安绍谦祝愿你们白头到老!”

阿杰念完,所有的人泣不成声。

“小忆,小爱,你们的爸爸回来了!”天蕊哭着说道。

“快叫爸爸!”阿杰也哭着说道。

“丫头,三年了,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凌天远对着被她抱到快要窒息的莫北深情地说道。

“大叔,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莫北的眼睛里满是幸福的泪光。

(全文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