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乡野迷情小村医 第三百六十八章 交给你我放心

  • 字体
  • 背景

作者:平山子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3031字

她先是芳心狂喜,眸中飞速掠过一抹羞涩后,紧接着恼羞成怒咆哮道:“王八蛋,骗子,下流不要脸的大骗子!滚蛋,滚,下次别让姑奶奶看见你!”

海冬冬骂得痛快,一低头猛发现自己不着寸丝,身上羞人之处叫这王八蛋随便看还管饱,登时咯噔一下,蒙住羞处,尖叫着逃入了卫生间。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搞得林俊鸟目瞪口呆,拍着脑袋瓜低头寻思了半天,愣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奇怪自己怎么到了这个地方?这家伙左右环视一圈,确定这应该是海冬冬的家里。他只知道海冬冬是可遇不可求的双阴神女,在她的发力下,自己才得以进入大成境界,把炼符阳力强悍到了极致。

发生什么事了?海冬冬好好的怎么脱得一丝不挂呢?耶,我也半斤八两!林俊鸟望着下面那一截一副吃饱喝足的慵懒样,蓦地明白了一点。猛然听见卫生间内传来哗哗的洗澡声,这家伙三两下穿好衣服,拔脚走到卫生间门前,隔着磨砂玻璃门,望着里面那道模糊的身影问道:“冬冬姐,我记得我们在喝茶聊天啊?你没事洗澡干嘛?屋内有空调,不算热嘛?”

林某人一席话差点没气得海冬冬吐血,莲蓬头花洒骤然关停,一道跋扈女声震得玻璃直响:“王八蛋,屁的喝茶聊天,你玷污了我,还想抵赖?跟我装傻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道行!”

啥,玷污?嘻嘻一笑,林俊鸟不要脸的越说越大声道:“海美女,我怎么可能污你啊?你是个男人婆哎,胸又不大,我找谁也不会找你啊?再说姓林的又不是没女人!你要讲道理,不要随便诬蔑无辜的人!看在你是双阴神女的份上,我就大度一点,这次不跟你计较了。”

这几句话无异于在火里泼了一桶油,浇得海冬冬火冒三丈,猛地拉开浴门,什么礼仪廉耻忘得一干二净,就这么赤诚地跟林俊鸟相见,纤指还跋扈地点着某人的鼻子骂道:“林俊鸟,王八蛋,你要不要脸啊?我被你霸占了你还说不跟我计较?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还说我不讲道理,你看,那是什么?”

顺着海冬冬手指的地方一看,林俊鸟这才看到那里出现一朵梅花状的血渍。嘻嘻一笑,抓头道:“咳,你都是我女朋友了,迟早的事,这没啥啊?你反应也太大了点。你是双阴神女哎,这世上只有我这个独一无二的九阳绝脉之体配得上你!你找到了如意郎君,应该高兴才对啊,干嘛愁眉苦脸的,何必呢?”

“哼,老娘怎么可能当你这花花大少的女朋友。下辈子吧!”海冬冬说话间,趁林某人不备,猛然飞起一脚,一脚揣在林某人的胸口上。满心以为这家伙会摔得仰面朝天出大糗的,海冬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脚出了全力,那个家伙竟能岿然不动,像一堵厚墙似的稳稳地站在原地,自己呢,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反弹进了卫生间内,结结实实在地板上一撞,落地的刹那她的胳膊肘下意识一撑,就听见咯吧传来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王八蛋,想不到你这么阴险?哎哟人家,人家的胳膊都不听使唤了,快来帮我穿衣服,我要上医院!”海冬冬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这样,去踢他做什么。现在,两条胳膊一条脱臼,另外一条呢骨折,两只手失去了知觉,都感觉不到疼痛,好像不是自己的手了。她试着爬起来,结果发现怎么折腾都没用。只好满是乞求的目光望着林俊鸟。

“你有手有脚,自己不会穿啊?”嘻嘻一笑,林俊鸟得意地把头扭向天花板,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那你把我扶起来!”海冬冬咬牙发恨道。暗想等老娘养好伤,一定不会放过你这大sl的!

