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我是特种兵之龙牙 第三章:第二次新兵连,又被锤了(3)

  • 字体
  • 背景

作者:孤枫叶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3485字

第二次新兵连,而且我又被锤了(3)

枫叶上班太累了所以就不用第三人称了,请大家不要见怪哦。

我们自然是背着自己的背囊一路越野被开着那种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迷彩小王八一样的吉普车(后来我知道这是什么劳什子突击车)的两个士官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山窝,这是我们新训队的驻地。

看上去距离特种大队的驻地还有十几公里远,因为我们很明显还没有资格进入那个重重把守狼狗吐着舌头卫兵上着实弹铁丝网通着电流的大山里面。

说实话直到我琢磨了一个礼拜以后我才从地形地貌和星座变幻上猜出我们的大致位置,直到我们进入技术科目的学习接触了那个什么劳什子GPS我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

我跑路的时候那种恨意越来越重,心里就想你们臭牛逼什么啊不就是胳膊上多了利剑的标志吗?

你们是部队我们也是部队都是解放军都是陆军都是兵怎么你们就那么保密我们部队就那么不值钱?

我早晚有一天搞你们个七荤八素让你们尝尝你们的老祖宗侦察兵也不是泥捏的!

我正合计着已经被那辆长得跟小王八似的小吉普七拐八拐带进了一个废弃的营盘。

我一眼就看出来这里原来应该是一个坦克团的驻地,大概部队撤编了所以营盘空了但是兵房步兵基本科目训练场什么的应该都还有,看来是专门收拾我们这些在他们眼里看来是菜鸟的侦察兵的尖子的。

我们跑进这个营盘才知道根本就没有啥子象样的楼房了全是残垣断壁估计是他们废物利用了看来全军都一样啊南泥湾精神永垂不朽,我正合计着我们住在啥地方不会又睡班用帐篷吧。

结果那辆门上漆着那只狗头的小王八吉普拐啊拐我们在后面追啊追最后到了原来的坦克车库停下了。

然后我们就气喘吁吁的站队,俩小士官下来啥也不跟我们说,就打开一个坦克车库的门说进去吧。

我们就进去了我一看就毛了这是住人的地方吗?一车库的柴油味道虽然还算干净还算整齐有那么十几个双层的铁架子床但是味道确实是够可以的。

我跟着那帮子弟兄就进去了把背囊放到写着各自名字的床上都是皱着眉头尽量不去呼吸,我想大概都在合计这以后怎么住啊,没想到后来习惯了换了兵房以后看见柴油发动的车子什么的就想去闻闻不然总是浑身不舒服,我跟大家说实在的这种东西也上瘾的。

就像老坦克兵闻惯了柴油味道筋骨也颠簸惯了开汽车总是觉得跟玩具一样一个道理。

我们刚刚把背囊放好还没有打开收拾床,外面的哨子就响了我们赶紧出去列队。

那个狗日的孙宏伟跟几个尉官士官来了还事事儿的背手跨立站的跟电影里面一样成个品字队形就等着我们弟兄。

这回我们都跑清醒了才看清楚这帮狗日的教官全身迷彩和我们的花色略有不同布料严重不同腰带根本不同鞋子更加不同,还配了个黑色的贝雷帽(那个时候这种帽子全军都没有配发呢所以看上去挺稀罕的也没几个人知道叫贝雷帽枫叶以前卖盗版碟知道啥子是贝雷帽,后来这个帽子发下来我们的几个农民兵弟兄还有几种很经典能让你苦笑不得的戴法我以后再讲),往那一戳摆派头显得自己都跟高人一等似的满脸情况。

我们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这么站着。

Google 文章内广告 1

孙宏伟还是看着我,我也看他。反正来都来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菩萨是泥捏的我是肉作的,不过就这100多斤活着干死了算我就不信你能把我怎么办。

这个狗日的孙宏伟终于把眼睛挪开了,然后是开场白我想他在机场就憋的够呛,他就一口山东普通话:我谨代表龙牙大队全体官兵队你们表示热烈的欢迎!然后没人鼓掌因为傻子也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鼓掌。

然后他就说了一些什么劳什子我就记不住了部队干部的老一套也不值得写。

他大概被我看的不是特别自在所以话音多少有点不自信开场白就草草收场然后就说我们弟兄刚才跑路不好淅沥哗啦就让我们弟兄饭前运动运动。这个我倒不怕,侦察兵集训比武下来跑路算个鸟?

我们换了迷彩作训服跟着那辆小王八吉普跑路,七拐八拐上了山。那个孙宏伟就在后面开着另一辆小王八吉普跟着,我们弟兄就跑路上山谁都不傻知道杀威棒刚刚开始不到卖命的时候所以都留着劲头。(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雪狐侦察连知道后来再一次遇到他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然后带路的小王八吉普一加马力就拐到一片泥潭子边上我们快跑到跟前都有点犹豫不知道该跑路过去还是跟车一起停下。然后第一辆小王八吉普上的一个士官就说:“下去!”

我们就下去当兵的死都不怕还怕泥?

