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琴妃倾城 第113章 下令退兵,趁机偷袭(二更)

  • 字体
  • 背景

作者:荢璇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698字

 

“大话谁都会说,待本座吹响这笛子,倾城公主可莫要后悔。说来,当日在禾术,公主也见识过本座唤醒藏于人身上的蛊是何模样,相信公主不会这般快就忘记。”

夏旭指的是那日他刺杀顾月卿未成,逃跑时吹奏笛子于瞬息间取他几个下属性命之事。

如此手段,确实狠辣。

若非有方才他那番心虚以致笛子都险些脱手的举动,他也不像是佯装,顾月卿许还会忌惮他几分。

只可惜,他的底牌已败露。

“连陪自己出生入死的下属都毫不留情的杀死,本宫确实记忆犹新。”一句话堵得夏旭哑口无言。

他拿着笛子却迟迟未吹奏,明眼人一看便知他这是唬人的。

大燕援军里的将领本还想靠着夏旭制住君凰,用以威胁对方将燕浮沉放了,却见他迟迟不动,心便凉了大半截。

不过尽管他们知道靠夏旭是靠不住的,也明白此番并非开口道明的好时机,但一行那么多人,总有几个是蠢的。

有人本就看夏旭不顺眼,这番又见他们敬重的王被敌方扣押,夏旭还迟迟不动,便不由怒道:“老药王,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既拿那笛子出来,倒是吹啊!”

“快些解决,王上便少受些罪!你倒是吹啊!”

“对!你倒是吹啊!”

……

有人喊到“王上便少受罪”几个字,大燕大军便更闹了,尤其是那些跟在后面只听到声音看不到具体情形的兵士闹得最厉害。

夏旭骑虎难下。

将笛子放在唇边,依旧半晌未吹奏。

看得身后的人又直直催促。

燕浮沉微微拧眉,他身中软筋散动用不了内力,说话都有几分吃力,在这样喧闹的场景下,他的声音对面的大燕军未必能听得到。

好在对面有几人是他的亲信,跟在他身边已有些年头,知晓他的脾性。他微一皱眉,便有人看出不对劲。

“安静!安静!安静!”辅以内力的声音极具穿透力,恰被战场上击鼓的将士听到,连击几下,场面终于安静下来。

夏旭还拿着笛子不敢吹奏……

不再管他,有几个将领在辽源城守将的带领下翻身下马,对着燕浮沉便拱手一礼,“末将等参见王上!”

有些比较懵的将领见状也忙翻身下马跟上,身后的士兵也跟着,“参见王上!”

夏旭见此,竟暗暗松了口气翻下马背跟着,头一次如此心甘情愿的给人见礼。

敌我实力悬殊,论兵力,远不及敌方;论高手,这里谁出去也不是倾城公主和君临帝的对手。

为今之计,只有等待燕浮沉这个王上的命令。

实力差距太大,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又何必再多牺牲人?

是以燕浮沉道:“退兵!退守辽源城!”

“王上……”是一众将领不可思议的喊声,“末将等誓死要将王上救回!”

“退兵!莫要让孤说第三遍!”他双眸微眯,神色微冷。

这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可是王上您……”

“孤自有思量!这是圣旨,如有不遵者,以抗旨不遵之罪论处!”看向顾月卿,“孤答应你们的定会做到,勿要为难我大燕将士。”

“这是自然。”顾月卿淡淡道。

听到燕浮沉说不遵者以抗旨不遵之罪论处,以及他与顾月卿的这番对话,让他们深刻的明白,他们此番处于何种劣势。

谁也不敢再反驳。

齐齐应:“是,末将等遵命!”

鸣金收兵。

在燕浮沉开口时,夏旭便慌了。

这些人都退,他还留在此作何?莫要说对面的兵力不比他们少,便是人数真及不上他们,对上顾月卿,他也没有半点胜算。

正要趁乱翻身上马调转马头跟着离开,“铮”的一声,仅他一人从马背上落下,还受了不轻的伤。

堪堪爬起来,便听到顾月卿清冷的声音:“老药王既然来了,又何必如此匆忙离开?”

