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之子于归[甄嬛同人] 第49章 自古红颜多薄命

  • 字体
  • 背景

作者:筱枫泠泠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3677字

胤禛到的时候已是傍晚,走进这延禧宫,他忽然觉得这半年未曾踏足的宫殿竟生出一种颓败之感。夕阳如水下,镀了一层金的宫殿无尽的静谧苍凉。曾经他无数次的来到延禧宫,感受到的都是温馨宁和,而今日,许是因为心境不容,竟有一股悲伤从心底蓬勃而出,半分不受控制。

他缓步走到内室,每一步都仿佛耗尽了他毕生的勇气。他虽不放心住在这个金碧辉煌宫室里的聪慧女人,但却从没想过要她死,只是以打压富察家,免除幼子登记,母主天下。他到的时候,六阿哥弘暄已经哭倒在床榻前了,见他进来,哭着扑进他的怀里。弘暄少年老成,很少做这种孩子似的行为,今日定是伤心极了,才失了分寸。

弘暄犹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皇阿玛,额娘是不是醒不过来了?!”

胤禛强忍了泪水,摸了摸弘暄的头:“不会,你额娘不会扔下你的!”举目望向床上的女人,自己已经有小半年没见过她了,依稀还是那样美丽,仿佛又有些不一样,少了几分人气,多了几分摄魂夺魄。

灼华幽幽的睁开眼睛,她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是自己年少时候的岁月,有阿玛、有额娘、还有少年老成的哥哥、调皮捣蛋的弟弟、视自己有如亲女的姐姐。那个时候,没有机关算计,只有开心爽朗的笑声。那个时候,闺阁里所有的盼望,不过是能得一个有情郎,一世平安富贵就是了。那时的自己是那样骄傲,那样自信,那样意气风发,眼中有灼然的光芒,仿佛一枝秀玉灵芝,出于尘上。全不是如今延禧宫中那个机关算尽、满手鲜血的毓贵妃。

梦中醒来,只觉今日的自己是这样惹人厌烦。

灼华抬起眼眸,看向弘暄,眸光中深深眷恋,浓浓不舍。复又看向胤禛,千般缱绻、万般柔情,似有万语千言说不完。

胤禛让弘暄先退下,想自己与灼华说些话。

灼华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只觉心中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磅礴而出。她的儿子还只是个孩子,世事于他知之不多。后宫的波纭诡谲、翻云覆雨,他还没有一一领略到,但她也不能让他领略到。而她这个母亲,身将离开这耗尽了她一辈子心力的后宫,他的未来,她将用性命给予保障,为他安排一条康庄大道。

弘暄走后,灼华和胤禛都没有说话,这些年,她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他,他也不真正了解她。她对他,终究是算计着的。一如他,也算计着她。

她与他,何至于走到了今日的地步?

过了好半晌,胤禛叹道:“朕从没想过要你死!难道富察家对你来讲就那么重要吗?!”

灼华一听这话暗道不好,若是胤禛将自己的死归咎于富察家,那么自己的牺牲就白费了!

灼华轻笑道:“臣妾素来能体察圣意。皇上所想,就是臣妾所想。况且又有人能够体察圣意,想置臣妾于死地,臣妾就是不想死怕也是不能够了!”

胤禛素来喜欢灼华的笑颜,但此时却觉得这笑容无比刺眼。一个被自己逼死的女人,竟还能如此深情绻绻。

胤禛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灼华的旁边,伸手抚上了她的脸颊。灼华眨了眨眼睛,依旧深情款款的注视着他:“臣妾年少入宫,蒙皇上多年恩宠,如今,怕是在没有福气陪着您了,您自己要多保重,切莫因为我的离去而过份悲伤。”

胤禛此时实在是难以自持,他想到了敦肃皇贵妃,想到了孝敬皇后,她们死的时候自己从来都没有去看过一眼,不是心冷如铁,而是实在难以承受那种生离死别。而眼前这个陪伴了自己十年的女子,自己也说不出对她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目中含泪,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你又胡说!”

灼华摇了摇头,“求皇上看在我的面儿上,多加看顾弘暄。他年幼丧母失恃,一人难面后宫虎狼之师。”

盈盈妙目带着无限的爱怜与深情凝视着胤禛,胤禛长叹一声,终究还是吐了口:“你放心吧!”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沉重。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灼华又挣扎着起身下床,给他行了三拜九叩的国礼。胤禛知她是临终托孤,便也就没拦着。

外间的弘暄一直关注着里间的情况,若非宫女死命拦着,怕早就冲了上去。可看到此情此景,那些宫女又怎么能拦得住。

弘暄冲了上去,哭倒在灼华的怀里。

胤禛看到这样的情景,突然有些恍惚。曾经年少之时,自己也曾这般哭倒在养母的怀中,祈求上苍垂怜,不要带走母亲。而此时的灼华,一如当初的孝懿皇后,满心满脑都是身死之后儿子的平安前程。胤禛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万不会让自己的幼子受自己当年的苦楚。

灼华看着怀里的儿子,心神也是一阵恍惚,自己这一生都在算计,哪怕在临死的时候,也算计了丈夫,算计了儿子。

今日之后,胤禛必会善待富察家,以抹平心底的愧疚。也会因为弘暄同自己年幼经历一样而格外优待弘暄。

而弘暄,因着对生母的眷恋,对生母的愧疚,他日荣登大宝之后,必会善待外家。如此,可保富察家百年富贵。

躺在床上的灼华放下了两桩心事,再无眷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终于,一切爱恨情仇,皆可放下了。

