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神级黄金指 第三十一章 泼皮滚刀肉

  • 字体
  • 背景

作者:悟解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467字

 

啥叫泼皮无赖,这就叫泼皮无赖,啥叫滚刀肉,这就叫滚刀肉。

能欺负的人使劲欺负,一旦吃了亏就撒泼打滚,反正是自己绝对不能吃亏,至于脸面什么的……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马开安就是典型的泼皮滚刀肉,他在地上和泼妇一样打滚撒泼了半天,结果全村没一个出来看热闹的。

想起那位马大姐给的评语,何冲知道这些村民平时对他也都膈应的很,只不过是不愿与这人起争执就是了,所以此时也没人会来帮他的。

虽说不怕这人,但看着他这么闹腾也不是个办法,何冲还真有些头疼。

“行了,行了,别在那跟个老娘们似的闹腾的,丢不丢人你。”何冲被闹的心烦,直接喝道,“不就是要钱吗?他们家的钱我出了,你说吧,欠你多少!”

听到这话,马开安立马就好了,一个骨碌爬起来,不哭也不闹,还嘿嘿直笑。

“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对马开安来说,钱和宅基地最好都得着,实在不行得一样也成。

“对,是我说的,别磨叽,说多少。”何冲懒得跟这人废话。

“之前曹家欠我们家二十块现大洋,我问过了,现在一块大洋能卖八百,你得给我两万块!”马开安很是得意的说道。

“二乘以八是十六,你小学毕业了吗?”何冲骂道,“四舍五入也没你这样的吧?”

“什么叫四舍五入?”马开安显然是没念过书,一脸的迷糊,“我不管,反正我就要两万,你给不给?不给就拿这宅基地抵债。”

“知道了,明天中午来拿钱。”何冲不耐烦的摆摆手,“滚吧,别来烦我。”

“你答应了?”马开安见状大喜,“你可别想跑,就算跑了也没事,反正他们曹家人跑不了。”

何冲在门口大发神威,可把周彤给看的迷住了,瞧那模样就算让她马上委身下嫁恐怕也能答应了。

这事就算这么结了,马开安这种人很好打发,只要满足了他的要求便不会再纠缠,拉上他带的那俩人哼哼唧唧的离开了曹家。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何冲不禁冷笑,就为了两万块便把曹家人逼的快走投无路,马开安这人也是够混的。

“小兄弟,你不应该给他钱,我们祖上早就还清了。”曹德荣等何冲回来激动的说道。

“大叔,这是权宜之计,以后我会让他连本带利的全吐出来,放心吧。”何冲这才叫安慰话,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村子,他哪有本事让个地头蛇弯腰折服。

总算是把曹家人给安抚住了,何冲跟周彤两人回到了马大姐家里。

本来何冲还猥琐的以为两人能睡一屋里,结果聪明的马大姐很知趣的给安排了俩屋子,反正人家里屋子也够多,这让何冲有些小失望。

“明儿得找人来搬那柜子和圈椅,还得找车来把曹家人送到滨海去。”睡觉前何冲跟周彤在外面聊天,愁道,“找谁好呢?”

这事的确挺难为人的,何冲虽然有点小钱了,但人脉却不咋地,尤其还这么远,哪有人肯伺候自己。

“交给我吧。”周彤神秘一笑,跟着便起身打电话去了。

何冲没去听她打电话的内容,也没偷听的嗜好,只是过了不久周彤便一脸高兴的坐了回来。

“明天一辆货车来装你要的三样东西,我又叫了辆七座商务来拉曹家三口。”周彤邀功道,“我表现这么好,你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我呀?”

“这么厉害?”何冲惊讶,随即笑道,“必须表扬你,新时代的好少年,我是无以为报了,来,让我抱一个表达谢意吧。”

“去你的。”周彤娇媚的横了一眼躲开了何冲的魔爪,却是笑声连连的跑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喽,明天你不是说要早起去镇上的银行取钱吗?”

何冲看着周彤使劲咽了下口水,他是真想不明白当年柳下惠是怎么做到坐怀不乱的,反正自己是没这个本事。

但可惜,自己也没那个本事将对方拿下,只能长叹一口气也老实的回屋梦周公去了。

第二天一早,何冲开车去了北磨堂镇,随便找了家银行办了张银行卡,往里面转了十万块钱,又提出了两万的现金,这才返回那村子。

周彤找的车果然给力,才上午九点多便到了这里,不过周彤没露面,说是不方便,而那些人也是直接打电话找的何冲。

不仅如此,来的人都对何冲客气的要命,就好像是他们的上司一般,这倒让何冲对周彤的家世有了些好奇。

先是将万历柜和两把太师椅搬到货车上固定好,然后将曹家三口人送到商务车上,把自己的电话和办好的银行卡交给曹阳,让他到了滨海就给张金生打电话便成。

分别交代好两辆车的司机需要去的目的地后,何冲这才让他们离开。

很快便到了中午,马开安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两人面前,不过他这次只是自己,并没带其他人。

“你还真没跑啊?”见到何冲,马开安也是挺惊讶的,“原来还真有你这样的傻人,我就奇怪了,曹家是你什么人啊,你居然连钱都给他们出。”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何冲冷冷的看着他,“别废话,拿钱滚蛋。”

说着何冲将两万块钱丢在地上,看着他去捡。

这种方法的确有些侮辱人,但对待马开安这种混蛋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来。

“行,反正有钱就行,我才懒得管你们。”马开安完全没有尊严,开心的捡起钱,笑嘻嘻的说道,“走喽。”

“等等,借条呢。”何冲却突然叫住他,“还想再拿着借条讹一回吗?”

马开安提都没提借条的事,显然是想赖过去,何冲却看透了他的心思。

“什么借条?没有啊。”马开安又耍起了无赖。

现在曹家人都走了,何冲也没了顾忌,冷笑一声走上前去。

“没有是吧?”何冲再度问道。

“没有,我不知道什么借条。”马开安一脸的无辜相。

何冲也没多说话,只是点点头,却忽然如闪电般拿住了对方的胳膊,双手一错,只听‘嘎嘣’的声音出现,马开安当即痛苦的嚎了起来。

“借条呢?”何冲非常淡定,“还没有?”

“有,我有……”马开安疼的浑身冷汗,他此时哪敢说没有,赶紧从身上把那张已经泛黄的借条拿了出来。

何冲接了过来,连看都没看,他只用神之中指查验了一下便知道是对的,随即揣进了兜里。

“刚才这一下是给你的教训。”何冲却没打算结束,“接下来是你砸坏我车的赔偿。”

话音一落,何冲突然又抓住对方另一只胳膊,微一用力也给生生的掰折了。

马开安当即就跪在了地上,那嚎叫声和杀猪没什么两样,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都是要还的,这两万块钱就当给你的医药费了。”何冲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跟着便驾车绝尘而去。

不是何冲心狠,实在是像马开安这种人太招人恨,其实这个场景是何冲无数次幻想着要用在李航身上的,只不过此刻在马开安这做了一遍演练罢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