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慈悲客栈 慈悲客栈05

  • 字体
  • 背景

作者:连三月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4784字

 

富甲中原的商人刘和,在进京城两个月不到后忽然暴毙,此时距离魏国来使自杀一案已经过去半月有余,顿时成为百姓最新最热门的谈资。庄先生自然没有让喜欢热闹的人们失望,繁苍楼很快就贴出新书的头场预告。

新书头一场,票价昂贵得一如既往。舍得花三倍价钱只为听头场书的,不是死忠听众,就是对这些银子毫不在意的富贵人家。让庄九稍稍意外的是,他又在那个离自己最近的位置上看见了苏叶叶。

小姑娘依旧穿着桃粉色的小褂子,耳朵后头用丝带盘着两只发髻,见到庄九出场,便挺直了腰板使劲儿地鼓掌,点不着地儿的两只小脚使劲儿地晃着,兴奋和期待不遗余力地展现着。

庄九说完这场,照例在后头喝了一碗茶小憩了一会儿,正准备出门时,却发现苏叶叶逮着小二在说些什么,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她又掏出了一锭银子递了过去,伙计这才满意地走了。苏叶叶也一脸欢喜地跑出繁苍楼,像一阵旖旎的粉色风。

庄九回到家里时,又见到苏叶叶站在院中的桂花树下。跨过院门的脚径直走向了石桌方向,只是他依旧没有主动说话。

见庄九来了,苏叶叶露出两只小虎牙,月下明眸皓齿得很。这回她不像头一次那么紧张了,歪着脑袋冲庄九挥了挥手,可等庄九缓缓走近,她想说什么,又紧张得开不了口。

庄九依旧不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最终,苏叶叶开口道:“你……你院子……里桂花……真……香呀。”说着还深吸了一口。

庄九见她憨态可掬的模样,想起她给伙计的银子,温和地问道:“小结巴,为了能在这儿见我,花了不少银子吧?”

苏叶叶一愣,十分尴尬,不知如何化解,脸色绯红,左手缠着右手的手指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默不作声。

苏叶叶越局促紧张,庄九反而觉得越轻松,他很喜欢这少有的放松,于是坐在石凳子上:“地方你也知道了,何必还要给伙计钱?若要找我玩,以后就来这棵桂花树下好了。”

苏叶叶瞪大了眼睛,一副狂喜的震惊,毫不掩饰,声音有些颤抖,不可置信地问道:“真……真……真的吗?”

果然是被讹了,庄九心中明白得很,可苏叶叶完全没有心痛的表情。庄九点点头,然后一脸不解地问道:“你给伙计出手都是至少二两银子,还不如打赏给我呢,你知道说书有多辛苦吗?”

苏叶叶上齿咬着下唇,耳根都红了,两只手指头绞来绞去,好一会儿才平复心情,抬起头再看着眼前的庄先生,目光中竟然流露出舍不得和心疼的神色,让庄九心中暗自发笑。鼻下有桂子的芬芳,他心情格外舒坦。

安静了许久,苏叶叶主动挑起了话题:“你……讲的……故事都是真……真……的吗?”

庄九哑然失笑,这样的问题,恐怕长安城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想过。旁人脑中转过这个念头的下一刻,就会被“说书而已,再真也是编的”的常识给打消,只有苏叶叶才会这样正儿八经地问出来。

庄九想都没有想,点头道:“都是真的。”这样回答她,庄九自己也微微有些诧异,与眼前这个小姑娘才见过两面,自己就这样坦诚相告,让他身体里属于杀手本能的谨慎防备有些隐隐不自在。可是锦衣夜行终究敌不过衣锦还乡啊,庄九转念感慨道。

苏叶叶的反应却出乎庄九的意料,她嘴巴微微张着,瞪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会儿,她自顾自地摇了摇小脑袋,抬头道:“怎……怎么会那……那么真?”

庄九忍不住俯下身,用食指指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因为都是我干的,我就是个杀手呀。”他说的字字属实,而这回苏叶叶却咯咯笑出了声,很快就意识到笑得太大声,强忍着收了声,瞪了庄九一眼:“你骗人!”

庄九也不气恼,反而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他倒是很想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会相信的苏叶叶,为什么偏偏会怀疑这个真得不能再真的事实。

苏叶叶歪着头,一脸严肃地想了半天,认真地回答道:“喏,你……故事里,杀手太……残忍了。杀手应该……应该不会随便杀人,他们杀……杀的都是……坏人!”说着她摇了摇头,似乎很忌惮书里的杀手杀人如麻,嘴里念念有词地嘟囔道,“不会的不会的……”

看着苏叶叶认真又害怕的模样,庄九打断道:“那都是书上骗人的。”

苏叶叶不死心地摆了摆小手,激动地回道:“我……我不是小孩子,别别别……诓我。”

庄九没好气地揶揄道:“杀手是不是只杀贪官污吏、恶贯满盈的人呀?杀完了会在尸体旁边写上自己的名字,或者留下自己的标记?”

