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神级黄金指 第四十四章 这是你家应得的

  • 字体
  • 背景

作者:悟解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330字

 

盛京是清初时的旧称,也就是现在的奉阳市,而曹德荣的祖先曹玺就是在这里出生的,所以何冲才会说那里是他的祖籍。

“爸,咱家是曹雪芹的后人?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曹阳对历史还是比较熟悉的,闻言愣住。

“不是曹雪芹,咱们家是曹荃那一支的后人,他和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是兄弟。”曹德荣说道,“说这个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改变什么吗?曹家当年并不光彩。”

确如曹德荣说的那样,当年曹玺在江宁织造这个肥缺上,怎么可能一点没贪,包括后来的曹寅也是一样,否则怎么会被雍正降罪抄家。

“我们要记住的是世代传下来的祖训,并且绝不能重蹈覆辙,而不是记住我们的祖宗出过什么人,也没必要去记。”曹德荣非常严肃的说道。

看来当年曹家的衰落给曹荃这一支的后人造成的刺激非常大,乃至于子孙都不愿意提起。

就算之后出了曹雪芹这么一个大文豪,那也不能弥补当年先人犯下的过错。

“不说这个了。”曹德荣显然是被带回了曾经,稍微整理下思绪,遂问道,“小何,你为什么要提这件事?你又是如何知道我们家族渊源的?”

“我从你们家带走的柜子和圈椅,在隐蔽的地方都刻有‘江宁曹府’的字样。”何冲微笑道,“而且都是海南黄花梨的材质。”

“哦,原来是这样。”曹德荣显然不清楚刻字的事情,更不明白海黄是个什么概念,他虽然是曹氏子孙,但久居农村,对这些早已没有祖先那般的精通。

“所以我又往曹阳那张卡里打进去了一千万!”何冲继续说道,“并且从中拿出一部分款项,帮你们家在滨海买了一套二百平米的房子,装修都是现成的,你们放心,这些都是非常透明的,我不会贪半点心,如果你们不满意,我可以马上让他们退还房款。”

“什么?”曹家三口大为震惊,“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曹大叔,你可能不知道海黄有多值钱,尤其还是你这种传承有序的海黄家具。”何冲笑道,“所以我说那十万是你们应得的。”

一千万对曹家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钱意味着他们就算天天什么不干都足以舒舒服服的活到老死的那一天。

“不行,当时说好了是送给你,我绝对不能反悔。”曹德荣被从小灌输的思想禁锢,瞬间就有了他自己的判断。

“曹大叔,你有你的祖训,我也有我的原则不是?”何冲劝道,“这东西我拿走的时候并不知道是海黄的,也不知道你的祖上如此有名,所以才会以那个价格收走,现在知道了就不能让你吃亏,所以这个钱你还是收下吧。”

曹德荣听到这番话明显的犹豫了,他现在的实际情况已经和他的祖训发生了激烈冲突,内心必然挣扎。

“而且这不算违背祖训,我们是公平交易,我不能做奸商,你也没有高卖,说实在的,海黄市场现在紧俏的很,这些钱只能算贱卖,所以你还是略微的吃了点亏。”何冲说道,“你如果对我擅作主张买房子的事不满意的话,我立刻就让人把钱退回来。”

曹阳和他母亲都紧张的看着曹德荣,后者内心激烈的斗争着,半响后整个人却突然好像无力似的松垮下来。

“小何,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家好,更是为曹阳好,你这份恩情,我们家世代记在心里。”坚强的曹德荣眼中涌出了泪花,“房子的事你做主就好了,我们没有异议。”

“好,那这欠条就不需要了。”何冲直接就把欠条点燃烧成了灰烬,“曹阳,你查一下你的银行卡余额!还有,曹大叔,我需要你的家谱,用来证明那三件东西的传承是真实的。”

这种大家族肯定是有家谱传承,即便没落了也一定会有家谱。

“在我们家祖宅的炕角,有块砖能撬开,里面就是。”曹德荣果然是知道家谱的事情,“不过这本家谱不能送给你,我们家需要永远传下去。”

“放心,我明白。”何冲点头,看来又要去一趟马家村了。

五分钟后,查过余额的曹阳先是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然后又来回数了十几遍,最后才喃喃自语的不断说着‘八百万,居然还有八百万,这么多钱,终于能给我爸治好病了!’

何冲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医院,对于这个结果他非常满意,这也是个完美的结局,曹家人吃的苦已经太多,甚至可以上溯到几百年前的雍正时期,也该过些好日子了。

走出医院的何冲站在路口,心里正在选择着向左还是向右。

向左走是去找那个王冷阳讨那十万块,不过似乎这没啥意思,向右走则是回家,不过这时候回去也似乎有点虚度光阴的滋味。

正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手机响了,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小何,你在哪呢?”富金有的声音从话筒里钻了出来,“有时间没?”

“还行吧,什么事?”何冲模棱两可的说道。

“你要是有空就来我店一趟呗,这好几天没见也怪想你的。”富金有嘿嘿笑道。

何冲一听就知道这是假话,但也不拆穿,答应道:“成,那我现在就过去吧。”

来到宝来斋,何冲如往常般先跟伙计小五打了个招呼,后者倒是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声,跟着听到了富金有的声音。

“何老弟,你说你这几天怎么就和失了踪影似的,一次也不来我这,是不是把老哥我忘了啊。”富金有半开玩笑的说道。

“哪能忘了老哥你。”何冲笑道,“我这几天收了几件东西,忙的昏天暗地,根本没时间。”

来到二楼,纪应洵还坐在他那张固定的椅子上,慢悠悠的品着茶水,富金有则坐在他对面。

“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富金有眼睛都亮了。

“也没什么,就是两块高古玉壁和一件明末清早的海黄椅子。”何冲没说实情,但他相信这足以震撼到对方了。

听到何冲的话,纪应洵很明显的冷笑了一下,只不过没发出声音,而且也很隐蔽,但还是被何冲看到。

“真的吗?拿来给我看看啊,合适的话我都能收的。”富金有的俩眼珠子都快冒绿光了。

“真对不住,我都给卖了。”何冲抱歉道,“刚弄到手就被个老板看中了,一股脑全给我收走了。”

听到这里,纪应洵的冷笑再度出现,只是这次他却没有继续隐晦,而是赤果果的显露在脸上。

“小何你这习惯可不好,怎么喜欢上吹牛了呢?”纪应洵带着嘲讽的语气开了口,“随随便便就能弄到高古玉和明末的海黄椅子,那这些东西也就不值钱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