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大唐隐王 外篇之穿越瞬间

  • 字体
  • 背景

作者:妹妹猴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2693字

海口美兰国际机场贵宾候机室内,一位青年散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书,直到女孩走到身边,依然没有察觉。

女孩个子挺高,身体微胖,眉清目秀中透着干练,

“师傅,可以走了!”

青年嗯了一声,合上书,女孩顺手接过,放入公文包中,二人并肩走向登机口。

他们走后,一名服务员开口说道:

“那男的好有气质啊,一定有来头,绝对不是普通的富二代。”

另一人道:“你满脑子就是傍大款,不看新闻吗?人家可是社会名流,北大考古系教授!”

“你是说,那个有着超强记忆力,过目不忘的天才,李承训?”

“是啊,这可是潜力股,比你那些败家子富二代强多了!”

两名少女一脸的向往,盯着二人逐渐消失的背影,感叹自己红颜薄命。

李承训三十出头,却已经是名满天下,不仅学术能力强,胆子还大,曾经孤身一人前往深山夜探古墓。最可贵的是,早年成名的他,却没有一身孤傲,相反,胸襟豁达,待人随和,颇有古代大将之风。

他身边那个女孩叫赵婉怡,北大考古系毕业,是他的学生,宁愿舍弃大好前程,只为跟随他做一个助理,不计任何报酬,说是为了考古的理想,随他天南地北。

李承训虽然厚重,但他不傻,反而很精明,他当然不相信她所说的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他知道她喜欢他,而他正琢磨自己筹建公司,也正是用人之际,凭自己的能力,应该能给她一个好的前程。

海口到北京的航线本就热门,又是旅游旺季,因此头等舱座无虚席。

李承训坐在第一排靠窗的位子,旁边是位白发老者,他礼貌性的点点头。

飞机起稳之后,李承训看了几页书,便困意袭来。他在海口参加“世界唐代历史研究论坛”,作为主要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已经几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李承训睡的很香,没有做梦,却被飞机剧烈的晃动所惊醒,随即听到乘务员在安抚众人,“大家不要惊慌,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飞机很快穿过积雨云层,依旧平稳。

李承训也没了睡意,发觉身旁的白发老者一直在笑眯眯的看着他。

李承训以为自己脸上粘了什么东西,抹了把脸,正要开口询问,不想那老者却先开口道:“您?您是李承训教授吧?”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李承训点点头,微笑着道:“是我,请问,您是?”

老者笑道:“蔽人姓张,张有道,我可是您的粉丝啊!”

李承训记忆力超群,他认识的,一定不会忘记,甚至对方的电话、生日,都会记得清清楚楚,因此他很肯定,他不认识这位老人。

老者继续说道:“我是收藏爱好者,也是古董商,您的微博,我天天都去。”

李承训想起来了,虽然微博一直是赵婉仪在帮他打理,但他偶尔也会去看看,有一个叫做“大唐飞龙”的大古董商,经常会和他探讨一些古董知识。

“哦,您老人家是那个大唐飞龙?”李承训向来尊老,说话格外客气。

“对,是我,能看见活的你太好了!”老人哈哈大笑。

李承训无语,他知道老人家在开他玩笑。

老人显得很兴奋,“李教授,这些天,我正琢磨着去找你呢,这不,真巧就碰上了。”

李承训迷惑地道:“老人家,您是大古董商,也是时间比金子贵的人,找我,一定有事。”

老人翘起大拇指,表示赞赏,说道:“我刚刚得到一个东西,朋友那里淘来的,想麻烦您忙我鉴定一下真伪。”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

李承训接过木盒,并未急于打开,而是拿在手中,上下左右仔细端详起来。

木盒巴掌见方,盒体周身雕刻的是一只狂龙,正面顶部是龙头,盒身两侧是龙手龙脚,尾巴卷曲蜿蜒覆盖了盒身其余三个侧面,好似整个身体抱着这个盒子一般,张牙舞爪,张狂毕现。

