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琴妃倾城 第123章 到药王山,君桓扶苏(二更)

  • 字体
  • 背景

作者:荢璇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3727字

 

又几日过。

药王山。

药王山坐落在君临一处山脉之中。崇山峻岭间,云雾缭绕,颇有几分人间仙境的意味。

马车行至山林中,一路直至药王山大门前。

他们此来,药王山早便接到消息。是以一到药王山大门前,便有无数药王山弟子列队相迎。

药王山弟子通一色的白衣,看着很是出尘。

顾月卿一行下了马车,抬头便看到药王山巍峨古朴的石门,上书“药王山”三个大字。看这石门,没有千年应也已有几百年的光景。

顾月卿一袭红衣当先站着,秋灵抱着小君焰落后她两步,夏叶抱着燕尾凤焦与她并列站在顾月卿身后。

至于叶瑜和追上来的燕珏,此番落后顾月卿半步站定。

药谷子站在一众弟子前,当先拱手躬身见礼,“见过皇后娘娘。”

其余弟子跟着见礼。

药王山不属任何一国,但它在君临地界上,受君临颇多照拂,是以称呼顾月卿为皇后时,并未在前加上“君临”二字。

却不似君临百姓一般需行跪拜礼。

“不必多礼。”

药谷子看向叶瑜,“叶少主。”

叶瑜还他一礼,“药王。”

几人见完礼后,顾月卿道:“本宫此来是为看皇兄,凡请药王遣个人给本宫领路。”

“皇后娘娘请随老夫来。”

药谷子转身恰要走,燕珏便上前一步跪下,“徒儿拜见师父。”

药谷子脚步一顿,看向他,语气似有几分怅然,“回来了便好,起来吧。”

这时便有弟子惊喜的喊“是大师兄”“大师兄回来了”之类的话,看得出燕珏在药王山颇有些地位。

虽则药谷子只有燕珏和周子御两名弟子,但同门中弟子也不少。而燕珏是药王大弟子,便也得门中同辈称一声大师兄。

纵是燕珏这些年都醉心武学,喜欢他的弟子却仍有不少。

他母亲与燕浮沉的母亲是姐妹,又与燕浮沉有同一个父亲,燕浮沉长得那般模样,燕珏自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药王山有不少女弟子。

一行人在药谷子的带领下进了药王山。

这是顾月卿第一次到药王山,亦是叶瑜秋灵夏叶等人第一次来。

入山门还需往上行百余石阶,皆是习武之人,爬这点台阶并非难事。

不过片刻便到了山顶。

楼阁殿宇并非建在半山腰上,到了山顶之后,自成一域,平坦开阔间,是错落有致的楼宇。

“临王在雅轩院,皇后娘娘这边请。”

顾月卿没来过,却并非不知药王山是怎样的布局。便是万毒谷与药王山这些年来井水不犯河水,君桓到药王山这般久,她派在君桓身边的人也同样在药王山待了许久,哪能查不到点东西。

君凰早年在药王山时,住的便是阑居,而雅轩院临近阑居。

不一会儿,雅轩院。

孙扶苏推着君桓的轮椅,领着一众仆从早早便候在雅轩院大门处,瞧见顾月卿一行,眼底皆有惊喜。

“参见皇后。”君桓和孙扶苏同时道。

身后一众仆从跪地,“参见皇后娘娘!”

“参见临王,临王妃。”顾月卿这边的人也与对方见礼。

罢了顾月卿才道:“皇兄皇嫂不必多礼。”

君桓为帝时,是她向君桓孙扶苏见礼,而今身份换了,便是他们向她见礼,便是她不在意,礼数也当如此。

是以顾月卿并未多说什么。

看着面色仍十分苍白,拿着手绢捂住嘴唇忍住咳嗽的君桓,顾月卿问:“皇兄的身子可好了些?”

“还是老样子。”提及君桓的身子,孙扶苏面上的笑便浅了几分,眼底隐着担忧。

“先进屋吧。”语毕瞥见秋灵怀里抱着的小君焰,惊喜的将轮椅交给近旁的婢女,走过去,“这便是缚谨?”

顾月卿淡笑着点头。

她这个笑让孙扶苏愣了一下。

这般长时间不见,那个冷清的倾城公主好似变了许多。即便只是一个浅淡的笑,从前在君临时也断然看不到。

收回心绪,看着小君焰,“来,缚谨,皇婶抱抱。”

无疑,孙扶苏瞧见小君焰的第一眼,亦是惊诧于他非凡的样貌及他眉间的胎记。

许是听底下人说过,她惊诧的情绪很快便收住。

岂料她这般一说,原睁着眼睛的小君焰便看向顾月卿,竟像是在询问她一般。

看得孙扶苏惊疑不已,“这孩子怎……”若她未记错,他当是还有一段时日方满周岁。

未满周岁的孩子便这般懂事?

