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大颜公主 第60章

  • 字体
  • 背景

作者:福宝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3265字

 

第六十章

“你认识他们?”待到顾卿婵姐弟走出他们的视线,初兰道出了心中疑惑。

“恩,算是吧,我脸上这伤还是为了他们得来的。”

初兰此时已全然忘了刚刚与洛飞的争执,忙是问道:“何时的事?”

“十几天,半个多月了吧。”洛飞随口答道。

十几天?初兰一惊,母皇派人寻得顾卿婵姐弟并将他们接进宫中也不过三两日。今儿个是十六,若说是十几日前,岂不正是天启永安皇帝遇难之际?那个时候股卿婵姐弟应该正在天启啊?洛飞身在京城长公主府,如何会又在天启?

难道说……

还不待初兰细想,洛飞竟是直接把事情讲了出来,印证了初兰的猜测,只道:“大概是年前的十几天,公主带了我们二十多人去了天启,说是有重要任务,只是当时也不说清楚,神神秘秘的。到了才知道是去救人的,就是刚刚那两个人。”

洛飞说得简单,初兰听来却是极度震惊。

难怪,难怪雅容府上封府一个月,原来不是什么出痘,而是为了不让人知道她人根本不在京城,却是去了天启救人了!

此时再想昨晚宴上的情景,当时她就觉得顾卿尧看雅容的眼神儿有点异于旁人,她只当是自己多想,看来自己倒是真没看错,他们早就相识,雅容更是救了他们姐弟一命,在顾卿尧眼中,她可不是与旁人不同吗?

初兰心知决这决不是雅容自作主张,定是母皇的授意,况且雅容府上封府一个月,也是母皇的旨意。算算日子,母皇应该是只在决定不出兵天启之际,便私下吩咐了雅容暗中前往天启救人!看来母皇那个时候就已经断定永安皇帝必然不敌。

那么前些日子那些派人寻访的消息,也是母皇故意令人散播的假象。可也对,那永平虽说是谋反篡位,但如今到底也算是天启之主了,母皇即便是有心相救,可若是堂而皇之的派人过去抢人,只怕惹恼了那永平,又落得个干预天启内政的口实给她,反使大颜处于不利的境地。可若是那顾卿婵姐弟自行入了大颜国土,那便又是另一个说法了。

只是不知道母皇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让人将她姐弟救了出来,又有如此礼遇,甚至有意让雅容娶了那顾卿尧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心思。当真只是出于道义?出于内疚?初兰觉得恐怕不是。

难不成是想利用他们姐弟,有朝一日反攻回天启?或是有这个可能,那永平虽说已经登基,但说到底仍是篡位的臣子,只要顾卿婵一日活在世上,她这皇位就坐不稳,如若母皇有心养精蓄锐,他日再与永平一决高下,留着顾卿婵在身边,只等时机一到,打着匡扶天启皇室正宗的名义,却也不算是师出无名了。

初兰只这么想着,忽然又似意识到了什么,忙道:“此事长公主定是吩咐不让对旁人透露的吧?”

“恩。”

“那你怎么还告诉我!”

洛飞怔了一下,忽然发起火来,瞪着眼睛吼道:“我乐意!”

初兰没成想自己这话会惹得洛飞发火,她是好心,此事关系重大,母皇如此小心谨慎,决不允许有人泄露口风,倘若传了出去,只怕惹得两国之间又有一番争执。只这洛飞怎的却如此莽撞,似是完全不明其中牵碍,刚刚如此轻易的就将事情向她和盘托出,若是让雅容或者母皇知道他口风这么不严,轻了影响仕途,重了,只怕他性命难保。她虽不知洛飞怎么就突然发怒了,可还是关切的叮咛道:“此事我知道也便罢了,万不可对旁人说了。”

洛飞仍是怒火未平的模样,呛声回去:“我爱对谁说就对谁说,你管不着!”

初兰心焦,他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只恐他真的四处去说,不由得着急道:“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洛飞见初兰一脸关切的模样,方是讪讪地收了火气,但仍是有些负气的道:“我知道了,你当我是傻子吗?我不会随便跟别人说的。”

“那你刚刚还告诉我,你知不知道这事儿……”只初兰这话没说完,便见洛飞直瞪着他,似是又要发火,虽不知自己怎么又惹恼了他,可还忙是把后半句又咽了回去,没敢继续说下去。

洛飞没好气的瞪了初兰一眼,直言道:“是你我才说的。”

场面突然静了下来。

初兰怔住,不知怎的,脸上竟是有些发烫,忙是下意识的别头避开,心中好一阵尴尬。他这话如何听来都似是有些深意,却似是在与她表白似的。她偷偷瞟了一眼洛飞,只见他一脸坦荡的望着自己,并无任何扭捏拘泥之态,反倒是被她这突然间的举止弄得有些茫然。