身形一转,便一点脚尖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抱着琴翩然落地,站在离夏旭三步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君凰见状,也忙从马背上跃起落于她身侧,并非要亲自解决夏旭,而是怕顾月卿不注意被夏旭偷袭。

夏旭吃力的撑着方能稳住身形,如今他的武功退步太多,否则哪会连顾月卿方才那招都避不开。

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两人都是这世间难寻的佼佼者。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对世间绝无仅有的璧人。

有那么一瞬,夏旭是艳羡的。

少年时,他喜欢安荷,幻想过的未来便有如此并肩而立的画面。

可如今他身败名裂,武功又废去了大半。再看安荷,哪里有从前美艳高贵的样子?便是近几日在辽源城里又穿上漂亮的衣衫戴上华贵的首饰,身上也掩盖不了一股市侩气息。

变得尖酸刻薄势利眼,不再是那个野心勃勃,身为一个男人即便被她踩在脚下也甘之如饴的女人。

他不清楚,她变成这样是她骨子里原就有这些东西,还是这一系列的变故给她的打击太大,以致她变成这般。

他想验证,便只能再拥有世人仰望尊崇的身份,是以分明可逃命偏安一隅,他也毅然决然的选择再赌一把。

当然,更多还是他不甘于平凡。

呼吸过高处的空气,落入谷底后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夏旭端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本座自知不是你们对手,要杀便杀。”

语罢看向君凰,面上满是悲戚哀恸,“为师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事,就是打君临的主意。可是景渊,你不得不承认若非有为师,你早便死在君都城门外。”

“为师救你一命,算计你一次,已算扯平。你昨夜放为师离去,为师此番又带人前来,又算扯平。说来,为师已不再欠你,倒是……”

目光转向顾月卿,“倒是欠了倾城公主。”

“这些年荷儿筹谋颠覆禾术皇权也有本座一份。风华是本座的弟子,曾试图刺杀你,虽则她已赔去一条命,也依然算是本座欠你。本座这条命,你便拿去……”

忽而眸光一狠,“想要本座的命,做梦!”

随手一挥,便有几十根银针朝顾月卿和君凰飞来。

就夏旭的尿性,两人根本没相信他说的话,是以他一出手两人便已察觉,身形飞转。

纤细的五指抚过琴弦,赤魂挥出。

无数清脆的响声,已然拦下大半银针,却还是有少许遗漏。

每一根银针上都带着一只细小的蛊虫,顾月卿丝毫不敢大意,脚尖一点跃到半空……

七弦琴,一次九道音。

这是目前顾月卿能将琴诀使到的最高境界。

她从未用以对敌,因着这般太过消耗内力。九道琴音毕,她整个人便会力竭。

从未用来对敌,便是说她也不知具体能达到何种威力。

此番瞧着,那些银针根根碎裂成粉,翻身上马背准备趁机溜掉的夏旭直接连人带马被击飞出去。

就是君凰都受到些许琴音带出的劲风波及。

幸得他内力深厚,只退后两步,并未伤到。

待稳住身形,他手执长剑抬头看向半空中一袭红衣风华绝代的顾月卿,赤眸深邃中又透着一抹亮光。

他自认对她足够了解,如今却发现,她竟还能给他带来这样大的惊喜。

这一招威力有多大,看离得那么远的柳亭夏叶等人都受到波及便能知晓。内力深厚的还好些,诸如翟耀身后的大军,已被方才的劲风掀倒大半。

待动静过去,叶瑜才拿开挡住眼睛的手,收回方才挥出去挡下大半劲风的白绫。

眼底有不可置信。

若当初顾月卿用这一招来应对她,她哪能与她过那么多招!

叶瑜不知,以顾月卿当时娇弱的身子状况与不及而今深厚的内力,是使不出这一招的。

------题外话------

*

明天十二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