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神级黄金指 第三十五章 老底新烧

  • 字体
  • 背景

作者:悟解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214字

 

见到来人了,王冷阳先是一愣,跟着听到对话又是一惊,却很快就将脸色恢复正常。

“这件龙泉瓷盘……”顾宏深接过瓷盘用放大镜看了看,拧着眉头说道,“似乎是没什么问题。”

听到这话,王冷阳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跟着很挑衅的撇了何冲一眼。

“只不过我怎么总觉得哪有点别扭?”可顾宏深接下来的却让王冷阳有些冒冷汗,“我得仔细研究一下才能给出明确答复。”

“呵呵,是不是感觉底足和盘身之间的连接有些不舒服呢?”何冲却忽然开了口。

“确实……”顾宏深闻言很是赞同的点了下头,“总觉得底足和整个盘身有一点点的不协调,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原因。”

这一句话出来,王冷阳的冷汗忽的就冒了出来,他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行动这到嘴的肥鸭子铁定是要飞了。

“你胡说!”王冷阳怒道,不过他不敢去呵斥周宪,而是面对着何冲,“这物件整体线条都极为流畅,你凭什么说别扭!”

“咋?还不让人提反对意见吗?”何冲很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还是说你怕我说出来?”

“狗屁!”王冷阳身上的冷汗出的更重,嘴上却继续强硬道,“这东西要是假的,我就整个吞下去!你敢跟我打这个赌吗?”

“啥?你那嘴能张那么大?”何冲极度自信,看着他讽刺道,“你张个我看看。”

“你小子什么意思!”王冷阳彻底被激怒,一把抓住何冲的衣领,“你觉得我是在卖假货是不是!你敢不敢跟我打赌?”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何冲撇撇嘴,不置可否。

“我跟你拼了!”王冷阳给气的七孔冒火,哇哇大叫,“你要是不敢跟我打这个赌就趁早滚出去,否则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就是打赌么?”何冲很是不屑,“打就打,我要是输了也把盘子吞了,这下满意了吧?”

何冲终于应下了赌约,王冷阳心里这才有些放心,他故意要把注意力放在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身上,等到最后不论对方说出什么都以‘年纪太小眼力太差’来搪塞过去,然后再趁机佯怒不卖把这个瓷盘收回。

这样一来自己的名声不仅不会受损,甚至周总还会有份歉意在内,可谓一举两得。

“听好了啊,别说我欺负你。”何冲将自己的双曲壁放在一旁,拿过瓷盘放在桌子上,对王冷阳说,“一会儿别忘了吞盘子。”

“哼,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能使出什么花招!”王冷阳恨得咬牙切齿,心里已经做好打算,一会儿甭管结果如何,都要好好教训眼前这个混账小子。

何冲微微停顿一下,在心里组织了下词汇,清清嗓子,随即将自己的依据道出。

“别的东西不说,单就说瓷器,不论古今的瓷器,讲究的都是顺畅。”

“每一件瓷器都有适合它自己的器身和底足,这不是原则问题,而是美观度。”

“一个盘类的瓷器,底足应该是厚且低,这样才能做到最好的盛重与平衡。”

“大家现在看看这件瓷盘的底足,修足的确是利落,但不觉得和整个器身非常不搭吗?”

“这个底足薄且高,而且微微外撇,明显是一个碗才应该有的足底,而不是盘……”

何冲隐藏属性那可不是一般的高,他知道的古玩知识再加上神之中指,都足够灭掉十个王冷阳还有剩余,自己说是假的,那绝对就真不了。

“你胡说,这个龙泉窑瓷盘不是老底新烧!”王冷阳大吼一声直接打断了何冲。

本来还不觉得眼前这个小子有什么本事,哪想越说越让王冷阳害怕,不自觉的居然打断了对方的讲话,这倒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是吗?”何冲笑了,而且笑的很是得意,很是奸诈。

“王老板!”周总这时候已经冷下脸来了,“刚才这位小兄弟似乎并没有下最后的结论,也没有说什么老底新烧。”

王冷阳这绝对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以为稳赢的事却让这小子三言两语逼得自己漏洞百出,甚至还诱导自己说出实情。

“周总,我是让这小子气糊涂,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不就是想说明我这盘子是接老足吗?”王冷阳赶紧解释,却已经没什么用处。

“看来你自己也清楚啊。”何冲冷笑,“你这东西就是老底重新烧的,否则底足不可能如此干爽,你们明知道瓷器先看底,所以故意用老底足来做文章,真是毒啊。”

“你……你胡说,你有证据吗?”王冷阳已经词穷,只能胡搅,却显得那么单薄。

“这样吧,咱俩再打个赌,我找不到证据的话我给你一百万,你要是输了给我十万就行,敢不敢?”何冲现在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张口就说道。

“好,你别后悔!”王冷阳已经气昏了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周总和顾宏深在旁都没有说话,只是拧眉静静的看着,他们也很想知道何冲究竟能怎么才能证明。

只见何冲拿起那龙泉窑瓷盘,左看看右看看,却突然高举,跟着狠狠的摔了下去。

“啪啦!”令人心碎的声音响起,那大瓷盘瞬间便四分五裂开来。

“你是故意的!”王冷阳可算找到机会了,当即喊道,“赔钱,否则我就报警。”

“滚蛋!”何冲脸色沉下,伸手就给这老家伙推到一边,“看好了,我给你找证据。”

何冲说着在地上找了几块碎瓷片,正好能拼凑出底足,上方断面则是连接着器身。

“看见没有,再明显不过的连接痕迹。”何冲将些瓷片展示出来,连接器身的位置有很显著的新旧交接的痕迹,而底足的断面则没有,“将老残瓷器的底足拿来重新塑胎烧制,真是够高明的。”

其实何冲也是壮着胆子冒险行事,他摔的时候全凭胸中一口热血沸腾,等摔完就有点后悔了,可等他捡起那些碎片查看过后则完全的放下了心来。

不是怕神之中指出错,而是怕找不到证据

顾宏深此时有些惊愕,要知道自己可是全省知名的鉴定专家,都还只是存有疑问而已,可眼前的小伙子不止看出疑问更找到问题所在,这简直就是个古玩界的神奇少年。

“周总,器身的胎土太湿,显然是近几年的东西,这位小兄弟说的没错。”顾宏深沉声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