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琴妃倾城 第109章 别来无恙,在意之人(三更)

  • 字体
  • 背景

作者:荢璇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954字

 

稳住马,看着抱琴出现在眼前的女子,燕浮沉愣了一下。

彼时他想的竟不是能否活着离开此处,而是,他这副狼狈的样子被她瞧见了。

连眼神都有些闪躲。

上次见她是在北荒七城边缘,亲眼看着她进了毒瘴,那时他以为这辈子都再见不着她,直到后来得知她安然,他高高提起的心才落下。

再次见面,她不再是怀着身孕的模样,看起来依旧沉稳又有些娇弱,然她那双冷清的眸子却透着冷厉,又让人感觉到她身上与她这般娇弱的身姿不相符的气韵。

她清冷绝尘,他一身狼狈。

即便她站着,而他坐在马背上,他在气势上也输了。

他知道,在她心里不仅没有他半点分量,经上次强将她留在原野甚至于想将她接进王宫之事,她对他怕是已恨极。

她身怀有孕将要临盆,还车马劳顿被封内力,纵不是他所为,也与他脱不开干系,因为掳她的人是他王兄。

即便他不认,血缘亲情也割舍不断。更况王兄掳了人便一路来到大燕,直接进了大燕的亲王府。他得知消息后不仅不将人送回,还试图强留。

恨他也是应当。

但她心里只有君凰一人,他想为自己争取一番,哪怕几率很小他也不想就此放弃。

这是他寻了近六年的人。

他如何能甘心。

不过到底是燕浮沉,纵是狼狈,也仅是内心狼狈,即便一身的伤,那满身的贵气依旧不减半分,轻笑道:“一别数月,倾城公主别来无恙。”

顾月卿黛眉轻蹙,她并不觉得这是他们正常的开场方式。

早在燕浮沉刺杀君凰时,她便当将他当成仇敌,此后再有被困大燕之事,这个仇是彻底结了。

然燕浮沉此番开口,竟是以一副老朋友见面的姿态,让她听来只觉怪异至极。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

“大燕王好似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回头看一眼,“原是来了援军。”

“不过大燕王怕是要失望了,区区几万援军又岂能与我君临天启的百万大军相较。”

不是狂妄,是陈述事实。

“倾城公主所言极是,然几万援军虽不能与百万大军相较,护送孤回城却绰绰有余,公主觉得呢?”

这倒不是假话。

若拼几万人性命从这里护送燕浮沉一人回辽源城,并非做不到。

这一点,顾月卿是清楚的。

但这前提是,她未出现在此。既然她出现了,又岂会给燕浮沉这个机会?

“那大燕王不妨试试?”

昨夜,顾月卿本在一处农家借宿,夜半时突然收到一万毒谷弟子的来信,道是燕浮沉和夏旭夜闯军营,夏旭意图用笛子控蛊,恐生变故,让她速速赶来。

她已快到军营之事君凰并不知,那是因她怕君凰知晓后会扔下这里去迎她,这种事君凰完全做得出来。

是以她只给夏叶传信,并嘱咐暂先莫告知旁人,连君凰也不行。如此算来,也就只有夏叶及夏叶手底下几个亲信知晓顾月卿的行踪。

顾月卿突然收到传信,也是夏叶看到夏旭拿出笛子之后让底下人去传的。

君凰身上的蛊是否还在谁也不清楚,万一真有个什么好歹,他们难以向顾月卿交代。

于夏叶而言,她最信任的人便是自家主子,她没有法子,她家主子未必也没有。

若皇上身上真有蛊毒,且被夏旭唤醒了,主子赶来能赶来自是要好许多。

夏叶尚且担心君凰会出意外,顾月卿接到那样的传信后又岂会不担心。快马加鞭赶来,其他人虽则也是同时出发,但有马车,速度慢了些,估计还有些时候才能到。

事实上,直至此刻,顾月卿心里都还是担心的。

没确定君凰真的无事,她不放心。

“倾城公主真要拦孤的路?”

“大燕王觉得呢?”

“看在六年前相识一场的情分上,也不能放孤离去?”燕浮沉并非贪生怕死之人,更不是在敌人面前低声下气寻求活命机会的性子。

他这番,不过是想再次试试自己在顾月卿心中的分量罢了。

然即便如此,他的语气也丝毫未辱没他一国之主的身份。

倒是顾月卿听到他的话后,轻轻拧了拧眉。

相识一场?

