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豪门重生之天才风水师 第一卷 好山好水有好女 第二百二十一章 看不见你

  • 字体
  • 背景

作者:弄笛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3227字

秦震澜看着周湄还穿着睡袍,那睡袍的领子没拉好,松松垮垮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还能够看见划过的水珠,连忙将她给推了进去:“快去擦干!本来身体就弄成了这副样子,你还想生个病吗?”

周湄没来得及跟秦震澜表示,到了她这个修为,百病不侵是真的,因为门已经在她面前给关上了。

于是她也就顺理成章的错过了秦震澜微微泛红的耳朵,刚才周湄看着他的那个眼神,暖暖的,软软的,就像是他年少时候对母亲最大的期待,就好像无论他做什么,总是会包容他,支持他,甚至给他扫尾解决麻烦。

只是这种期待在他母亲身上,只能称之为妄想,所以他也就再也没有想过,没想到竟然在周湄身上看到了。

不能想了不能想了,这什么诡异的念头,打住!

秦震澜木着一张脸,他表示刚才自己好像睡着了,什么都没有想过,咦,自己怎么把自己面前的门给关上了?

周湄再出来的时候,已经重新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秦震澜正拿着文件在看,看见周湄出来的时候,对着周湄努努嘴:“吃!接下来一天五顿的吃!”

周湄看着这一桌东西,皱眉,跟秦震澜商量,“能不能减少……”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吃!你不强壮点,我怎么好意思让你保护?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虐待你呢!”

秦震澜的回答让周湄哭笑不得,摇了摇头,终于还是提起筷子上“战场”。

秦震澜不知什么时候合上了文件,静静地看着周湄,这个女人即使在吃饭的时候,也是这么的赏心悦目。如果不是周湄刚才的那一番话,他甚至都不会知道,原来在她的内心里,是有着这样的观念和想法。

他忍不住笑了笑,倒是也和她一贯的样子符合。巧了,他秦震澜也不喜欢总是需要他保护的女人,不过,保护他骂……这样的念头不该有!看来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碰上危险,她应该保全自己的性命!

秦震澜这样认真地想。

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教教周湄,让她不要成天抱着不切实际的念头!

等到周湄将一桌饭吃完以后,秦震澜又若无其事的低下头,继续看着文件。

周湄优雅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说实话,这里的厨子真是调教的越来越合自己的口味了,这一桌子菜她吃的很满足,等以后走了,离开了,恐怕还会有些遗憾。

这样想着,她的眼神微黯,随后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她看着秦震澜低头看文件的那模样,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手边的茶水,皱眉道:“这茶水已经凉透了,你不能再喝了!”

嘴上说着,她已经将秦震澜手边的茶给重新换了,然后站到他的身边,替他摁了摁脖子:“酸不酸?平常工作累了,就抬头看看。”

秦震澜沉默地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平常总是将这些事情归类为周湄在“讨好”他,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周湄在帮秦震澜弄好身边的那些小细节后,这才找了个沙发坐下,对着秦震澜笑道:“还是感觉有些困,我眯一会儿。”

“怎么不去床上睡?”

周湄摇头:“不在,床上……看不见你。”

这一瞬间,秦震澜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像是有人在他的心间放烟花,绚烂又美丽,那一副坚硬无比的内心,柔软的不成样子。

他想,要是这时候周湄跟他讨要他全部身家,他恐怕都会全部给她。她要的,给她,给她,全部给她!只要是她想要的,他给的起的,他就愿意双手捧着送到周湄的面前。

怎么会有一个女人,就这么让他合心意呢,听着她说的话,都会让他这样不可避免的沉醉其中!

他沉默一会儿,低头看看桌上的文件,又看看泛着困意的周湄,将文件一合,对周湄道:“去床上睡!我陪你!”

周湄一愣,然后笑了出来,那张消瘦的脸上,哪里还看的见半分憔悴。

正所谓“为伊消得人憔悴”,可是这位“伊人”实在是太好了,让她哪里憔悴的起来啊!

于是,等卫七上来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家兢兢业业的三爷不见了,连带着的还有周湄!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秦震澜的房门前,小心的敲了敲门:“爷,您在?”

门里传来秦震澜压低了的声音:“在,湄湄困了,我陪她睡会儿。”

卫七扶额,他就知道,除了事关周湄,还有其他的理由能够让他们三爷放下文件而选择躲懒吗?

