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笑问江湖 024 难以看透

  • 字体
  • 背景

作者:醉苑凡城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2498字

林子南走后,和杨谦回到靠山王府,没有别的事可做,林子南也就盘腿修炼。

八部经林子南修炼起来没有任何障碍,而且让林子南高兴的是,八部经里面的所有攻击法门,都是以内力为主,修炼了天龙经的林子南,内力比一般人丰蕴都多,他的内力,叫做劲气。

太阳落山月上西楼是日月更替春秋往复的象征,林子南和往常一样哇哇起床,伸个懒腰,先去花园锻炼一下身体。

杨谦同样在哼哼哈哈的练,这倒让林子南想起沈唸呓来,不过,沈唸呓会来吗?

一想起沈唸呓,林子南的心针锥一般痛。

只要有自己参与的事,做不好就是自己的责任,这是林子南的处事。

沈唸呓的失踪,除了让林子南对萧泊轩充满仇恨之外,也让林子南对自己的实力感到无奈,所以,只有不断努力修炼,才能早一步寻找林龙和沈唸呓。

也不和杨谦说话,林子南摆开双手,右脚划开一个半圆,容纳天地之象,饱含雕甍之势,全出于道家百段修身功的基本功——步法!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八卦!”

这是太极起手式,出自易经,和道家百段修身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林子南的‘两仪’,是为‘两易’。

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演绎着整个世界。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都遵循着一个待天命的说法。

道家是清净无为,讲求内心的安静。佛家是佛本为善,以救世人苍生为己任,。二者大同小异,林子南修炼佛家功法,却用着道家功法。

一个内在,一个外在。别人不敢同时做的,只因为人人都太胆小,安于现状,不去追求更好实力。

等到所有人都起床梳洗打扮抹妆吃饭,林子南和杨谦说要进宫面圣,杨倩和杨明就留在家。

京城之中不得骑马,林子南交待杨明给沙里浪喂草料,就和杨谦前往皇城。

杨谦手里有三块丹书铁券,完全保下杨广,林子南是护国公儿子,出示了护国公贴身配玉,进宫也没有遭到拦截。

长生殿,天子阙。

林子南和杨谦恭敬的站在台阶下,等待文帝的召见。

等到文帝贴身侍从的一声“宣护国公靠山王公子进见!”

林子南听这声音,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还是男人的声音吗?”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面见文帝龙椅高坐,一股强者之势在小小的长生殿散发开来,林子南感到文帝并非痨病之人,疑惑之下抬头看文帝。

文帝还是文帝,固然是曾经开疆拓土的一代天骄,现在也变得衣乱带松憔悴容。

“果然!”林子南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此时正有一个年老发衰之人站在文帝身边。

但是林子南也知道,那并不是刚刚宣他们进来的侍从,而是——宇文化及!

林子南感觉到的那股强烈的气势就是从他身上发出的,但是这宇文化及也太嚣张了吧?不是上朝不是独议,为什么他时刻不离文帝左右呢?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孟德前辈枭雄气概,又岂是你能效仿?

林子南在心里,已经把宇文化及恨上了。

既然宇文化及已经控制了文帝,那么文帝还会实现免死金牌的承诺吗?文帝不实现承诺,那君王信誉何在?君王信誉不在,王朝就只有改君换主了。

改谁?太子杨勇,名副其实下一名皇帝,杨广入狱,谁能和他竞争?但是宇文化及能让他登基,就不会让他成为废帝?

“难道仅仅是这么简单就要改变一个不过短短几十年的大隋么?”林子南在心里思索,他在想宇文化及是不是太傻了点,以为一个方士,一个傀儡,就能让他改朝换代吗?

“说吧,你们找朕所为何时啊!”文帝作为一国之君,说话还是有一种上位者独有的气息:“护国公早已退出朝廷,靠山王是朕的皇叔,我和小谦,算是兄弟辈,你们一起找我,应该是有大事吧!”

林子南没想到,看起来那么病怏怏的文帝,居然能够猜出他们的目的。

不过林子南疑惑了,他光看文帝的面相,根本就看不到有什么病,而且精神也很好,虽然有一点萎靡,但是林子南猜测是不是装出来的。

不待林子南说话,杨谦就先一步说出了他们的目的:“既然陛下和我以同辈相称,那就请陛下放了二皇子,只有二皇子才能够管理好大隋!”

文帝眼里闪过一抹喜色,宇文化及有一些惊讶,随即被两人很好的掩饰过去,他们也不说话,继续听杨谦说。

“国以嫡相传,实在是荒唐之举,古人所做的传长子,是因为长子年纪大,有担当,但是陛下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又怎么能草率传下去呢?”

“二皇子在征战北周时立下汗马功劳,太子却除了对陛下唯唯诺诺无事不听根本就没有做出什么大事,陛下,您说二皇子真的不如太子吗?”

听杨谦这么说,林子南的心都凉了半截,杨谦果然不懂试探为进,这么快就让人知道他的意图,这么快就让人知道他的立场,这么快就和宇文化及树敌,实为不明之举。

文帝脸上的一切阴晴都被林子南看在眼里,但是林子南是不赞同杨谦的做法的。

“陛下,我和杨公子一起求见打扰了陛下,

身为国公之子不懂礼节还请陛下治罪!”

林子南单膝跪地手抱拳举在头顶,清脆明朗简洁的声音进入长生殿众人耳朵里,他的举动更是让几个人都吃惊。

伴君如伴虎,只要君王不高兴,灭全家诛九族是常事,就算你是开国功臣又怎样?

杨谦不明白林子南这是怎么回事,他只想赶紧亮出丹书铁券救下杨广,午时三刻,陈春和杨广都要登上断头台。

但是宇文化及和文帝他们又怎么会不懂呢?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文帝也只是说了句无碍,便让林子南起身继续说事。

林子南知道第一步走出,就再无回头的可能,所以态度不能过偏,像杨谦一样直接说要让杨广登基,皇亲国戚还好点,要是别人,直接一个欺君之罪,判入大狱。

“大隋是我父亲和陛下征战多年打下来的,我们作为功臣后代,自然有义务为大隋的千秋万代效力,陛下已治理朝廷多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为天福,若是陛下想学尧舜之君,还是请陛下三思,千古流芳后,是遗臭万年!”

“黄毛小子,就算你是护国公的儿子,也不可如此不懂时态,你怎能这样说陛下。”

宇文化及一直不说话,第一是文帝没有让他说话,第二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和林子南他们说什么。

“丞相也在啊,是在和陛下商量什么事吗?那我就告退了!”林子南已经无望了,看来想要从这里入手,是不可能的了。

“早闻护国公公子有得一手医术,不如给我看看如何?”文帝没有让林子南走,似乎是对林子南的了解还不够,想要再试探一番。

“护国公与我君臣关系,其实我们一直以兄弟相称,所以若是不嫌弃,我就叫你一声贤侄吧!”

林子南对于文帝,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难道他真是装出来的?

也没有过多表现,林子南上前握住文帝的手,感受着脉搏跳动带来的信息,林子南心里大惊。

文帝的血液里,竟然有香血海的存在。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得爽了赏个钱嘞!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