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长城归来 第二十一章 杀妖否?

  • 字体
  • 背景

作者:不争先生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277字

 

自古以来,但凡有影响到国之命脉的事情出现,总会有异兆先生。

燕京,天坛,观一国之风调雨顺、命脉未来的处所。

天坛北部,祈年殿:

鎏金宝顶蓝瓦三重檐攒尖顶,层层收进,总高38米。

内有二十八根金丝楠木大柱,里圈的四根寓意春夏秋冬四季,中间一圈十二根寓意十二个月,最外一圈十二根寓意十二时辰以及周天星宿。再加上柱顶端的八根铜柱,总共三十六根,象征三十六天罡。

殿内地板的正中是一块圆形大理石,带有天然的龙凤花纹,与殿顶的蟠龙藻井和四周彩绘金描的龙凤和玺图案相互呼应。

宝顶下的雷公柱则象征皇帝的‘一统天下’

大殿建于高6米的白石雕栏环绕的三层汉白玉圆台上,即为祈谷坛,意为拔地擎天之势,壮观恢弘。

祈年殿,无大梁长檩,无铁钉,二十八根楠木巨柱环绕排列,支撑着殿顶的重量。

殿为圆形,象征天圆;瓦为蓝色,象征蓝天,暗指‘敬天礼神’!

这时,正风和日丽,可忽的,祈年殿上空风云变幻,斗转星移,景象骇然。

不多会,一位穿着红袍的威严老者从大殿内冲出,老者面色肃穆,步履极快。

出了殿门便是一路往南。

跨过丹陛桥、皇穹宇,直到达圜丘前。

圜丘又叫祭天台,是用来祭天的地方。

其四周绕有两层名叫墙的蓝色琉璃瓦矮墙。第一层墙为方形叫外;第二层墙为圆形叫内,象徵‘天圆地方’。内中央处,就是祭天台,即圜丘台。

老者理正衣着,踏上圜丘台。

他站在台中央,先是拱手朝着四个方向各施一礼,随后站定,口中喃喃有声...

声音渐渐洪亮悦耳,有声波从四面八方传来,震动越大...

最后老者面朝南方拜服而下...

也不知是预见了什么,这位红袍老人,掌握着至高权柄的华国大长老身体激动的在颤抖...

却说,与此同时。

潘家口滦水下。

李二顺着青石板路向前走着,不多会,只见到在那幽暗的深水中,他看见了已消失在这个世界百余年的长城孤影。

有旧时的城门、敌楼、灶台...

在水下,这长城早已失去了印象中镇压万千妖族的雄伟瑰丽,它被绿藻覆盖,显得安静、温婉,以及些许的落寞。

从一处拱门进入,李二爬到了长城之上,追寻着宁宁中的引导,很快就来到了将军大殿。

在将军殿的中央,一道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帘,心中陡然一紧,快步走近。

果不其然!

正是李四儿公主穿着身女士将军服横躺在床榻上。

李二心里激动,眼泪水都快要涌了上来。

他就要伸手轻推四儿,想要唤醒她,却忽的发觉,李四儿那闭着的眼眸处,长长的睫毛在轻轻发出颤动...

“是醒的!”

李二见状,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心中念道,嘴角突然擎着了丝笑意。

‘白雪公主得到了王子的轻吻,随后便醒了过来。’

这是李二曾经给四儿讲的童话故事。

轻阖上了眼眸,李二俯身,跟着他的唇便虚吻上了长城新诞生出的精灵李四儿。

两唇相触,一股白色的光芒旋即将两人围绕在内。

一股股澎湃的灵力涌入了李二的身体中,这是在进行改造,将打下史上最强的根基!

李二与李四儿却是不知道,在他们相吻下的那一刻,数百里之外的燕京天坛,圜丘台上空日月齐现,一半是黑暗、一半是光明,繁星大亮,引得无数人震动...

青山关中,气氛紧张。

面向大青山的方向,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各类走兽将天上天下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前沿,交战已经在进行。

倚着城墙,发射出带有特殊力量的弩箭、火炮...

军用卡车不断在往前线奔赴...

监狱楼处,第一时间就赶至了只队伍。

军队环着监狱楼实枪实弹的摆开了姿势,如临大敌的模样。

只要严守着监狱楼,关外那些未至化形期的妖族就算再多,影响也实在有限。

因为,只要渡过妖劫,人类的火炮、弓弩对妖魔的影响就会大大降低。

“我配制了砌裝,能够加强监狱楼的外壁。”

江宏杰站在戚恒硕的面前,做出严肃的神情,只听他沉声道。

“一切就拜托你了。”

戚恒硕向厮杀的方向望去,手中的长枪被紧紧攥着,他之前就已经知道江宏杰的修复内容,所以没有犹豫当即就答应了。

江宏杰提着个木桶,就走到监狱楼前。

他神情专注,丝毫没有被外界的情况影响,将木桶里的砌裝均匀的涂抹在监狱楼的表面...

江宏杰展现出的是一种匠人精神。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举止都从容不迫,行云流水。

正如同他所说一般,当砌裝逐步干去,整座监狱楼也越发的牢固。

被黑色甲胄包裹的精灵虚影显形,附身在戚恒硕的耳旁述说着感受。

修复师是神圣建筑的医生,这是精灵们,也是所有百姓的共识。

“不过是一群以卵击石的乌合之众罢了。”

青山堡议事厅,卫离墨将军批起了铠甲,沉声道。

说着,他就起身,将兵器架上的长枪取下,看向李毅、月菱豪迈的大笑道:“李毅、菱儿,让我看看你们两的进步!”

他话毕,又对着一侧的武玉郑重的说道:“武玉姑娘,这次可要辛苦你了,你是我们能够肆意沙场的后盾。”

几人一一应道,随即相继走出。

出了议事大厅,刚走不远,就瞧见‘胜一台’上仍是两个戏曲师演奏着‘断密涧’,声音激昂,鼓舞着难以遮掩的势气。

在台前,是三爷手拄着拐杖,一人独坐。

“三爷!”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卫离墨将军看见,哈哈笑着,连声便喊道:“三爷,杀妖否?”

此刻的三爷,只半阖着眼眸看了一眼将军,就又一次将视线转回至‘胜一台’上。

这一道视线的注视,让将军仿佛看见了熊熊的火山就要喷发,他咧开了嘴巴,没有再说话,大步向堡外走去。

此刻,监狱楼边,江宏杰将一管不知是什么的药水滴入了木桶。

他面色不禁,搅匀了砌裝,随后才蘸着,手上没有半点停顿,一如之前般挥下...

Ps:书友们,我是不争先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