莫要说在燕浮沉主动提及之前她根本不记得曾见过他,便是当真记得,那也不过是有一面之缘而已。

谈何情分?

“大燕王请慎言,本宫可不记得与你有什么情分。”她很不喜这种模棱两可的说话方式,这让旁人听来极是容易误会。

她如今有夫婿有孩子,并不希望旁人说什么闲话。

依旧是那个说法,她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却不能让旁人说君凰半句不是。如今有了孩子,她更不能让孩子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

站在她的立场,说出如此决绝的话无可厚非,但燕浮沉还是满心的苦涩,“许是孤记错了,那倾城公主要如何才能让出这条道?”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

尤其是见着他用这副带着少许哀伤的语气说出“记错了”这样的话时。

都不是什么良善人,这种时候,燕浮沉不是应该抓着此事作为筹码用以为威胁她,若她不让开路,便用流言中伤她?

为何会说记错了,不给旁人任何猜忌的机会。

总不会是为了她?

究竟是为了什么,旁人不知,燕浮沉以及听到琴声快马赶来恰听到这番话的君凰都知晓。

燕浮沉这样无非有两点。

一是不想伤害顾月卿;

二是不想与她再结仇。

燕浮沉神色复杂,君凰的面色却沉了下来,连带着听到熟悉的琴声给他带来的喜悦也散了少许。

都到了这般只能为敌的境地,燕浮沉竟还惦记他的人!

幸得卿卿眼里只他一人,否则就是乱了这天下,他也要拼力将燕浮沉给杀了。

“卿卿。”

“你没事吧?”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嗯,是我。”

“我无碍,卿卿不必挂心。”

又是同时道。

顾月卿是正对着燕浮沉,而近旁的视野被旷野中少见的山丘遮住,是以直至君凰驾马绕出山丘,顾月卿才看到他。

她方才冷清的眸子忽而柔和起来,若是细看,还能看到她唇角微微扬起的弧度。

燕浮沉不知君凰来了,只听到马蹄声。

但看到顾月卿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神色间的变化,便知来人是君凰。

果然他与君凰在她心中的分量是完全不能比的。

瞧瞧方才,她是何等的冷厉决然,眸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甚至分明视他为敌,却连一点恨意都舍不得分他。

好似这世间什么东西都不在她眼中一般,遥远得让人难以触及。

但其实,她并非真的什么都不在意,不过是她在意的人未在这里罢了。

君凰开口唤她,她一出声便是询问君凰安危。

有那么一瞬间,燕浮沉觉得他连嫉妒君凰的资格都没有。

但他还是很嫉妒。

忽而又一道马蹄声传来,骑在马背上的人道:“王……大燕王可还好?”

白衣翩翩,妆容淡雅,容颜清丽,泪痣潋滟。

叶瑜是随顾月卿一道赶来的,只是她晚出发片刻,落后了顾月卿少许。

看到叶瑜那刻,燕浮沉心里其实有些复杂。

不是因着当初那样决绝的让她离开而复杂,而是时至今日,他如此满身狼狈的模样,竟也还有人什么都不图的给予他关心。

且她那副分明关心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觉得不妥,故而有些疏远的反应,让他心里有几分古怪。

相处五年,叶瑜帮了他许多,他纵是未完全给予叶瑜信任,但叶瑜算是他除夜一外最信任之人。

若非如此,他的下属也不会对叶瑜如此尊敬。

直至如今,流萤谋士在他下属中的影响力依旧未消失。她身份不便让他的下属都知晓,是以这一年来总有人寻机从他这里打探她的消息,私底下还有人经常在讨论流萤谋士何时归来……

诸如此类种种,都说明那五年叶瑜在他身边的分量。

只是她想要的,他给不了。

而今,她应也不需要了。

这样极好,她本就有属于她的人生。

“流萤,许久未见有劳挂心,孤无大碍。”

只是她这番赶来大燕,终究让他有些感触。叶家少主不管与顾月卿还是君凰,交情都不深,她特赶来大燕断不会是为着他二人。

具体是为着什么,他心知肚明。

即便她不再执着于他,待他的那份心却依旧在。

她是不想看到他出事吧。

------题外话------

*

四更七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