“木头是万年的阴沉木,纹路上看当是金丝楠木种,从雕工上看属于唐初风格。”李承训说完,直接打开了盒盖。

老人一直盯着李承训的脸面看,此刻见说,接话道:“厉害,我朋友确是说它来自于唐。”他少说了一个墓字,都是文明人,盗墓二字还是不说为妙。

盒里是一枚深黄色的玉质扳指,李承拿起训细看之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居然是一枚和田黄玉扳指。

和田黄玉十分罕见,在几千年探玉史上,仅偶尔见到,不看这古物的雕工和历史,单是这玉质便是无价之宝。

扳指粗大厚重,造型是一条龙,一条龙首吞着龙尾的龙。如果说木盒上的龙雕刻得是惟妙惟肖,那这条龙则是神似意似,凸起为龙首,为龙鳞,为龙爪,凹陷为龙腹,为龙尾,看不清龙的眉目,却能感到龙的霸气,更加奇异之处是这龙头至龙尾有一抹红色血红贯穿其间,那血红丝丝连连欲断还连,霸气之中更见诡异。

李承训一直在回想历史上和扳指有关的传说,却并未找到,随后又拓展联想历史上的名玉,似乎也没有能关联上的,正想看得出神,感觉老人在拍他肩膀。

“李教授,看出什么名堂了吗?”老者问道。

李承训回过神来,感觉周围人群在骚动,并未急于回答老人的问话,目光落在赵婉怡身上。

赵婉怡说道:“师傅,飞机在北京上空盘旋有一阵儿了,下面雾霾天气严重,无法降落,好像还出了什么故障,飞机正准备迫降。”

“李教授,飞机降落后,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老人神色有些紧张,或许是情况危急,又或许是宝贝离手的缘故吧。

作为一个学者,李承训见到这么有价值的东西,肯定也是难以释手,说道:“行!”说着,他把扳指小心的放到盒里,递给老者。

老人正待放入怀中,却又被李承训突然拦住。

李承训想起方才自己有一个疏忽,一般来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扳指上一定会有作者留下的签名或者暗记,如果是皇家用品,更会留下明显的线索,而他居然忘记去查看扳指里壁。

“我再看一下。”李承训伸手说道。、

老者显然不太情愿,但又不愿失了风度,只能勉强递了过来。

李承训接过盒子,立刻打开,拿出扳指,又从公文包中取来放大镜,眼睛几乎贴在扳指上面,细细的观看。

就在此时,飞机突然俯冲下降,即便有安全带防护,也晃的众人前仰后合。

扳指价值连城,李承训不敢大意,他反应也快,在扳指即将脱手之际,左手拇指一勾,居然套在了指上。

随着老者的惊呼,木盒和放大镜便没那么好运,掉到地上,“李教授,小心啊!”

李承训已然听不清老者的声音,因为机舱外巨大的轰鸣声覆盖住了一切,飞机已经失去平衡,摩擦着地面带起一团黑雾,机舱内更是惊叫声不断。

飞机跌跌撞撞接连碰到几架停飞的客机,终于停了下来,熊熊大火从机头开始燃烧起来,舱内一片混乱,火光,烟雾,充斥整个空间,在乘务员的安排下,众人还算井然有序,可是机舱逃生门却出了故障,全都无法打开。

机舱内的温度骤然上升,大家无力的哀嚎着,几个大力者拼命的去推动舱门扳手,谁也不顾得谁,等待着他们的只是死亡。

李承训还算镇定,突然感觉自己左手拇指灼痛异常,他看了一眼,便呆住了,只见那枚龙形扳指在高温里变得金黄灿烂,而上面那条红线居然幻化成龙,腾空而起,张起血喷大口,一口吞噬了自己,随后,那扳指也凭空消失不见。

李承训最后一点儿意识,告诉自己,那是高温产生的幻觉,自己已然死了。

---------------------------------

本书改稿前被删掉的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