周湄这一个梦睡的并不安稳,因为少梦的他,居然做梦了。梦里,她看见一条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她心生喜爱,想要将金鱼给捞起来,但是这捞出水面的时候,网兜破了,金鱼挣扎间甩了出来,却没有重新落入池子里,而是摔在地上摔死了。

等到周湄醒来的时候,依旧能够想到那一阵心悸。

她快速的掐动着自己的手指,但是没过一会儿,眉宇间便露出了几分阴沉,该死的,居然掐算不出来,这事情到底是昭示着什么?

玄门中的不多梦,尤其像周湄这种,越是厉害的,梦越少,因为他们的梦多半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而是对天道有着敏锐的反应,暗示着与自身可能相关的内容。

要知道玄门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说话,当年那位伟人在南方画了一个圈的时候,玄门中曾经有个得道高人,梦到过中国版图上,沿海的版块散发着浓郁的金光。

周湄已经很久不做梦了,早往前推,上一个梦还是梦见自己的师父,乘着鹤往东而去,当她醒过来告诉她师父以后,他师父大笑三声,如果是驾鹤西去,那他恐怕是命不久矣,既然是驾鹤东去,恐怕还有两三年的活头。

Google 文章内广告 2

而后来,他师父却是活了两年多,三年不到。

一想到她师父这件事,周湄的神情就变得更难看了几分。

秦震澜本来没打算睡,只是抱着周湄的感觉太舒服了,那幽淡的梅花香闻着也格外的舒心,所以就不知不觉得睡着了。刚才周湄倏然起身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现在看到周湄这模样,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周湄摁了摁额头:“做了一个梦,不太好的梦。”

秦震澜刚想张口跟周湄说梦都是假的,但是想起周湄的身份,当下也就没说什么,而是静静的安抚着周湄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你这么厉害,没有什么是你搞不定的。”

周湄回头对秦震澜笑了笑:“是啊,你说的对。”可她就怕这不是针对她的,而是针对这个男人的。

不过周湄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对着秦震澜笑道:“算了,不想这些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

本来周湄研究过那张药方以后,是打算立马弄出药来,让秦震澜服用的。可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她迟疑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动手。

而恰巧,周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是陆佳佳这位冰山大美人打过来的。

陆佳佳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低沉:“周湄,你有空吗?我想和你出去一起吃顿饭,逛个街。”

“怎么了佳佳?”

“一句话说不清楚。”陆佳佳那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是有点消沉,回过头来一看,却发现连个能够找人倾诉的对象都没有。要不是因为还有你一个,我都怀疑自己做人有那么失败吗?”

周湄抿唇而笑:“没事,左右不过是一点小事,你忘记我给你批的命了吗?你这样的人,那可是大富大贵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

咖啡店里。

清幽的环境,用绿植隔开的空间,配上浅白色的装修色调,让这家咖啡店的格调很雅致,而这里只传来低声讲话的声音和杯勺相碰的声音。

咖啡店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打扮随意休闲的女子,浅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裤子,看上去干净利落,和这个环境倒是颇为相配。

周湄环顾四周,然后正好对上一只挥动的手,忍不住笑了笑,走向陆佳佳所在的方向。

“怎么找到这么雅致的地方?我还以为你会约我去火锅店那种地方呢。”周湄笑着打趣道。

陆佳佳一看见周湄,眉头瞬间就在皱了起来:“你怎么回事?看上去瘦了好多!你本来脸就不大,现在就跟巴掌一样!”

周湄轻笑:“谁说我连不大的?我可是连省里的那些人看见我,都得对着我摆笑脸。”

陆佳佳没笑,倒是邻座的一个女孩子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察觉到周湄和陆佳佳的视线,女孩子脸上不由红了一下,细声细语的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讲话的。”

周湄不在意的摆摆手:“不要紧,只是小事。”

“你真有意思,你说话的样子,就跟我爸爸讲话时候一样。”女孩子看着很是腼腆,说了这两句话,对着周湄两人笑笑,悄悄的挪了个位置,这样就不会听到别人聊天的内容了。

陆佳佳重新将目光放在了周湄身上,“你怎么不和我说,亏我还觉得我就你这一可以说话的朋友!”

“一些……不太好说的事情,你懂的。”周湄斟酌了一下才道:“我要不是把你当做朋友,怎么可能出来见你?”

陆佳佳抿了抿唇,想起周湄的那身本事,沉默了一下,勉强说道:“那好吧,勉强原谅你了。”

“说说吧,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是你家那一堆狗血的事情?”周湄看着陆佳佳,笑问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