苏叶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使劲儿点点头。

庄九无奈地说道:“那是话本里的侠客,小结巴。你当杀手是什么?杀手也是要吃饭的,伙计跑腿、厨子做菜、戏子唱戏,所以杀手理所当然就是杀人咯,侠客可干不了杀手这个行当,不够专业。专业,你懂不懂?”

苏叶叶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眼神里充满好奇,犹如在听庄九讲书时的那般期待的模样。庄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专业的意思呢,就是厉害,什么叫作厉害?就是手下无活口,手起刀落,‘咔嚓’一声……”说着做了个手抹脖子的手势,苏叶叶冷不防地缩了缩脖子,退后一步倒抽了口凉气。

“所以呢,我是个厉害的杀手,白天杀人,晚上说书,只是差事,无关自己的喜好。”庄九讲到高兴处,说书的气势不自觉地摆了出来,说完最后一句话习惯性地想拿出扇子扇一下,手中空空如也,他才意识到这是自家的后院而非繁苍楼。

苏叶叶听庄九这样说,径自兴奋地绕着石桌走来走去,小眉头紧皱,好像在思索什么很难的问题。她转了好几圈,猛然停步,一脸得意地凑到庄九面前,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道:“你真的……真的是杀手的话,那你……你可有本事……让我看看你的……武器呀?”

见庄九不说话,苏叶叶挑起眉毛,说话也变得流畅了些,道:“果真是骗我的,哪有杀手没有武器的,我说你诓不了我的。”

接着,黑夜中闪过了一道光。

无月的夜色下,如墨的院落中,说书大师庄先生,面色平淡如水,他立在桂花树下,一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执着那道光的一端。这是一柄韧性极佳的软剑,剑身在月光下闪着逼人的寒光。

一剑在手,他是杀手庄九。

月下舞剑的杀手庄九。

这是他出师以来,第一次拔剑不为杀人。

庄九也不知道为何偏偏要在苏叶叶面前证明自己,他脑海里回响着自己刚刚说的那段话:“白天杀人,晚上说书,只是差事,无关自己的喜好。”

很早他就明白,自己之所以和组织里的人不一样,是因为他不会被外物所影响。是的,他和寻常人一样会笑、会疼,遇见难吃的菜会皱眉,任务太麻烦也会发牢骚,他努力地让自己活得像个寻常人。但只有内心深处的自己明白,其实这些根本不会影响到他分毫,因为他不在乎,没有在乎的人,也没有在意的事,自然不会被外物所影响。

这样没心没肺没有任何牵挂地活着,不好吗?庄九也曾仔细想过,却不得要领。每天看着长安城里的悲欢离合,却始终无法体会,悲痛欲绝也好,喜不自禁也罢,是怎样一种感受。所以庄九喜欢说书,喜欢在听客们大起大落的情绪中找到一些慰藉,看着他们因为自己的故事笑,因为自己的故事哭,他觉得挺热闹。

这种压抑和孤独一点一滴集聚起来,好似砚台中滴下的清水,越研越浓了起来,于是,桂花月下,幻化成这场舞剑,使得夜色四分五裂。他的身影似鬼魅飘忽,剑声成了这夜最动听的音符,桂花缤纷,却没有一片花瓣沾染在他的身上,香气四溢,夜色正浓。

良久,庄九在剑术中收拾好了自己莫名焦躁起来的心情,他垂剑站在苏叶叶面前,温和笑道:“这回,你可信了?”

苏叶叶呆在那里,直愣愣地看着庄九,忘记用手捂着张开的嘴巴,显然没有从刚刚那一幕里回过神来。她的眼神里写满了不可置信,然后缓缓地蒙上了一层水雾,等到庄九坐在石桌旁,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惊喜和赞叹。随即,她怯生生地向前挪了两步,见庄九看着自己,然后又向他挪了两步,在庄九的目光中,鼓起勇气,伸出了右手,然后又缩回了四根手指头,缓缓地用食指指腹,戳了戳庄九手中的剑面,咽了咽口水,抬头正视正要喝茶的庄九道:“是……是真的哎……”

庄九眉毛抖了抖,垂眼看了看手中的这柄剑,它传世已经超过三百年,能使用这把剑,本身就标志着他在杀手界的崇高地位,如今这个丫头竟然用“是真的”这三个字来评价它……这就好比潜心厨艺几十年的大厨精心做了一桌拿手好菜,却只换来食客的一句“熟了”的评价,真是无奈又郁闷。

戳完了剑面,苏叶叶的胆子似乎大了些,她凑得更近了,用两根手指头碰了碰,嘴里啧啧感叹道:“这就是你说的……专业?”

