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凉年旧日里的春末与时光 你是我触不到的温暖

  • 字体
  • 背景

作者:张锦云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1529字

 

装饰精简的客厅里,灯火通明,烟灰缸里的烟蒂溢了出来,有些掉在地板上,有些就落在沙发上。

听到门外汽车的鸣笛声,他掀眼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站在玄关的吴妈小心翼翼的接过宋荑的包,大气也不敢出声,唯唯诺诺的喊了句,“小姐,先生………”

“吴妈——”陡然升高的男音从背后响起吓得吴妈一哆嗦手里的包险些掉在地上,盛子安摆摆手示意让她离开。

“跟我上楼。”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命令式的语气让宋荑很是不舒服,一向乖巧的她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忽的生出一股勇气来,她浅笑回击道,“上楼?你以为你是谁?我又是谁?”

盛子安冷着脸一步一步走近,宋荑不退不让,面色同样清冷直视盛子安,她身上散发着的酒气,她眼里所表现出来的抗拒,让习惯了操控全局的他不舒服。

他走到她面前,顿住,凑进她耳边说,“你猜你爸今天跟我说什么了?”

他上下打量一番,近乎是咬着牙说,“你应该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优越的物质生活,自由我都可以给你,但是我跟你说的很清楚,爱情和幸福是我给不了的。”

她咬唇,滞了滞说,“我知道我们只是利益关系的结合,也知道我只是你在外人面前的伪装,现在呢?没有观众了就不用演了,对么?”

盛子安看着她这样一身怒气酒气冲天的样子,打心底里生气,太阳穴的青筋暴起。

宋荑浅浅勾起嘴唇不卑不亢的继续回击,“我更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真遗憾,你深情款款的样子除了我没人能欣赏………”

眸子一冷还不及反应,身体倒是很诚恳钳着她的下巴,下一秒按着她倒在客厅的地板上,眼前一片眩晕,他牢牢压在她身上。

往日里清冷的目光眼下变得逐渐深沉起来,这个女人很好的惹怒了他,她触到了他的底线。

“呵呵——”

“你笑什么?”他的唇紧贴着她的耳垂,她的笑如此轻蔑,让他很不舒服。

她撇开头不看他,两个人静峙良久,半响他伸开攥着的手慢慢坐了起来,低声喘息着。

宋荑的酒已经醒了几分,她害怕这种突然的安静,她伸手碰了碰他的胳膊肘儿,却不敢去拉他的手。

可笑,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记得他的忌讳,记得他不喜欢什么。

盛子安斜眸,她一扁嘴伸出去的手收不是,不收也不是。

“我错了,对不起……”

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地板上,她咬着唇才勉强没哭出声,天空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稀里哗啦的扰的他心烦。

目光落在她的脖颈上,大片的清淤落在他的眼里,才发现刚刚一着急,她瞌到了门槛上。

他低头摸了摸她的头发,沙哑着嗓子问,“痛么?”她摇头,他也才发现眼前的她,瘦的可怜,手臂细的像筷子一样。

他想起刚见她的时候,是在舞会上,她好奇的伸手拿他脸上的面具,无奈个子太矮,即使穿着高跟鞋也才到他胸口,窘迫的满脸通红。

宋海平把她交给自己的时候,她咯咯的笑着,脸圆圆的带着婴儿肥……

神情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夏天,又看见了那个抱着书本站在阳光下,浅而一笑的她……

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试探着握住他的手,她拂在他的膝盖上,肩膀一抽一抽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他一惊,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终究没能狠下心推开她。

她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我管你喜欢不喜欢我,但我就是喜欢你,如果不能耳鬓厮磨,相敬如宾也好。”

对于爱情——

二十四的张爱玲对胡兰成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沈从文在给张兆的情书里写道,“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朱生豪也在给宋清如的信里写道,“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

你们说,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而宋荑在日记本的第一页对盛子安写道——走过多少橱窗,路过多少街道,跨过多少桥河;才能遇见你?如清风,皎月,明亮而温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