顾月卿倒是见怪不怪,毕竟这孩子自小就不哭不闹甚是懂事,稍微大些肚子饿了或是想出恭了,亦会用他自己的方式示意。

再大些,有陌生人靠近想要抱他,他便会看向离他最近,他又觉得最亲近的人。

“这孩子自幼聪慧,自出生便未见过皇嫂,故而如此。”顾月卿把小君焰的警惕说得委婉了些。

“原是如此。不愧是我君临太子,生而非凡。”

顾月卿未接话,只唇角微弯,对小君焰道:“缚谨,这是你皇婶。”

“临王妃莫怪,多见少主几次,让少主对您熟悉了便好。”秋灵说着,将小君焰递给孙扶苏。

抱着小君焰,孙扶苏的眼眶便止不住的红了。

大婚近七年,莫要说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便是与夫君亲近些都不曾。

她并非埋怨,而是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此事她并非未与君桓提过,只是他总说不想拖累她,两人便一直相敬如宾。

实则于她而言,有了孩子,不仅不会成为她的拖累,若他有个什么好歹,她还有些念想。

不过他既坚持,她便也随他的意。左右他若有事,她也不会独活。

顾月卿一眼便看出孙扶苏的心思,不过这种时候,什么都不说反而最好。

“皇嫂,先进屋,我先给皇兄号个脉。”

一听她提及君桓,孙扶苏的情绪便被拉回。

若放在从前,她断然不信顾月卿有这般能耐,自从顾月卿着人送来药方和不少珍贵药材,药王照着医治君桓,破了他仅有一年寿命的定论后,孙扶苏便对顾月卿百般信服。

加上药王和前来探望的周子御多次赞叹顾月卿所写药方之精妙,孙扶苏更是对她深信不疑。

“对对对,先给你皇兄看看。”

回头正要招呼人,才看到叶瑜,笑着打招呼,“小瑜也来了?方才看到倾城和缚谨只顾着高兴,怠慢了。”

“扶苏姐姐哪里的话,以你我的关系不必如此见外。”

彼年叶瑜落水得燕浮沉搭救,醒来后守在她身侧的是孙扶苏和君凰。当然,主要还是孙扶苏在安抚照顾她。

是以叶瑜与孙扶苏的情谊并不浅。

孙扶苏轻柔一笑,“小瑜说得对,先进屋吧。”

说着对药谷子和燕珏也点了个头,即便在这般惊喜时刻,孙扶苏的礼数也十分到位。

到底是做过五年皇后的人,可谓是女子端庄大方的典范。

*

屋中,众人落座。

孙扶苏坐在轮椅另一侧,彼时她已不再抱着小君焰,怕君桓将病气过给他,毕竟小孩子很是脆弱。

看向方将手从君桓手腕上拿开,神色有几分凝重的顾月卿,紧张道:“如、如何?”

见她如此焦急,君桓低叹一声,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不必着急,生死有命,我已多活了这么些时日,老天待我已是不薄。”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孙扶苏忙起身轻拍他的背。

紧咬着唇瓣没说话。

君桓知晓她担心,但这些事并非他能左右。心下一叹,看向顾月卿,“倾城有话可直说,时至今日,皇兄已没有什么不能接受。”

“便是治好,此一生恐也是病弱之躯。”

“能治好?!”

“你的意思是能治?!”

孙扶苏和君桓几乎同时出声,前者是孙扶苏,后者是君桓。

一旁坐着的药谷子闻言亦是双眼一亮。

“是能治好,不过,治好之后皇兄许不能如常人一般骑马射箭,甚至难有子嗣。”

君桓看着激动得都快哭出来的孙扶苏,道:“只要能治好,其他无妨。”

他不怕死,但他想陪她过完此生。

“有无子嗣不打紧,只要王爷还活着。”孙扶苏到底是没控制住,眼眶彻底红了。“倾城,拜托你了。”

“皇嫂说的哪里话,你们是君凰的亲人,便也是我的亲人,我定会竭尽所能治好皇兄。”其实方才她是在思量根治之法,然无疑,并未想出这般法子。

或许将来会寻到,但此番确实是没有的。

她从不放豪言,做得到便说,做不到她不会轻易承诺。

而今她只能保住君桓的性命,并不能治好他病弱的体质。

因他们是景渊的亲人,她便当他们是亲人,换而言之,便是她出手救人,实则也是因着景渊。

君桓和孙扶苏对视一眼,默契的想到了当初赐婚之事。

二人皆无比庆幸给景渊赐下这门婚。

既给景渊寻了个可相伴一生之人,还因着顾月卿,困扰景渊多年的毒才得解。

也因着顾月卿,纷乱的天下才渐渐安稳。

而今更是因着她,才得以保住君桓的性命。

“不知皇后娘娘要以何种法子救治临王?”药谷子压下心底的激动,虚心求教。

“皇兄此番病症多是陈年旧疾引起,想要治好,寻常法子不可行,需得配以药浴针灸以及服用药物,方有成效。不过想要看到效果,亦非一朝一夕之事。”

“需要多久?”孙扶苏会这般问,并非是她等不起,而是出手之人终究是顾月卿,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尚可,若需七年八年甚至十年几十年,岂非要耽搁旁人这般久?

“多则三年,少则一年。不过皇嫂可放心,待皇兄的情况稳定些,便可回君临再行治疗,届时不管需多久,皆无妨。再则,待皇兄的情况好转,我便可将法子告知周小侯爷或是太医,他们亦能帮着,并非需我一直在场。”

她这般一说,孙扶苏便放心了。

“如此甚好。”顿顿道:“倾城,谢谢你。”

“皇嫂,都是一家人,不必与我这般客气。”

“是,都是一家人。倾城,我们君家能娶到你,真是先祖庇佑。”连先祖庇佑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可见孙扶苏是真的感激顾月卿。

君桓亦是赞同的笑了笑。

其乐融融间,顾月卿让药谷子帮忙准备药材和药浴用的东西。她自己则领着人进了君凰以前在药王山所住的阑居。

知晓她要来,药谷子已着人打扫好。

叶瑜与孙扶苏许久未见,想多说些话,便被孙扶苏留在了雅轩院。

而阑居,竟是比顾月卿才嫁到君临时的摄政王府要冷清慑人,走进去都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不过,顾月卿住几日后,阑居便变了个样。

屋中摆设还在,只是添了些其他东西,更显人气。

------题外话------

*

明天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