然后就按照命令在里面串的跟个糖葫芦一样作仰卧起坐。说实话我们在老部队都是高手所以仰卧起坐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在这个泥潭子里面作还是第一次所以多少有点不适应。

说实话那个滋味确实不好受不是累是你起来落下的时候泥浆子满身满脸满耳朵乱流乱贱,睁不开眼睛因为满脸是泥浆子,不敢怎么大口呼吸因为满嘴也是泥浆子,身上就更是泥浆子了。

那个狗日的士官还要我们喊号子一二一二喊的声音不响就要骂人,骂人我们不怕因为我们都是被各个的连长骂出来的连长比他们骂人的花样多的多的多。但是一直这么作我们不好受后来就习惯了再后来我们去野外住训的时候帮老乡割麦子见了个猪圈大家身上就痒痒恨不得蹭两下才过瘾——有时候人的习惯就是这么怪,关于这些奇怪的习惯我后面慢慢给你介绍几个神人,我至今没见过这么神的人物。

特种大队真是藏龙卧虎什么鸟人都有,所以我在刚刚开始叫他们草杆大队是有道理的,后来这个外号搞的大队长知道了还不高兴因为臂章是他亲自设计的花了好几个晚上的心血结果弟兄们都开玩笑说是草杆。

我们作了100个仰卧起坐以后又让我们翻过来作俯卧撑,这下子更加难受了因为你的脸就一定要扎在泥里反复扎耳朵都流泥浆子。100个以后弟兄们已经都是泥人张老先生的泥胎子了。

这样的体力消耗是一般的两倍左右,因为你的呼吸是受到限制的因为泥浆子也是有阻力和重量的也因为我们不适应。

后来弟兄们渐渐摸索了出了在泥浆子里面作体能的方法,就不是那么难受了,再后来就都发展到见了个猪圈都恨不得滚滚因为野外住训没有泥浆子滚当然只是个想法,再再后来***狗日的孙宏伟就让我们滚比猪圈更恶心的了我以后讲。

我后来退伍以后看电视才知道国外有钱人流行这种东东,还叫做什么“泥浴”说是有保健作用我当时就觉得看来草杆大队是未卜先知啊知道给我们保养身体。

弟兄们这下子满身泥浆子但是还不让起来还要按照士官的口令作一些测滚和后滚翻前滚翻头都栽进泥里。

我当时在那种状态基本上没有什么思想了,因为你不能思想要提防泥浆子进嘴里。

当然我们最后都精疲力竭然后让我们在里面保持一个俯卧撑的姿势悬空但是胳膊不能直着,就这么一直这么呆着时间多久我记不得了开始还数数但是后来就操心自己的胸肌和肱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很久没接触这种名词了)了因为越来越酸侦察兵尖子也不是铁作的也是肉知道什么是累。

我就这么悬着看着鼻尖上的汗水合着泥浆子滴答滴答滴答到下面的泥浆子里面。

我就这么悬着然后好像无数小蚂蚁在胳膊的肉里面爬后来是咬再后来是狂咬真的越来越难受但是我还是梗着脖子坚持着因为真的很累。

最后连脖子都酸疼了然后脸都因为坚持而恨不得干脆抽筋。

我在最前面的一排就这么坚持着。

一双擦的很亮的大牛皮靴子慢慢走到我的面前站着一直就这么站着。

然后一只军靴踩在了我的肩上,并没有用力,我就下去了一脸栽在泥浆子里满嘴是泥浆子动也动不了。

我从泥浆子里面慢慢转过身子大吐几口才能喘气,我看见孙宏伟看着我的眼睛没有表情。

我只是听见孙宏伟摇摇头叹气说:“把他们洗洗,吃晚饭。”

他转身走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他不屑的笑,很多年后我问过他,他坚持说没有因为自己也是那么过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因为记忆总是在出现偏差。

这是我来这个狗日的特种大队的第一个下午,我们用了2个小时在泥浆子里面洗澡,然后被赶进山下的河里洗澡,最后就这么湿湿的跑路去那个废弃的营盘里面的一个在角落里面的野战炊事车吃饭,没有吃饱饿着肚子穿着半湿的衣服跑了个10000米武装越野又作了传统的5个100的体能才算训练结束,然后政治学习开始就是不让你休息穿着汗水合着河水泥浆子的迷彩服我们傻不拉几的学习文件学习精神还学习什么好像没有三个代表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我都记不清了反正都是学习。

熄灯的时候我们都开始知道这个狗日的大队看来还真不是纸糊的,我说过我不是军迷其实我在特种大队的很多战友也不是我们对特种部队的了解很少很少就是会跑路会攀登会打枪什么的,至于那些你们整天特别感兴趣的基本上都是后来进入战术理论学习的时候才接触的。

还是写的细致了我要这么写就真的写不完了我拟定个大纲先大家慢慢看,其实这段时间真的没什么可以写的,因为就是基础训练大家知道的都差不多。

我的意见是直接写我挨锤,这样还有故事看不然就都是我的个人体会成了意识流了我还最讨厌写意识流就喜欢写故事我再想想大家也想想。

PS:枫叶上班实在是太累了,就不在用第三人称了,大家不要见怪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