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乡野迷情小村医 第三百八十章 图穷匕见

  • 字体
  • 背景

作者:平山子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292字

“此人能一夜暴富,完全靠走私军火、贩毒,跟境外间谍组织眉来眼去,出卖国家利益,从中赚取巨额佣金。我们的林老板还是个情场高手,不但骗得海书记的千金海冬冬、赵书的干女儿赵蝶对他死心踏地,连海州一美女西大小姐都上了他的当!”

赵大仙说话朗朗有声,加上名望高隆,他这话一出口,引起现场一片哗然。无数双鄙视的目光转而投向了林俊鸟。就连不偏听一面之词的管司令也为之微微变色,看着赵大仙道:“大师,你有什么证据?”

赵大仙早有准备,自信的道:“报告管司令,我有好几个证人!这几个证人,跟我没什么关系,相反,这些人都是林俊鸟身边的人。她们实在不忍林俊鸟继续作恶,为害乡里。主动自愿站出来揭发此人的恶行!”

李干伟一个站出来道:“我揭发,这个林老板还跟李副省长的千金李静眸小姐有勾搭!”

话音未落,只见国安局女特工李梦荷像是梦游的走了过来,表情木然,眼神空洞的看着林俊鸟说:“我能作证,此人跟臭名昭著的国际大盗火兽团伙脱不了干系。火兽骨干成员蓝狐儿就是他的人!还有,林俊鸟作为观音堂的老大,只手遮天,在海州坏事做尽。大家伙见他是赵书记的公子,都不敢说话。希望直不阿的管司令出面主持公道!”

“什么?”林俊鸟刚刚回过味来,梦荷姐的一番“证言”再次把他打蒙了圈。紧接着,小嫩、柳七娘、村长杨静以及大院区刑警支队队长李嘉丽等女纷纷站出来揭发林俊鸟的“恶行”。

我草,魂术!林俊鸟刚刚恍然大悟,奇怪赵大仙什么时候学会了魂术。忽听管司令打雷一般的命令道:“小卓,把这个人抓起来!”

卓平是听命于西眉的,依他对林俊鸟的了解,林俊鸟没有赵大仙形容的这么坏。所以,当赵大仙在管司令面前慷慨陈词,企图一脚踩死林俊鸟的当儿,卓平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懵球了。他在发愣怔,管司令一声令下,他就迟疑了一步。是他的迟疑,给了林俊鸟绝杀的机会。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出了一把金刚符,金刚符灌注了强劲的练符阳力,巨大的力道把卓平以及几名在场的士官有警卫员打得一坐倒在地。

随即,众人眼前一花,再看时,林俊鸟像鬼魅一般忽是站到了赵大仙的面前。听他大吼一声道:“姓赵的,你卑鄙无耻下流,竟利用魂术,纵别人说话。我不能留你了!吸!”赵大仙做梦也想不到林俊鸟动作快到了变态的地步。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林俊鸟早叉开五指,一把罩住了他的天灵盖!

很快,赵大仙的身体开始狂打哆嗦,面色惨白似纸。紧接着,他面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就抽搐起来,他体内的精气神还有强大的法力被林俊鸟饥不择食一古脑地吸干。扑通!赵大仙浑身发僵,一头栽倒在地。再看赵大仙,他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丰润的身体变得枯瘦如柴,连眼神都空洞了。粗重的喘了一口气后,他大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赵大仙一倒,被他纵的李梦荷、小嫩、柳七娘、杨静以及李嘉丽等女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紧接着,五女就眼神古怪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管司令傻眼,老爷子跟李梦荷很熟,就拽着她问:“不是,梦荷,你刚刚站出来揭发林俊鸟的罪行,你说的话忘了?”

“老爷子,你真是老了,林俊鸟是国家的有功之臣,他哪来的罪行啊?真是的!”李梦荷笑着道。

管中豹这下也蒙圈了,他也认得李嘉丽,就拽着李嘉丽问话:“嘉丽,刚才你也揭发了林俊鸟哦。说他在海州道上横行霸道,无恶不作!”

李嘉丽眨巴着眼,一脸无辜的道:“老爷子,你真是老糊涂了,你从前的直不阿哪里去啦?林俊鸟多次协助公安机关打恶除恶,是海州真诚的卫士。他怎么可能无恶不作呀?没有这回事!”

接下来,小嫩、柳七娘、杨静也纷纷表态,全都站在了林俊鸟一边。只有李干伟不甘心,跳脚道:“放屁!你们都是托,这里没你们说话的份,都给我闭嘴!”

管司令吼道:“你也闭嘴!”说着大手一挥,连上楼边下令道:“把林俊鸟带上来!”

管老爷子一声令下,立刻有两士官行动飞快,一把反扭了林俊鸟的胳膊。林俊鸟将那两人一推,推得跌倒在地,自顾整好了衣衫道:“我自己会上去,那臭老头还能一口吃了老子?”说着赌气,双手一甩噔噔噔上楼,丢下李梦荷、李嘉丽等几个女人干着急。管司令的脾气李梦荷可是一清二楚,在这种情况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闭嘴。

这时孙美姬、朱缅、柳青橙等海州名媛闻讯从客厅赶了过来。她们知道是管老爷子下了死命令,都替林俊鸟捏了一把汗。海州四大家族之一的唐家千金唐燕也来到了辰翰居,此女是受惠于林俊鸟神奇的回春之术,成功摆脱了轮椅,成为自如行走的常人。她见管老爷子面色不善,摆明要对林俊鸟不利。她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二话不说,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林俊鸟一边疾步上楼,一边摆出跟管老头拼命的架势,大骂道:“管老头,我又没得罪你,你处处跟我为难!说神马你刚不阿,大公无私,无私个屁啊!”大步流星冲到二楼一间书房内,管中豹把夏季将服的风纪扣解开一粒,听见林俊鸟像醉了酒的汉子发酒疯一样猛泼狗血,管老爷子忍无可忍,嗖拔出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顶着俊鸟的太阳,吼道:“妈拉个巴子的,兔崽子,你再信口雌黄,老子一枪崩了你!”

“死老头,别虚张声势,吓唬谁啊。有种你开枪!”林俊鸟冰甘示弱的回敬道。

一句话噎得管老爷子满脸胀红,一时不知道怎么下台,气急眼了只好来一句:“你!”

“我,我神马?开枪啊,怕死的就不是林俊鸟!”俊鸟这家伙拼着一口硬气说这话,其实他小子心里面一点谱都没有。妈蛋,谁不怕死啊,说不怕死是假的。这管老头脾气火爆,一看就是个久经考验的老将。他小子敢这么狂言,也是看中管老爷子刚不阿的脾气。但是谁也难保管老爷子一时火起,扣动扳机赏他一颗花生米吃,到时,他这条小命就交待在这里了。他要是死了,他的那些女人就成别人的了。林俊鸟生来风流,宁在花下死,也绝不想死在一个老头的手上!

(启蒙书网www.qmsh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