这个真诚的问题让庄九心里好过了些,可下一句,让庄九差点吐血。

“为了说书……你可真……真舍得下血本呀……”苏叶叶抬起小脸顿悟似的,“难怪,你说你说书很辛苦,果然很辛苦。”

庄九哭笑不得,之前诓她的话,她都毫不质疑地信了,唯独这句真话,她却聪明了起来。庄九摇摇头,随手敲了苏叶叶头顶一个栗暴,丢下一句:“回去吧。”转身便往屋子方向走。

苏叶叶满脸委屈地捂着脑门“噢”了一声,耷拉下脑袋。

背对着她的庄九,脸上的表情,是弥足珍贵的舒坦开心。

苏叶叶往院门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兴奋地又跑了回来,朝屋里“喂喂”喊了几声。

庄九关门前,见她一脸兴奋地跑回来,然后将门轻轻地关上了。苏叶叶的脚步声在门前戛然而止了,隔着门,她试探着问了问:“你是要睡了吗?”

庄九在屋内没有答话,黑暗中,他用唇语说“小结巴”,然后摇了摇头,不屑地笑了笑,不过是自己心情好,与她多说了几句罢了,她又能有什么不同?他可是从来不被外物所影响的。

庄九已有几日不去说书了,晚上他坐在桂子树下,喝着茶,下弦月升起的时候,院门口蹿出了一团身影,庄九并不意外,继续心无旁骛地喝着茶。

苏叶叶来到石桌旁,那石桌上放着一个茶壶,一只杯子,庄九抬眼看她,她一脸开心的模样,并没有将上一回庄九闭门不见放在心上。

庄九依旧没有主动开口,他倒了一杯茶,放在鼻下闻了闻,心中感慨这茶香虽好,却多了几分孤寂的味道,还是不如这桂子花香繁华,充满人情味。

苏叶叶颠儿颠儿地走到庄九对面的石凳子边,然后窸窸窣窣地取出了一个小巧的桃粉色的苏绣手帕,里面不知道裹着什么,她期待地看着庄九道:“我……我给你个东西噢!”说完将这团东西往前推了推。庄九看了一眼,低下头将茶饮尽。苏叶叶见他不搭理自己,索性跪在凳子上,倾身向前,将它往庄九面前又推了推,直推到庄九眼皮子底下才作罢。

庄九虽然喝着茶,但余光将她的动作都收在眼里,不阻止,但也不说话。苏叶叶见庄九不再喝茶,终于将目光落在了帕子上,赶紧从凳子上跳下,颠儿颠儿地转到庄九面前,抬起庄九垂在腿边的手,展开他的手掌,郑重地把手帕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慢慢解开,却因为紧张,手帕的结解了半天还没解开。

庄九也不同她计较,由着她,想这小姑娘看样子是出身权贵,莫不是脑子一热,偷了家里的什么稀罕物来给自己?到时候家长找上门来,传出去可就是笑话了。刚想出言问话,额头出汗的苏叶叶终于解开了手帕,看着如此大费周章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东西,庄九无语凝噎,颇想吐一口血。

因为这精心包裹的帕子里装的是一小把松子。

庄九说书这些年,不是没有听客们送过庄九东西。年前苏侍郎的三公子和王大将军的独子,在繁苍楼就是因为打赏斗上气,前者打赏了五百两银子,后者更是送了一颗价值只高不低的珊瑚珠子,传了好一阵子的闲话。

只是……现在庄九竟鬼使神差地端着这把松子,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苏叶叶见庄九没有反应,笑着用手指头戳了戳他,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很惊喜的表情:“给……给……给你吃的哦!”

见庄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自己取了一颗出来,然后费力地剥开了壳子,把松仁小心取了出来,再放回他的手心里,如释重负地道:“喏,你看,是……是……是这样吃的,你学会了吧?”说完,忽然有些害羞,但故作镇定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扭头往外走,越走越快,最后干脆飞奔了起来。

苏叶叶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好半天了,庄九还是捧着几十颗松子没动。

他除了说书之外,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觉得人太复杂太闹心。他做杀手,是因为世人大多无趣,讲的大多是废话,不如拿剑说话,干脆又直接。

苏叶叶很单纯很有趣,他可以放下戒备,所以并不排斥她。庄九想到这里,才回过神来,捻起掌中那颗剥好的松子,端详片刻放入嘴中。甘草味,果然是德芳斋两钱银子一包的高档货。庄九咂了咂嘴,心想,还挺好吃的,自己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