眼角划过一滴晶莹的泪珠,她嘴唇微动。胤禛见状将俯下身子,听得灼华口中呢喃:“我愿化身石桥……”

《石桥禅》里记载,有一日,阿难对佛祖说

:我喜欢上了一女子。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女子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胤禛精研佛理,又怎会不知道这样一个典故。终于,他眼角的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延禧宫贵妃薨逝,顷刻间消息便传遍了六宫。皇后带着人前来延禧宫奔丧。煞那间,哭声震天。灼华与后宫妃嫔的关系不过尔尔,又有几人是真心为她的死哭上一哭呢!怕也只有这些年走得越发近了的端妃和一直依仗灼华的欣嫔罢了。

胤禛推开了寝殿的大门,径直走过皇后,走过跪着哭丧的妃嫔。这样的声音,他只觉得烦闷,既非真心,又做戏给谁看呢!佳人芳魂已逝,竟连死了都得不到半刻安宁吗?!他突然有些理解了灼华不舍中的如释重负,怕是这宫里的日子已然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了!

月光清冷似霜,遍被深宫华林,延禧宫富丽华堂,空庭寂寞。

停灵五日后,延禧宫贵妃富察氏,依皇贵妃之礼葬之。圣旨下时,后宫妃嫔哗然,贵妃生前手掌六宫,恩宠优渥,怎么死后皇上却没有给上尊号。

然而,众人的疑惑都在贵妃头七的时候,解答了。灼华死后七日,皇上追赠其为皇后,谥号为睿,称孝睿皇后。因是追赠,所以也没有太过伤皇后的脸面。后世累谥孝睿定和懿顺昭惠庄肃安康佐天翊圣宪皇后。

同日,敕封年仅十岁的六阿哥弘暄为太子。恩推孝睿皇后生父二等伯马齐为一等承恩公,世袭罔替,加太子太保衔,并将他原本的二等伯给了他次子世袭。一时之间,富察家出仕之人皆有封赏,恩宠非常。

自灼华身死之后,胤禛并没有将六阿哥弘暄交给任何一个妃嫔抚养,而是亲自教导于养心殿中,衣食住行,借亲自过问,就怕太子幼年丧母,受了后宫中人的委屈。

孝睿皇后三七之后,端妃敬妃上表陈情,言称孝睿皇后之死另有内情,并奉上一干人证物证,矛头直指皇后乌拉那拉宜修。

铁证如山,又有太子跪在养心殿门口陈情。胤禛终于下定决心废后!并提了端妃做皇贵妃,执掌六宫,敬妃为敬贵妃协理六宫,欣嫔为欣妃,其余一干妃嫔也皆有升迁。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次大封六宫,得益的乃是大行皇后一脉。众人不禁感慨,即使灼华已死,仍旧留有后招掌控六宫,保全太子。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胤禛却病倒了。进入雍正十三年后,胤禛总有些惶惶不安,而此时灼华的死也给了他一个打击。病中,胤禛精神恍惚,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有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敦肃皇贵妃、孝敬皇后、孝睿皇后。而同样的,这三个女人在世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她们有何不同,却偏偏在她们身死之后,才意识到爱情,其实在不经意间早已来到。

他的病在迈入雍正十四年的时候,渐渐痊愈。只是病好的胤禛越发的冷心冷情。端皇贵妃又一次在闲聊的时候说,孝睿皇后走了,也将皇上的心带走了。

又过了三年,胤禛的身子是真的大不如从前了。这一日桃花烂漫,正是灼华的生辰,胤禛与太子弘暄漫步于延禧宫中。胤禛看着那恣意盛放,灼灼芬华的桃花,竟喃喃说了一句:“有!”听得弘暄一头雾水。

原来胤禛看着那相似的绚烂,竟好似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时候灼华刚刚入宫,还不失少女的娇媚。那一日,他们也是在这延禧宫中,桃花飞扬如轻红的雨雾,她穿花度柳而来,捉花轻嗅,笑意盈盈问了一句:“有没有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感觉?!”自己当时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扭身噙笑走了。而今时今日,桃花依旧,佳人却不知去往何方了!

只是记忆苍凉的碎片间,那一场春日里的笑语,终究被后来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清洗去了最初天真而明净的粉红光华,只余黯黄的残影,提醒曾经的美好已荡然无存。

他不怪她,后宫的女人,尽皆如此。

日影渐渐向晚,满壁斜阳空。

胤禛终究没熬过雍正十八年的冬天,彼时太子弘暄已经十五岁了,少年尚未成熟的双肩已然能够扛得起这江山万里了。温宜公主已然在两年前出嫁蒙古,现今被新帝留在了京城。而甄嬛的女儿温慧公主,被新皇加恩嫁到了富察家。谦嫔的儿子弘曕如历史中一样,被过继给了已逝的果亲王一脉。端妃被封为端恭皇贵太妃,被养子和亲王弘昼接到亲王府奉养,总算离开了这个朱红牢笼。余下的太妃们各有封赏,跟着敬德贵太妃住到了寿康宫。

太子弘暄登基,翌年改国号为睿成。守孝之后大婚,皇后乃是正白旗西林觉罗家的格格。新皇登基后善待母家,又屡屡加恩。至此,灼华毕生的心愿便是当真都了了。

也许当时,她有一句想问但却不敢问出口的话,她想问胤禛对她可曾有过半分真心!不过,不重要了。

—————————————全文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