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琴妃倾城 第108章 一袭红衣,绝色倾城(二更)

  • 字体
  • 背景

作者:荢璇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839字

 

“待此间事了,自去领五十军棍。”军营中,尤其是双方对敌之时,疏忽大意是大忌。

这个道理君凰明白,这些军中将领也明白。

惭愧又坚定的应:“是!”

君凰一抬手,暗影卫及闻声赶来的巡逻士兵便将那些夜煞成员围住,转瞬便打斗到一处。

因着接收到信号的夜煞唯一责任就是将燕浮沉救走,夜一便领着十来个武功最好的夜煞将燕浮沉护住。

“王上,您先走!”

燕浮沉并非不顾大局之人,因着对上君凰确实胜算极小,今夜才会冒险来此。

本就是冒险赌一把,却到底还是他高估了夏旭。

夏旭说下蛊可悄无声息,他本以为不会惊动太多人便能控制住君凰的左膀右臂,偏生夏旭是个不能成事的,第一个营帐便被发现。

若非方才营帐里的打斗声引来君凰,他何至于有这么多麻烦。

细致说来,也是燕浮沉倒霉,选谁的营帐不好,偏生选夏叶的。

夏叶这段时日都在专研蛊术的破除之法,做了许多尝试,终于研制出可抑制低级蛊虫靠近的药物,近几日才用在自己身上以作防身。

没有蛊虫验证她研制出的药是否有效,是以她并未告知旁人,仅用在自己身上,是防身,也是寻机验证。

毕竟这世上只有夏旭知晓制蛊之法,也只有他手里有蛊虫,须他对自己出手,夏叶方能知她的药是否有效。

因不知他何时会出手,一将药研制出,她便没耽搁的撒在沐浴水里泡了几次,身上便染上了药味,三丈之内皆可闻到。

今夜若非遇上的是她,而是这军营中除却君凰外的任何一人,许都有会中招。

所以才说燕浮沉倒霉。

“王上,请您以大局为重!”见燕浮沉盯着被围攻的夜煞,夜一又有几分焦急的道。

燕浮沉深深看那些夜煞成员一眼,再看向君凰,眸色幽深,暗潮汹涌,“走!”

君凰自然不会那么轻易便将人放走。

不仅因着燕浮沉若活着离开,两方必有一场大战;还因着若燕浮沉仅靠着这几百人就冲出他几十万大军的军营,若是传扬出去,他的威严何在?

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就要拦住燕浮沉的去路,岂料那些夜煞里突然冒出一人,当即取下脸上的鬼面具执剑拦住他,“小师叔,得罪了!”

不是燕珏又是谁?

君凰眉头轻蹙,“你也没少得罪朕!”

赤魂一挥,却是没下杀招。

这让燕珏愣了愣。上次他劫走倾城公主,小师叔赶到珏王府救人时,对他可没手下留情,此番怎……

“王兄怎会在此!”燕珏出现在这里,是燕浮沉没想到的,分明几日前燕珏便已离开辽源城。

燕珏回头去看他,“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救过我一命,就当我这是还你了。我是死是活于大局无甚影响,你若死,大燕便完了。”

燕珏实则不怎么在意大燕国是否会灭亡,只是想到这好歹是他生母生长的国度,能守住便守一守罢了。

当然,守不住他也不强求。

“孤何须王兄多管闲事!”

“我说了,仅是在还你一命。”

“还孤一命?孤当时救王兄可并非因着王兄,而是奉母亲之命行事,王兄莫要自作多情!”

“就且当是我自作多情吧,夜一,带你家主子走!”

“王上,请以大局为重!”夜一再次垂首道。

他不敢去看王上的脸,这般再三干扰主子做事,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大忌,然他又不得不如此做。

燕浮沉眯着狐狸眼看他。

纵是未看到他的表情,夜一也知他此番定是生气了,这般眸光落在身上,他额角都多了几滴冷汗。

直到燕浮沉收回目光冷道一声:“走!”

他才松了口气。

“珏王殿下保重!”喊完便速速跟上护着燕浮沉。

这边有燕珏拦住了君凰,军营中却还有不少人。

柳亭和夏叶同时飞身要去拦燕浮沉,翟耀见状也一剑解决身边的夜煞追上去。

偏生夜一领着护送燕浮沉的这十来个夜煞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有几人的武功甚至还在夜一这个夜煞统领之上。

两两分别将三人拦住,便由夜一领着几人护送燕浮沉杀出重围,飞身落在不远处的几匹马背上,驾马冲出去!