初兰脸上一红,似是有些回过味儿来。不错,这洛飞定是念着她曾经救过他,所以才会对她毫不隐瞒,据实相告。倒是她自作多情想偏了,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别样的心思,只这么想着,心中只觉得羞愧难当,脸上更红了几分。

洛飞素日见惯了泼皮无赖,却极少与女子接触,最多也只接触过一些常年混迹市井的粗俗女子,只比泼皮也好不到哪儿去,眼下却是他生平头一遭见有女人在他面前露了娇羞,竟是有些手足无措,只愣愣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初兰忙掩饰道,再抬头见洛飞的一脸迷茫,又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自作多情实是可笑,不禁释然的一笑。想着股卿婵姐弟既是已经走了,那雅容那边估计也得空了,刚刚那管家已经看见她与洛飞在一起,她此时也就不便再与他多谈了。一来是怕旁人的闲言碎语,二来却也是连累了洛飞,万一雅容深想,只怕会想到洛飞或将事情透露给她。虽说即便她知情未必是什么大事,但到底会让雅容觉得洛飞不甚可靠,只会影响了他的前途。

初兰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如今进了公主府,如何也不比从前了,你身上那些倔性子能改就改改吧。我看长公主那边儿也得空了,我也不和你聊了。”说完转身便走。

“哎……”洛飞却又是伸手将她拉住,欲言又止。

只这一次初兰不复了刚刚的怒气,并没有挣脱的意思,反是一脸笑意的望着洛飞道:“怎么?有事儿?”

洛飞实是没什么事儿,只见初兰转身要走,也不知怎的就下意识的拉住了她。他自小与人殴斗惯了,对方若是和他犯横,他倒是还自在些,横回去就罢了,可偏生初兰这会儿语意温和,笑颜盈盈,反倒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愣了一下,用力甩开了初兰的手,忿忿的回一了句:“没事儿。”竟是转身先走了。

洛飞这么一拉、一晾,只弄得初兰不明所以,心道这洛飞真是个喜怒无常,不好相处的,也没深想,只做一声无奈的叹笑,转身奔雅容房里而去。

初兰在雅容府上没有逗留太久,雅容的伤势就如洛飞所说,不过是擦破点儿皮,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自然因着从洛飞那里得来的消息,她心中有许多疑问,只是却一点儿也没问,只连暗中打探也没有,一来是怕雅容心细看出什么端倪,连累了洛飞。二来她也不甚关心,此事既然是母皇授意雅容做的,她过多打探也没什么好处,既然母皇不愿让人知道,她即便是知道了也得佯装不知才好。

※※※※※※※※※※※※※※※※※※※※※※※※※※※※

下午,初兰回了府,只才一进门,便听画眉来报:刘顺回来了。

初兰心惊,刘顺是她派去伺候林景皓的,怎么自己先回来了?莫不成是平阳出了什么事儿?初兰不待歇脚,忙把刘顺叫来询问。

刘顺一路小跑着过来,还不待叩拜,初兰就急着问道:“可是驸马出什么事儿了?”

刘顺跪在地上,忙道:“回公主,驸马一切安好,只是命小的回来给公主送封信,报个平安。”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封厚厚的信,递给初兰。

初兰闻言,心下稍安,连忙将信拆开,还没看几行,脸上便就一红,抬头正色对画眉与刘顺道:“你们先回吧。”

画眉刘顺相视一眼,知情识趣的退下了。

待到他二人出去,初兰才细细读了起来,这信的开头,林景皓还只是报了下平安,以诗传情,委婉的诉说了对她的思念,只越失往后,这话却越是肉麻起来,乃至最后,一字一句,直让初兰读得面红耳赤,心里扑腾扑腾直跳。好几次竟是不得不停下来,即便是四下无人也不禁捂了脸娇笑。

待到将全信读完,初兰如何也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与甜蜜,只觉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到他身边才好。她拿了那信,复又读了几遍,每每都不禁脸红嗤笑。

只甜蜜过后,却又有些怅然若失,因林景皓这信厚厚的好几页,除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竟是一句正事也没提,没提这差事办得如何了,顺不顺利,何时才能回来。这让她一颗悬着的心如何也放不下。

初兰捏着那信,长叹一声,躺在了床上,忽又想到白日遇见洛飞一事。心中不由暗叹,想那洛飞与自己萍水相逢,无甚交情,尚能对她开诚布公,林景皓与自己是夫妻,却总有些话藏在心里,让她猜得难受。她翻了个身,将林景皓的信捂在心口,心道如若景皓同洛飞一般性格直率,有话便说那就好了,可转念一想,如若真是如此,恐怕他也就不是那个让她爱得心甜、心酸、却又心疼的林景皓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