“谁让你没事飞我一脚?这下自作自受了吧?还跟我说什么下辈子,真有下辈子你就更逃不出我手掌心了。像你这种刁蛮的男人婆,谁敢要你。也就我,做好事不留名!”林俊鸟大言不惭的说道。现在海冬冬可是个剥了皮的鸡蛋,在卫生间地板上半坐半起,那样子说不出的暧昧。

“谁说没人要我?追求我的人多得都可以从这里排到市政府大门口!林俊鸟,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人家才帮你升级。你就翻脸不认人!扶我一把你会死啊?”海冬冬做黑老大一向跋扈惯了,就连求人也是命令式。

林俊鸟十分无语地答应道:“只要你答应我几件事情。我不但扶你起来,还会帮你接骨疗伤!”体内的阴阳无极胎破茧化碟后,他的天眼打开后持续的时间大大延长。他已经知道海冬冬是左胳膊腕骨断裂,二头肌扭伤,右胳膊轻一点,仅仅只是脱臼而已。

海冬冬本来看他不像在装傻,再说他刚才的确是死而复生过来的,有可能是失去了部分记忆造成的。所以对他的大话将信将疑:“就凭你?接个屁。拜托老娘是骨折好不好?还有,也伤到了。你一个无赖都能治病,那还要医生干什么?”海冬冬一脸鄙夷道。不过随着手臂慢慢地恢复知觉,难言的肉疼折磨得她满脸煞白,口内想哼哼硬是给她忍住了。大小姐高傲的脾气就连林俊鸟也不得不佩服。

“反伤的又不是我!美女,你干不干?不干我走人了。”

“喂,王八蛋,你真走啊?先说说看,要我答应哪几件事?”海冬冬彻底没辙了,只得忍辱负重。

海冬冬是省内王侯级别的头号人物海书记的千金,就算她怎么刻意低调,天生就有的饱含在骨子里的骄傲促使她费了好一把劲,用嘴叼着一条浴巾成功遮住羞处,然后一张似怒还羞的风华绝代脸上扑扇着秋水剪瞳盯着林俊鸟。

林俊鸟冤枉啊,都怪他太大意,目空一切的自信心让他自以为对这位道上打女了如指掌,所以没有动用地下网络对此女的背景来一番精细调查。他要是知道此女的真实身分,何苦为了一把镇党委书记的交椅如此的大费周?只须海冬冬一个电话就完了。

有一瞬,胆大心细的林某人其实捕捉到了此女非同寻常的高贵,那种淡定自若以及那种只有大富大贵出身的人所特有的气场。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直觉。心思缜密如林俊鸟,不会幼稚到像一般女人一样靠直觉说话。一对利目直射海大千金内心,色道:“就俩条件,一你说话得算数,从今起飞鸟集团公司总裁一职你来当。目标是打造一个跨国的五百强国际商业公司,不限年份。我会最大程度的放权给你!”

林俊鸟做出一鸣惊人的决定想来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亲力亲为经营一个集团公司,不说劳心劳力,首先就没有自由。虽说集团公司什么都他说了算,可毕竟他坐在这个高位,无形中有一根线牢牢地牵住了他的鼻子。这几年他亲任总裁不放,主要是顾虑到你死我活的商场风云变幻,集团公司还没站稳脚跟,没有足够的实力跟各种强大的对手分庭抗礼。

如今,几年下来集团公司从无数的荆棘丛和杀人不见血的刀光剑影中杀出一条血路。一切事务都已走上轨,他已没有事无巨细都亲力亲为的必要,一旦找到合适人选,就要当断则断退居幕后,集中所有精力忙自己的。

海冬冬原是湘省一个旅游县的帮派老大,从良后短短三年时间,就在人生地不熟的东阿省城东阿打下了一片江山。这份魄力,这胆识这惊为天人的震天本领,绝不是等闲之辈能做得到。所以,把集团公司交给她来打理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曾考虑过心上人西眉,可惜那妞太过桀傲不驯,是一匹降不住的野马。想让她来接管公司,那是想都别想。

他话一出口,海冬冬出乎意外的没有惊讶更没有尖叫,而是闲云野鹤、风淡云清一笑,嘴角甚至溢出一抹嘲弄道林俊鸟你凭什么这么信任我。我们三年没见,你了解我是什么人吗?你把公司交给我,不怕我一口一口地把你吃掉?哼,你就得瑟,有你后悔的。

林俊鸟嘻嘻一笑,一蹲身挑起海千金脱臼的玉臂坐实了猛然一个下压直拉,只听咯吧一响,海千金硬是连呻吟都没一声,右手便完好复位。然后她自己爬起身,用一只手把浴巾裹住玲珑玉体,扭身往客厅沙发一坐,喝了一口水,翻白眼狠狠一白某人道:“你倒是说话啊?怎么连个屁都不放了!”

“明知故问,不凭什么,就凭你是我女朋友!”林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甚是绝决。他没有丝毫犹豫,口气异常坚定。

“放屁!你是奸污我的那个人,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海冬冬盛怒,猛地一举杯洒了某人一脸的水。

(启蒙书网www.qmsh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