而这边,燕珏自然不是君凰的对手。君凰未出杀招,是以好几招才将燕珏打败。

赤魂指向燕珏,“有人保你的命,朕不杀你,但你若执意找死,朕也不介意多杀你一人。”

燕珏闻言一愣,有人保他?

几乎一瞬间,他便想到了是何人保他。

心情十分复杂。

他自来武痴,除武之外极少在意什么东西。但近来,似乎总有些东西打破他多年来的坚持。

他在意的东西,好似越来越多。

君凰与燕珏没什么师侄情分,不然此前在珏王府大门前他也不会对燕珏下杀手。

当然,便是有情分,那般境况下君凰也未必会饶过燕珏。毕竟若非因着燕珏,顾月卿不会遭那许多罪还险些落入燕浮沉手中。

倘若不是近来收到药王的来信,以君桓在药王山受他多番照顾为人情让君凰饶燕珏一命,君凰此番哪里会留手。

可以说药王对君凰算是十分了解了,知晓师兄弟师叔侄这类的关系在君凰这里没有任何作用,信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只说看在他多番照顾君桓的份上……

君桓在药王山确实多得药王照顾。且药王还是周子御的师父,周子御的面子君凰总是要卖的。

但这前提是,燕珏不要太找死,不然君凰可不会在意那么多。

世人都传他素来做事随心所欲并非作假。惹急了他,谁的情面他也不会看。

直接一剑挥出,燕珏未被剑刺中,却被剑风挥开,飞落在一旁的废墟中一口血喷出,再爬不起来。

君凰脚尖一点,转瞬便落在他营帐旁的墨驹背上,驾马追出去。

彼时柳亭夏叶及翟耀三人也已解决掉缠住他们的夜煞,纵是以三人的武功解决掉两名夜煞也费了不少劲,足可见燕浮沉培养他们是花了功夫的。

若非在这军营中敌寡我众,要解决掉这几百人还真不是件易事。

三人亦是各自寻了一匹马跟上。

这般一闹,天已大亮。

燕浮沉一行终是杀出重围冲出军营,彼时几乎每人身上都是伤,本就在与君凰动手时受了伤的燕浮沉伤得更甚。

身上有无数伤口,肩上还插着一支被他折断的箭,脸上的血迹也遮不住他苍白的面色……

真实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双拳难得四手。

“王上,您没事吧?”夜一驾马跟上燕浮沉,拿着剑的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捂着右手臂上的伤口,以防血再往外流。

“无碍,先离开!”燕浮沉说话都有几分吃力。

夜一回头一看,后面跟来许多追兵,离辽源城还有一段路程,仅凭他们这四个身受重伤的人不知能否顺利护送王上回城。

是的,算上他,五百多名夜煞高手,王上培养了整整十年,仅剩下四人!

夜一是痛心的,但他也知保护王上就是夜煞的使命。为王上而死,他们是光荣的。

都怪那个夏旭,竟如此不靠谱!

若非他办事不利,王上何至于会到如此境地,那几百名兄弟又何至于丧命!

非但如此,竟还在紧要关头弃王上离去!

果然不是什么好人,若不是有王上,他此时指不定还在哪个破庙里待在连乞丐都不如呢!

不知感恩,贪生怕死,忘恩负义!

夜一正焦急,便见远处尘土飞扬。再细看,方才沉重的脸上便布满惊喜,“王上,是援军!”

看到大军中旗帜上大大的“燕”字,不仅夜一,燕浮沉紧绷的神色都松了几分。

然还来不及高兴,便有一道琴音传来,劲风拂过,当先的燕浮沉猛地拉进马缰!

战马撕鸣,马蹄高扬,幸得马术精湛,否则这番之下人怕是早已从马背上飞出去。

身后跟着的夜一等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琴音落时,一道人影从半空翩然落下。

一袭红衣,绝色倾城。

声音空灵淡雅,“大燕王既然来了,又何必如此急着离开。”

------题外话------

*

还有两更,三更三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