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神级黄金指 第二十九章 我只是来收古董的

  • 字体
  • 背景

作者:悟解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330字

 

“你是说曹德荣他们家?”村妇显然没料到何冲居然还知道自己村里的情况,“你认识他们?”

“倒不认识,只是刚才去赶车的时候看到他们家里吵闹的厉害,好像有人在逼他们的债。”何冲说道。

“哎,也是造了孽了。”村妇说起这事先是长叹一口气,这才娓娓道来,“这家人以前的日子虽不说过的富裕,但也不是说差,他家孩子叫曹阳,学习也好,大家都认为他肯定能成为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可是两年前,曹德荣得了一场重病,这一家人为了给他治病,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包括房子。”

“什么?今天去讨债的人就是要那黄泥房的钱?”何冲一愣。

“那是他们家以前的房子。”村妇摇头,“他们两口子家在村子的另一边,现在这房子原本是曹德荣他母亲住的,他母亲先病死了,然后他又病了。”

听到这何冲才知道为啥这一家人会住在这破房子里,感情是把自己房子卖了以后搬来的,怪不得家里空空荡荡的,肯定是把东西都卖了,剩下的是没人要所以才留了下来。

“那城里的医院多贵啊,他们一家人好容易凑够了医药费,总算是把手术做了,这才保住了命,但连院都不敢住就回来了。”村妇继续说道,“可惜了曹阳那孩子啊,学习是真好,也孝顺,可就他家这情况,哪有法去上大学,就算能去他也不肯,他这孝顺劲十里八村的都知道,肯定不会扔下他爹不管自己去上学的。”

“那个要债的是怎么回事?”何冲皱眉,“我在门口听见他们说什么祖上?”

“要不说造孽吗?”村妇提起这事也挺气愤,“我们村叫马家村,全村有一大半都是姓马的,曹家虽然在我们这也很久了,却是好早之前举家迁过来的,听老人说他们家以前还是在朝廷里面当官的,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后来就穷了。”

这村妇知道的还挺多,不过何冲倒明白了为什么曹家会有万历柜和两个圈椅了,感情是官宦之后,估计这父子俩个性如此秉直也是因为祖上的原因。

“解放前曹德荣的太爷爷跟马开安家的祖上借了点钱重新盖了房子,就是他们现在住的那间,结果不知道怎么弄的,马开安突然在最近找到了当年的借条,硬是说他们家没还当年借的钱,要他们连本带利的还钱。”村妇明显觉得曹家太委屈,说起来都带着个人情绪在里面了,“你说这都多少年的事了,就算真没还,还值得出来要?再说了,人家都那情况了,他也开得了这个口?反正我是绝对不忍心去要的。”

“曹家答应了?”何冲也挺鸣不平的,“我看那两父子个性挺倔强的,不会答应了吧?”

“怎么可能答应,真要答应了还能这么闹吗?”村妇再叹气,“这曹家人吧极重信誉,说是他们的祖训,只要答应了就算撞南墙也给办到,但这事明摆是马开安在讹钱,曹家人又不傻。”

“那怎么办?这个叫马开安的也知道他家情况,就算天天闹也要不来钱啊,总不能把人卖了吧?”何冲问道。

“其实吧,我们都知道,那个马开安是看中曹家老宅的那块宅基地了,所以才想出这个辙,想不费一毛钱给弄到手,你说他也不怕损阴德。”村妇愤愤不平的骂道。

听到这何冲就全都明白了,现在看来曹家和自己倒有些类似,而那个马开安则和李航是一路货色。

俗话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要换别的事何冲可能不会管,但这个事都引起强烈共鸣了,那必须得管。

吃完饭,何冲还没动,周彤反倒坐不住了,催着何冲去曹家,说是怎么也得帮着这家人渡过难关。

其实不管是谁,只要是有良心的人,看到如此困难的家庭都会忍不住伸出相助之手,也就马开安这种混蛋才会趁人病要人命。

村妇说完事情原委频频嘱咐他俩不要多管闲事,说是马开安不是好东西,平时在村里霸道的紧,没人敢惹他们,故而何冲他俩借口出去散步才出来的,也免得让人家担心。

重新来到曹家,这回大门是紧闭的,但里面灯还是没有打开。

“有人吗?”何冲敲了敲门。

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只能再度敲敲,这次却是很快就有了回应,只不过太激烈了些。

“马开安,我家祖上早就把钱还了,我们是绝对不会把房子抵给你的,有本事你把我们全家都杀了!”突然,大门打开,曹阳怒气冲冲的朝着门外吼道。

“呃……”何冲有点尴尬,连忙解释,“我们是刚才来你家的那俩人,没有恶意。”

听到这话,只听里面响起了拉灯绳的声音,电灯也随之亮了起来。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马开安又回来了。”曹阳满脸的歉意,“你们有事吗?”

“我们俩只是想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何冲笑道,“可以进去吗?”

曹阳侧了侧身子,将两人让进屋子,里面还是之前那模样,只不过曹阳的母亲已经止住了泪水。

“家里脏,委屈二位了。”曹阳的母亲红着脸,赶紧用衣袖擦了擦那两张太师椅,“快请坐。”

“没事。”何冲拉着周彤坐下,“我们听那边的马大姐说了你家的情况,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只要能帮到的我们一定帮。”

何冲非常诚恳的说着,周彤是个很感性的人,在旁边早就红了眼圈。

“多谢二位的好意。”曹德荣咳嗽几声,挣扎着坐了起来,曹阳连忙上前扶着,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家虽然穷,但几分骨气还是有的,而且无功不受禄,不敢奢求两位的帮助。”

宁死不食嗟来之食,何冲一直以为这句话只是描述古人的气节,没想到现代社会也会有这种人的存在,虽然有些食古不化的感觉在里面,但仍叫人肃然起敬。

“你误会了,我可不是想让你们吃白食。”何冲突然话锋一变,指着两把圈椅和万历柜说道,“我是来收古董的,想必下午你们也听说了,我之前来的时候见这三个东西是老物件,而且价值不低,所以想收回去,换句话说我们属于正常买卖,不存在施舍与否。”

周彤本来还在发愁怎么才能劝这家人接受帮助,哪想到何冲居然这么说,心里不仅竖起了大拇指,暗叹何冲好会变通。

“怎么样?这三件东西可是值不少钱,你们是不是要卖给我?”何冲继续问道,“你们一家人商量下吧,我们在外面等消息。”

说完,何冲便拉着周彤又走了出去,任由他们一家三口去商量。

“何冲,这三件东西真的很值钱吗?”出了门来,周彤好奇问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